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的理論基礎及其影響因素分析

張璇

摘 要: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是指利用計算機技術(尤其是多媒體和網絡技術)來輔助和支持協作語言學習。它代表了兩種趨勢的匯合,即普遍滲透于社會的計算機技術與新的學習方式即協作學習的匯合。隨著計算機在語言教學中的深入運用和協作學習日益成為普遍的教學策略,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將會越來越多地運用于語言學習。本文探討了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的理論基礎和影響協作的情感因素以及教師在組織協作學習過程中應對這些情感問題時應該注意的問題,并且通過實驗研究加以證明。


摘 要: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是指利用計算機技術(尤其是多媒體和網絡技術)來輔助和支持協作語言學習。它代表了兩種趨勢的匯合,即普遍滲透于社會的計算機技術與新的學習方式即協作學習的匯合。隨著計算機在語言教學中的深入運用和協作學習日益成為普遍的教學策略,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將會越來越多地運用于語言學習。本文探討了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的理論基礎和影響協作的情感因素以及教師在組織協作學習過程中應對這些情感問題時應該注意的問題,并且通過實驗研究加以證明。D
關鍵詞: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理論基礎;情感因素
中圖分類號:H319.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1-5795(2006)04-0030-0006
作者簡介:張 璇(1969-)女,講師。研究方向:語言學,應用語言學。
收稿日期:2005-06-08

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語言教學已經從以教師為中心轉向以學習者為中心,從過去以知識傳授為重點轉向以學習者的參與和知識發展為重點。在這個轉變過程中,人們開始關注小組學習模式。協作語言學習正是在這一背景下產生和發展的。協作學習的核心是,學習者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進行交流、溝通和合作,通過共同努力,最后形成口頭、書面或其他形式的產品。協作學習的優越性在于增加學習者運用語言的機會,提高語言運用質量,培養學習者跨文化意識以及尊重他人和尊重不同意見的社會交往所需的素養,有利于發展學習者的高層次分析能力,有利于引導學習者從相互依賴逐步走向自我獨立。在計算機輔助語言教學漸漸為人們所接受之后,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ComputerQMediated Collaborative Language Learning)也開始運用于語言教學領域。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是指利用計算機技術(尤其是多媒體和網絡技術)來輔助和支持協作語言學習。它代表了兩種趨勢的匯合,即普遍滲透于社會的計算機技術與新的學習方式即協作學習的匯合。學習者以小組形式進行學習,以計算機為工具,為了完成學習任務、達到共同的學習目標而進行合作互助。計算機的使用使學習者能夠跨越時空限制進行協作學習,具有以往的面對面的學習無法比擬的優勢。

1 理論綜述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的理論基礎有建構主義學習理論、社會文化學理論和群體動力理論等。建構主義學習理論認為知識不是靠教師傳授、學生記憶得到的,它是通過學習者不斷與同學和老師的交流、協作和討論等活動,在進行意義建構的過程中獲得的(Grabinger & Dunlap, 1996: 211)。意義的建構建立在合作和社會交流的基礎上。建構主義學習理論強調學習者在知識建構過程中的經驗積累,發現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利用不同學習手段的能力和協作能力。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正是利用計算機作為學習手段,從提高學習者協作學習能力方面體現了建構主義學習理論。D
社會文化學理論認為社會交往為語言學習創造了環境,這種社會交往是指廣泛的社會和文化環境下的交往。該理論部分源自前蘇聯著名的心理學家維果茨基(Vygotsky),他認為人類所有的學習和發展都離不開活動(activity)。他認為人的心理是在人的活動中發展起來的,是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交往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他所謂的活動是指以各種工具為中介的有目的的行為(Vygotsky, 1978:37),而這些工具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語言,因為語言是人類智力活動所依賴的基礎——符號系統的代表。所有人類的高級心理機能的發展都來自以語言為基礎的社會交往。人類通過語言與外界的交往獲得信息,然后將其內化,不斷形成自身的認知。因此,維果茨基認為學生之間和師生之間的協同學習對幫助學生越過最近發展區(zone of proximal)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社會文化學理論的又一個來源是美國學者Engestrom的活動理論(Activity Theory)。該理論建立在維果茨基關于人的心理是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交往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理論的基礎之上。Engestrom認為人類的認知來源于活動,活動是由活動系統組成的。他抓住了教學的社會和對話的本質,用六個相互聯系的要素組成的一個三角形模型從綜合和能動的角度闡釋活動系統,這六個要素是:主題(Subject)、目標(Object)、工具(Instruments)、規則(Rules)、團體(Community)和勞動分工(Division of Labor) 。


