金月芽期刊網

《白毛女》稿費案“扯皮”42年終了斷

胡喜盈 朱學仕

摘 要:

芭蕾舞劇《白毛女》是一部著名的演出曲目,42年來共演出了1600多場,從來沒有向主創人員支付過稿費。主創人員歷經艱辛,終于與演出單位上海芭蕾舞團達成稿酬支付和解協議。


   芭蕾舞劇《白毛女》是一部著名的演出曲目,42年來共演出了1600多場,從來沒有向主創人員支付過稿費。主創人員歷經艱辛,終于與演出單位上海芭蕾舞團達成稿酬支付和解協議。
   胡蓉蓉女士是我國著名的舞蹈學家、教育家,國家一級演員,上海芭蕾舞團首任團長,上海市舞蹈家協會主席,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她從1960年起任上海市舞蹈學校副校長,主管教學工作。
   1964年,當時俄國的芭蕾舞早已進入中國,為了教學的需要,胡蓉蓉等人根據歌劇《白毛女》編寫芭蕾舞劇《白毛女》。當時先從一個《白毛女》的小片段開始編寫創作,演出時間半個小時。創作完成后,《白毛女》芭蕾舞劇首演于1965年第六屆“上海之春”。演出后,市領導指示將演出時間拉長,把單個片段編為整個片段。重新修改后,經小型、中型發展成為大型芭蕾舞劇,時間長約兩小時。該劇由黃佐臨擔任藝術指導,胡蓉蓉、林泱泱、傅艾棣、程代輝等編導,嚴金萱、張鴻翔、陳本洪等作曲、配器。該劇至今已經演出1600余場,是目前國內演出場次最多的舞劇。“文革”中,《白毛女》成為八個“革命樣板戲”之一。
  
  主創人員 42年沒拿稿酬
  
   上海芭蕾舞團(以下簡稱“芭團”)成立于1979年,1990年,“芭團”開始按照1965年首演版本原汁原味復排芭蕾舞劇《白毛女》。雖然上個世紀90年代國家版權局制定了《演出法定許可付酬標準暫行規定》,規定演出作品時,應“按每場演出門票收入的7%給主創人員付酬”。然而“芭團”每演一場《白毛女》,上至團長和主要演員,下至一般的演職人員等都能獲得演出和勞務報酬,卻從未向編導和音樂創作者支付過任何報酬。
   1993年,《著作權法》出臺,已經退休的胡蓉蓉等主創人員滿懷希望地向“芭團”提出了索要稿酬的請求,“芭團”沒有答復。2001年,作為上海市文聯副主席的胡蓉蓉給上海市文聯權益處送去厚厚一疊書面材料,要求處理稿酬一事,也沒有得到處理。他們四處投訴無果。
   2005年,他們找到專業打知識產權官司的朱妙春律師,朱律師認為此案是歷史遺留問題,時間跨度長,“芭團”拒付稿酬一定有背后的原因。胡蓉蓉說:我們并不是缺錢,索要稿酬不是我們最終目的,我們只是希望能夠維護我們應有的權利,讓“芭團”尊重我們為《白毛女》劇付出的艱苦勞動。在新的歷史時期,“芭團”演出該劇目獲得較好的經濟收益,應該支付創作稿酬。現在“芭團”只支付給參加演出人員勞務費,不給主創人員稿酬,這是不公平的。
   朱律師聯絡“芭團”進行調解,在“芭團”會議室里,林泱泱成了被質問的對象。質問的內容是關于《白毛女》是如何創作出來的?編導和音樂組都做了哪些工作?學校(即“舞校”)都做了哪些工作等等。從中他們感覺不到“芭團”有調解的意愿,調解失敗。
  
  版權專家 詮釋特殊職務作品
  
   2007年5月21日,胡蓉蓉正式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起訴狀,請求判令“芭團”立即停止演出《白毛女》。但是,此案有一些概念還是模糊的:在法律上“編導”是什么概念,是否是編輯和導演的總稱?對于音樂中的配器朱律師還是第一次接觸,“配器”不是法律用語,“配器”是否也是獨創性的勞動?是否能為著作權法所認可和保護?配器與作曲之間是什么關系?配器是不是作曲的一部分?編導要求“芭團”停止演出《白毛女》是否有法律依據?《白毛女》是否屬于職務作品?
   國家版權局一位負責人來上海召開版權會議,因其是國內版權界的專家,對版權法有著很深的造詣。朱律師趕去與他探討《白毛女》劇案中的幾個法律問題。
   其一,法律怎樣解釋職務作品和特殊職務作品?專家解答,職務作品著作權的歸屬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一般的職務作品,也就是除了有特別規定之外的絕大多數職務作品,其著作權歸作者所有,作者可以享有人身和財產兩方面的權利,作者的單位有權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該作品。另一種特殊職務作品的著作權由法人或非法人單位享有,作者僅僅享有署名權,不享受財產權利。特殊職務作品是指以下兩種作品:第一,主要是利用法人或非法人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創作,并由法人或非法人單位承擔責任的工程設計、產品設計圖紙及其說明、計算機軟件、地圖等職務作品。第二,其他法律或行政法規規定或者合同約定著作權由法人或非法人單位享有的職務作品。在沒有出臺新的法律解釋之前,特殊職務作品就限制在“三圖一軟件”(即地圖、產品設計圖、示意圖和計算機軟件)。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