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當孩子們重玩媽媽的游戲

羅雪揮

摘 要:

他們是堪稱覺醒的家長:中產階層,有很好的文化背景,生活閱歷豐富,對孩子的成長有遠見,能夠真正考慮孩子們在20多歲進入社會的時候,他們要面臨的競爭和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


  他們是堪稱覺醒的家長:中產階層,有很好的文化背景,生活閱歷豐富,對孩子的成長有遠見,能夠真正考慮孩子們在20多歲進入社會的時候,他們要面臨的競爭和所需要的能力是什么
  
  “作為小學四年級的孩子,他已經看完了《四書五經》《史記》和《資治通鑒》也在涉獵中。他熱衷所有他能捕捉到的知識點,比如氣象、股市。他不熱衷所有和‘人情世故’有關的細節和禮儀。在和小朋友的爭執中,他永遠占下風;在體育場上他總是門外漢;老師表揚的名單里他不會在前列;傳統的禮貌禮儀他掌握了卻不付諸行動。”這是一位家長在網上寫下的憂慮。
  孤獨的“兒戲”在中國兒童生活中的負面作用正逐漸體現出來。
  中國婦聯兒童少年基金會專家組成員,上瀕翅膀科技(北京)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蘭海表示,他們組織了不少依托游戲的兒童拓展訓練活動,蘭海在游戲中發現,如今的孩子信息量大,很聰明,但普遍缺乏人際交往能力,而且缺乏責任感。比如簡單的“插積木”,在孤獨游戲中長大的孩子沒有合作意識,有的孩子不等與其他孩子協調,就我行我素地誤插誤闖,有些孩子卻不敢去堅持執行自己的崗位職責,造成了在活動的最后半分鐘全隊都無法達成協調一致,甚至都不知道真正的任務是什么。
  從事青少年素質教育工作的任偉曾經為一家兒童教育機構服務,他也觀察到了類似的景象,他認為如今的孩子都比較“獨”,甚至會把與人合作當成是侵犯了自己的領地。
  教育工作者,網民“大樹”剖析,當年的“老兒戲”簡單,所以一定要很多小朋友一起玩才有意思,現在的電子玩具高級復雜,不需要別人就可以玩得很高興。其結果是孩子們從小就缺乏了共同合作的訓練。而且在游戲里,你想殺誰就殺誰,孩子們不需要為此負責,這也導致了孩子未來暴力傾向的增加,而且也不用承擔責任。
  正如美國著名心理學家皮爾斯在《奇妙的兒童》一書中寫到的:“表面上是游戲,實質上是學習。對孩子而言,時間總是現在,地點總是這里,行動的總是我,他還沒有能力具備成人關于想象和真實世界的觀念。他只知道一個世界,他所置身的游戲就是真實的世界。他不是在生活中做游戲,游戲就是生活。”
  任偉則對這代孤獨玩大的孩子表示了更深的擔憂:“孩子的智力也可能會由那些高級電子游戲來打開,但是孩子們的未來也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從小淹沒在大量的電子信息里,只和模擬的生物打交道,這一代孩子中間將很難出現哲人和圣人,因為這些都需要回歸到人的本源。”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