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充分體現了Engestrom的活動理論以及幾個要素之間的密切關系。“主題”對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來說就是協作小組成員開展協作語言學習活動的具體主題或一個(或一系列)任務。協作學習應該達到的具體學習目的即為“目標”。學習達到目標后學習者的狀況,如是否掌握了目標中所列出的各項語言知識和技能等就是“結果”。“工具”主要是指計算機和網絡,即用于交流、研究以及解決問題和做出決策的工具。“團體”主要是一種“學習共同體”的形式,即一個由學習者和教師或輔導者共同構成的團體。他們彼此之間經常在學習過程中進行溝通、交流,分享各種學習資源,共同完成一定的學習任務。成員的“分工”在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中有著巨大的意義。分工合理、明確對提高學習效果有著重大作用。在協作學習中學習團體成員之間心理上要達成一種默契或共同簽訂一種協議,即為“規則”,它是大家都應該遵守的一種規則,對學習活動的進展起著保證作用。在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中,存在著兩種形態的“規則”,一種是含蓄的、隱性的規則,它是學習共同體中的每個成員對其他成員在任何時刻都存在的一種相互信賴和期望,這種期望是一種心理情感需求的期望,它對協作語言學習有著重大的意義。研究表明,學習個體樂意于協作學習,是因為他們相信學習團體能夠相互合作完成任務,在此過程中提高他們的語言能力、認知和批評性思考能力,否則這種協作將難以維持。另一種是外顯的針對具體職責并具有一定規則效力的明確規定,包括學習的起止日期、學習目標(將獲得哪些語言知識和掌握哪些技能、將解決一些什么問題)、勞動分工(小組分工的具體內容)、評價方法和一些需共同承認或接受的條款,如沒有達到學習目標該怎么辦,小組成員未完成自己的任務該怎么辦等。D
群體動力理論(Group Dynamics)是由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勒溫(Lewin)提出的。他認為一個人的行為是他的個性與他所在的社會環境共同作用的結果,即B = f (P, E)。但群體不是人們的簡單集合,而是個體的共同體,是一個動力整體,是一個系統(Marrow, 1969:192)。 從群體動力理論的角度來看,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就是一個團體的成員以計算機為中介通過相互團結和相互依靠完成一個共同的語言學習目標。這種相互依靠為成員們提供了動力,使他們互勉(愿意做任何促使團體成功的事);互助(努力使團體達到預定目標)和互愛(協作最能增加成員之間的接觸,增進他們的感情),又為下一次的協作打下良好的基礎。

2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的特點、優點與形式C

2.1 特點與優點D
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具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 交互性:計算機輔助協作語言學習不再是學習者的單獨行為,而是語言學習者之間的交互行為,而且交互人數可變化(一對一、一對多、多對一、多對多 ),同步、異步交互均可,而且交互的過程可以記錄保存;? 協作性:成員通過合作共同完成學習任務,分享學習成果;? 學習者的角色: 學習者通過參與小組活動進行主動積極的學習,學習者必須為自己的學習承擔責任,學習者被不斷鼓勵產生自己的想法,并將此過程反映出來;協作成員通過提出建議、相互討論、爭論、做出讓步、達成一致的過程完成學習任務;? 教師角色的變化:教師轉變成指導者、咨詢者、設計者、調解者,教師要掌握的不僅僅是教學內容和目標的合理安排,更多的是學生的協作情況、學習進程的規劃設計;? 計算機的角色: 計算機技術可以作為個人認知能力的增強物,它是學習伙伴,但它只是一個組成部件。要達到學習目標,產生有意義的學習,離不開教學大綱、教學過程、教師參與、學習活動等。D協作學習的優點是小組成員通過交流和合作往往能夠更深層地學習知識、更長久地保留知識,并且學會批判性思考的方式、發展尋找并解決新問題的能力、培養社會交往能力、培養對合作成員的情感以及對知識的主動學習的態度,建立良好的社會關系和學習團體的凝聚力。C


