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WTO前途陰云密布

Greg Hitt 文錚[編譯]

摘 要:

各有算盤 這種日子已經很難再現,貿易壁壘不再像過去那樣在談判下迅速降低。隨著其他國家和經濟體經濟實力的增強,在制定國際貿易規則上,他們要求擁有發言權。像聯合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這些組織中,大國擁有否決權或更多投票權。


世貿組織全球貿易談判破裂后,世界最大的幾個經濟體不得不尋找降低貿易壁壘新途徑,而對于世貿組織是否已準備好肩負起這項重任,目前尚未可知。世貿組織一共擁有149個成員,充當著作為舉行全球貿易談判論壇的使命。


另一個“國聯”?
實際上,世貿組織存在淪為新世紀版國際聯盟的危險:原意是作為全球治理方面用意良好的試驗,最終卻成為無足輕重的機構。談判陷入僵局,原因是談判各方在削減農產品關稅和農業補貼的問題上發生爭執。由于這些分歧無法達成共識,同時進行的世貿組織服務貿易和工業品貿易談判也不得不陷于停頓。混亂局面持續了近5年,迫使世貿組織總干事帕斯卡爾·拉米不得不決定暫停相關談判。
曾在布什總統首個任期內擔任商務部副部長的格蘭特·阿爾杜那斯表示:“世貿組織目前正處在十字路口。”他說,除非恢復多哈回合全球貿易談判,否則“將會持續侵蝕世貿組織作為討論貿易問題以及更廣泛的全球化進程問題主要論壇的地位。”
當世貿組織的前身——關稅及貿易總協定在二戰后成立之時,它主要是被美國(一定程度上還包括西歐主要經濟體)控制的。只要他們相互間達成一致,就能夠迫使其他國家接受其要求。而在關稅及貿易總協定存在的時候,該組織內部形成一致比較容易。自1948年起,經過了8輪貿易談判,國際間關稅和貿易壁壘逐步降低和消除。到上世紀末,以跨境交易貨物價值來衡量的國際貿易額已經達到1950年時的22倍。

各有算盤
這種日子已經很難再現,貿易壁壘不再像過去那樣在談判下迅速降低。隨著其他國家和經濟體經濟實力的增強,在制定國際貿易規則上,他們要求擁有發言權。像聯合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這些組織中,大國擁有否決權或更多投票權。與之不同的是,世貿組織的每個成員單位都可以阻撓任何一個貿易協議的達成。美國貿易代表蘇珊·施瓦布表示:“要在149個成員國達成共識的基礎上開展工作,這實在是傷腦筋的事,世貿組織的組織結構相當復雜。”
更麻煩的是,世貿組織不僅是制定貿易規則的機構,還充當法庭的角色。世貿組織在1994年成立時達成協議,像過去關貿總協定所采用的較少對抗性的執法方式被廢棄,因為這種方式導致其成員國無視國際貿易規則。而世貿組織的成員現在還必須遵守該組織的規定。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