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藝術創作與日常生活

蔡衛東

摘 要:

生活是藝術的源泉,但藝術不等于生活,從生活到藝術必須經過一個認識過程的“質”的飛躍。歌德曾經說過:“藝術家對于自然有著雙重關系,他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隸。他是自然的奴隸,因為他必須用人世間的材料來進行創作,才能使人理解;同時他又是自然的主宰,因為他使這種人世間的材料服從于他的較高的意旨,并且為這較高的意旨服務。”他又說:“藝術家一旦把握住一個自然對象,那個對象就不再屬于自然了,而且還可以說,藝術家把握對象那頃刻間就是在創作那個對象了,因為他從那個對象中取得了具有意蘊,顯出特征,引人入勝的東西,使其具有更高的價值。”歌德的這番見解,辨證地分析了生活中的自然形象與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形象之間的關系,即道出了藝術創作與生活的辨證關系。


  中圖分類號:J201文獻標識碼:B
  
  一
  
  生活是藝術的源泉,但藝術不等于生活,從生活到藝術必須經過一個認識過程的“質”的飛躍。歌德曾經說過:“藝術家對于自然有著雙重關系,他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隸。他是自然的奴隸,因為他必須用人世間的材料來進行創作,才能使人理解;同時他又是自然的主宰,因為他使這種人世間的材料服從于他的較高的意旨,并且為這較高的意旨服務。”他又說:“藝術家一旦把握住一個自然對象,那個對象就不再屬于自然了,而且還可以說,藝術家把握對象那頃刻間就是在創作那個對象了,因為他從那個對象中取得了具有意蘊,顯出特征,引人入勝的東西,使其具有更高的價值。”歌德的這番見解,辨證地分析了生活中的自然形象與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形象之間的關系,即道出了藝術創作與生活的辨證關系。
  唐朝的山水畫家張璪說:“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這已成為歷代藝術家進創作實踐的指導性原則,“中得心源”就是對自然對生活的認識的一種升華。黃賓虹先生也曾說過:“師古人,不若師造化”。大凡藝術家對大自然都有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因為大自然中草木含情,萬物皆靈,是藝術家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源泉。五代畫家荊浩,常年隱居于太行之洪谷,終日曉看云起,暮觀瀑飛,對太行之自然體貌爛熟于心,染追于手,終成一代宗師,為后世留下了許多曠世之作。又如法國著名的鄉村畫家米勒,生活在巴比仲村近三十年,過著與當地農民一樣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歸,耕田播種,鋤禾收割。正是鄉村自然這種平而又凡的生活經歷,給予畫家以無窮的創作源泉,才使我們得以目睹諸如《拾穗》、《播種者》、《倚鋤男子》等等,生動再現處于社會最底層的農民的痛苦艱辛生活的不朽名作。所以,如果沒有豐富的生活含量作基礎,藝術家們的藝術創作就不會達到很高的藝術境界,反之,塑造生動感人的藝術形象,也同樣要深刻地反映社會生活。
  長安畫派的創始人石魯先生說過:“畫者不經過生活的錘煉,豈能錘煉藝術?”所以,他主張藝術創作要“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傳統,是指中華數千年人文歷史傳承下來的優秀的文化積淀,學習傳統,當去其糟粕,掘其精髓。黃賓虹先生說:“蓋師古人,必師古人之精神,不在古人之面貌”。以優秀傳統之精、氣、神,加上豐富的現實生活之積累,賦予傳統以新意,對于生活則又產生獨到之見解,使藝術創作滲透著深刻的內涵,而作品則更富有深度和光彩。
  
  二
  
  藝術創作中的藝術形象,既在自然的生活中,又在藝術家的心靈里。自然之萬物皆能觸動藝術家創作之情絲,所以,作為藝術的創造者,首先應該有一個美好而沉思的心靈,他能夠以一個特殊的角度來審視生活,以自己特殊的感受來對生活做出獨特的認識與評價。齊白石先生曾畫“南瓜圖”,款識這樣題到:“此瓜南人稱之曰南瓜,其味甘芳,豐年可作菜食,饑年可作米糧,春來勿忘下種,慎之”。白石老人不單是在表現生活中常見之南瓜,他尤以自己獨特的閱歷和感受,從另一個角度為讀者留下了無盡的畫外之意。
  藝術創作中對生活的感受和認識是一個不斷深入的過程,往往要經歷感受——認識——表現,再感受——再認識——再表現這樣一個過程,有時要經過幾次,甚至幾十次的反復。面對生活,最初的感受與認識是膚淺的,創作過程中,形象的再現往往是直白的,較貼近生活的自然,仍不能擺脫現實生活中的一些細枝末節。這樣就無法使主題得到明確,使思想得到升華,作品也就無法感動別人。隨著生活體驗的加深,素材積累的豐富,認識的不斷深入,作品的表現內容會更充分,更深刻,更完美起來。正如黑格爾所說:“藝術美是由心靈產生和再現的美,心靈和他的產品比自然和他的形象高多少,藝術美也就比自然美高多少”。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