未安裝PDF瀏覽器用戶請先下載安裝
原版頁碼:30,31,32,33,34,35原版全文
2.2 形式C2.2.1 同步交流D
研究表明相對于面對面的語言交流,學習者更愿意參與計算機輔助的語言交流。Sullivan和Pratt的實驗表明在面對面的語言交流中學生的參與程度為35%,而計算機輔助的交流中學生的參與程度達85%,其中包括性格內向,平時不愿意參加交流的學生(Sullivan & Pratt,1996)。在這種環境下學習者心情更為放松,即使出錯也不象面對面的情況下會感覺尷尬,因此他們更傾向于使用詞匯和句法更為復雜的句子。而且交流者之間能夠建立一種平等的合作關系,研究表明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中首次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的女性和男性的比例是差不多的,而在面對面的交流中,男性首次提出解決辦法的比例是女性的五倍(McGuire & Siegel, 1987:917)。C
2.2.2 異步交流D
異步交流更能體現網絡交流的潛在優勢。因為不需要馬上給予反饋,學習者可以有時間對問題進行深入的分析和批判性的思考。D
E mail可以作為一對一的異步遠程交流的一種方式。St. John和Cash通過一個德語學習者與一個德國人使用EQmail交流后德語突飛猛進的例子說明這種一對一的交流對語言學習的重要性(St. John & Cash,1995:191)。 這個德語學習者系統學習了德國人EQmail中的新詞匯,在寫回信時,他再次回看來信,盡量使用這些新詞匯。在此過程中他更正了自己以前的錯誤,學會了很多詞匯和慣用法,也學到了許多語法知識。六個月后,St. John和Cash發現他在句法方面有了很大進步,他能夠使用更為復雜的句式和長句,并且詞序正確,語言更地道了。這個例子充分證明了巴赫金關于每個個體的語言經歷都是在與他人交流時對他人語言的創造性的同化的理論。D
E mail也可以作為多對多的異步遠程交流的一種方式。Roseanne Greengield讓香港一所中學10年級的一個班學生和美國依阿華州的一所中學11年級的學生進行了為期12個星期的EQmail交流。雙方就寫作的題目展開討論,定下大家都感興趣的題目,在此過程中學生通過相互EQmail交流,實踐了社會交往技巧(包括引發討論、贊同、提出異議、做出讓步、達成協議、歸納總結)。隨后各自寫出初稿,通過EQmail傳給對方,雙方就文章的組織結構、段落間的轉承、語法和用詞等方面進行相互評價和批改,再傳回來修改,幾個來回之后,由老師最后進行評價,形成最后的文章,并在網絡期刊上發表。問卷調查表明學生對這樣的異步遠程交流練習寫作非常有興趣,感到可以與他人一同學習、進步并且分享共同勞動的成果(Greengield, 2003:46)。

3 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的情感問題D

在第二語言教學中,情感指學習者在學習過程中的感情、感覺、情緒、態度等。學習者的情感狀態直接影響到他們的學習行為和學習結果。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也是一樣。因此,協作語言學習的活動必須調動學習者情感,使他們處于積極的狀態。C3.1 好奇心和自信心D
好奇心是一切學習動力的及其重要的來源之一,由于對新知識、新事物的好奇心,驅使學習者趨向知識,接近事物,認識事物,探索和解決問題,它對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的作用也同樣重要。只有在學習者充滿對知識的好奇和興趣的情況下,學習者才愿意滿懷興致地進行協作,共同解決問題。否則,對于一個索然無趣的問題,學習者就沒有積極性,只是被動地為了完成任務而合作。D
自信心也是學習動力的一個重要來源,對于協作學習而言,學習者只有對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充滿信心的前提下才會愿意與他人合作,并在合作過程中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為協作學習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從而實現成功的協作。否則,學習者可能認為自己不如別人,害怕遭到其他協作成員的批評,或擔心自己會完不成任務而拖累小組,而不愿參加協作學習。即使參加了,有的可能會依賴其他成員來完成本應由其完成的任務,從而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協作學習。C3.2 控制D
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中,控制表現為學習者對學習目標和任務的控制,即他們有權利選擇學習目標,并有權利選擇自己付出努力的程度的大小;控制還表現為掌握完成學習任務所需要的計算機技術。如果他們無法在以上這兩方面掌握主動權,情緒就會焦慮,無法達到彼此間的和諧合作。C
3.3 協作伙伴之間的關系D
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是建立在協作伙伴之間的相互信賴和期望的基礎上,因此他們之間首先要建立一種相互尊重,愿意合作的關系,否則協作學習是無法完成的。這種協作伙伴之間的關系必須依賴于以下三個要素:成員間的吸引力、成員間的信任關系和小組凝聚力。成員間的吸引力是指隨著交流的不斷加強,小組的一個成員對其他成員的印象、認識和了解;如果成員認為他們的相互依靠能夠成功地完成任務,他們就會不斷接觸,從而建立信任的關系;小組凝聚力是指成員之間在認知和情感上相互信賴、相互尊重,甚至希望留在這個小組里,不愿離開。這三個要素的實現與成員間的認知能力和移情有很大關系。成員當前和潛在的認知能力都會影響他們之間的合作。如果其中一個成員的認知能力大大超過其他成員,那么這個成員可能會掌控合作活動,而其他成員也會因此失去合作動力,認為讓更有能力的人來完成任務會更好一些,這樣良好的協作伙伴關系就無法建立。移情是指設身處地從別人的角度看問題的一種意識或行為。在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中要建立良好的協作伙伴關系,移情猶為重要。

4 針對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的情感問題要注意的問題

4.1 小組規模
從情感問題考慮,計算機輔助的協作語言學習小組不能太大,否則學習者之間相互了解不夠,不足以建立起協作學習所必須的信任度。Light等人發現六人一組的小組相對大組來說更適合進行協作學習(Light, 1997:228)。 這點得到了Wilson & Whitelock的證實(Wilson & Whitelock, 1998:91)。小組成員易于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而且每個人都必須為學習活動的完成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由此通過每個人的參與提高了每個成員的語言能力。然而,在多人的大組中,有些成員可能把完成任務的希望寄于他人,因此每個成員的參與程度不高,達不到協作學習的作用。C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