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白銀:浴火重生

竇賢

摘 要:

半個世紀的時間,“中國西部銅城”白銀在艱苦創業中走向輝煌,又在銅礦資源幾近枯竭之后從輝煌之境跌落至低谷。


  
  半個世紀的時間,“中國西部銅城”白銀在艱苦創業中走向輝煌,又在銅礦資源幾近枯竭之后從輝煌之境跌落至低谷。
  經歷輝煌的白銀并沒有在低谷中迷失消亡,而是浴火重生,在礦業城市轉型中再創輝煌,成為中國西部礦產資源衰竭城市實現轉型的領頭羊。
  
  一爆出新天
  
  1956年12月31日,在中國西部——地球的東經104°、北緯36°的交叉點上,響起一聲搖天撼地的爆炸聲,隨之云騰霧起,將周邊250公里的天空、山岳映得一片通紅……
  這是中國乃至世界上規模空前的大爆破,更是中國西部開發史上最為光彩奪目的一筆!這沖天一爆之后,中國第一個大型露天開采的銅礦橫空出世,新中國第一個“銅城”也由此誕生。
  從1956年折腰山礦山開始建設,到1988年火焰山礦山閉坑,白銀露天礦年出礦量在400萬噸以上,年生產銅、鉛、鋅、鋁等有色金屬達30多萬噸。經過40多年的開發建設,共采出銅礦石6664萬噸,銅金屬含量88.2萬噸,曾創造銅產量連續18年全國第一的業績,為國家創造利潤22億元,是國家投入的近13倍,為我國有色金屬工業及白銀市國民經濟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上世紀八十年代后,白銀的礦業開發及加工生產向銅、鋁、鉛、鋅和貴金屬等多品種發展,形成有色金屬冶煉生產能力40萬噸,累計生產銅、鋁、鉛、鋅四種有色金屬430萬噸,上繳利稅60億元。
  白銀市曾經是中國最大的有色金屬工業基地和甘肅省重要的能源基地。白銀公司的銅、鋁、鉛、鋅等有色金屬生產能力可達30萬噸,產量為全國第一。甘肅稀土公司的2萬噸氯化稀土生產線居亞洲之首。年生產能力600多萬噸煤炭的靖遠礦務局,總裝機容量200萬千瓦的靖遠火電廠和總裝機容量70萬千瓦的大峽水電總廠的建設和建成,使白銀成為甘肅重要的能源基地。
  
  坍塌的“半壁江山”
  
  白銀市是典型的依礦設市,礦產資源的開采與加工是這座城市的支柱,在整個城市經濟和社會生活中,礦業及其相關產業成為白銀市的半壁江山。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伴隨著礦產資源的枯竭,支撐白銀城市經濟和社會的半壁江山開始坍塌。
  1988年,白銀露天礦的銅礦資源枯竭閉坑,在進一步地質勘查后進入深部井下礦產資源開采,根據深部銅礦的設計,年生產礦石量100萬噸。深部銅礦自1990年出礦后,已開采了十五年,資源儲量幾近枯竭。與此同時,白銀公司的另一個礦產地——遠在隴南的廠壩鉛鋅礦也因民間濫開濫采而轉入井下,自給率只有40%。到本世紀初,白銀的銅礦資源已近枯竭,銅資源的自給率由100%下降到不足17%。白銀雖然形成了較大的有色金屬生產能力,但自有資源保障程度越來越低,目前,自產銅資源僅能滿足冶煉能力的10%左右,所需物料90%依賴外購,而外購物料中90%又來源于國外進口。銅資源露天開采時,為其配套的400萬噸/年的運輸、選礦能力,大量閑置或被迫破產。在這樣的情況下,白銀公司也由20世紀七八十年代年產銅5萬噸銳減到目前的年產銅1萬噸。鉛鋅資源自給率也只能滿足25%和40%左右,電解鋁所需氧化鋁全部依賴外購。大量外購物料,價格受制于人,運輸成本加大,利潤空間日益縮小。
  與此同時,白銀市相關的靖遠煤業公司部分礦區資源也開始枯竭,寶積山和紅會三礦已關閉申請破產。甘肅稀土公司因為原料受制于人,無法與同行企業在一個水平線上競爭。
  伴隨著資源的枯竭,許多大中型企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白銀轄區內20多家大中型企業主要是資源開發型企業,由于企業缺乏積累,老生產系統技術工藝50年來從未進行過大的改造,在激烈的競爭中處于十分被動的地位,發展速度多年在低位徘徊,目前大都面臨轉型問題。與銅資源關聯密切的部分二級單位進入破產程序。全市271家國有企業中,停產、半停產等特困企業占120家,全市工商企業整體不景氣。
  礦業的支柱性地位正在坍塌,礦業經濟逐漸走向萎縮與消亡。自產銅資源日益減少,對有色工業、相關產業乃至全市經濟帶來嚴重影響。資源匱乏使白銀公司達不到盈利的生產量,1999年,白銀有色金屬公司資產負債率114%,虧損11591萬元,累計虧損47億元。巨額債務又加大了企業的運營成本,制約企業對生產的投入,形成惡性循環。有色工業增加值占全部工業增加值的比重從1985年的59%下降到2004年的32%。
  
  資源枯竭,主導產業生產經營困難加劇,造成一系列連帶波及效應。企業破產,十多萬產業工人生存危機突現,由此引發的社會問題和環境問題日益突出。白銀公司已經十年不招工,六千多職工子弟在家待業,一些家庭靠老養小的現象十分普遍。1996年到1999年,白銀市有色行業職工人數減少1.32萬人,為企業從事配套生產和服務的家屬工也失去基本生活來源,全市有4萬多國有企業職工下崗失業,全部職工人數由1996年的20萬人減少到2000年的16萬人左右。一些特困企業連續多年欠發職工工資,有的企業欠發工資長達108個月之久。全市低于最低生活保障線的城鎮人口達6.8萬人,占城鎮總人口的20%左右,同時就業和再就業渠道狹窄,造成群體性上訪和阻塞交通事件屢有發生。此外,還有沉重的社會包袱困擾著企業的正常經營。
  白銀市1985年恢復建市時,國家撥款1000萬元,其后城市基礎設施多年投入嚴重不足,至今沒有基本的群眾文化、科技和體育場館,城市道路、供水、供熱、電網改造任務十分艱巨。現在城市環境在惡化,基礎設施依然陳舊。白銀公司幾家二級企業生產設備落后,技術水平低,“三廢”超標排放,造成水、土、大氣污染,影響到居民生活。靖遠煤業公司各礦采煤區的土地塌陷和草場破壞,危及群眾生產。企業無力投資治理環境污染,使白銀成為甘肅大氣污染、水污染和重金屬污染最為嚴重的城市,因礦山開采而產生的地面裂縫、變形以及地面塌陷等,破壞了大量耕地和生態環境。白銀公司三大露天礦坑占地1800畝,廢石、廢渣堆存占地1萬多畝;靖遠礦區三個自然煤田內塌陷區和矸石區占地2萬多畝,對當地農民生活生計帶來嚴重困難和隱患。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