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鎘米”背后的土壤污染

陳能場

摘 要:

目前中國人體鎘攝取量已經是歐日美的2倍多,凸顯中國鎘污染的嚴重性和鎘控制的緊迫性。稻米的鎘問題成為中國的戰略安全問題

  目前中國人體鎘攝取量已經是歐日美的2倍多,凸顯中國鎘污染的嚴重性和鎘控制的緊迫性。稻米的鎘問題成為中國的戰略安全問題

  鎘大米的產生應該從整個土壤一植物體系來理解,土壤退化、土壤重金屬增加(含重金屬污水灌溉、大氣降塵、磷肥、鎘高背景值)、水稻品種、鎘在土壤一植物屏障中的易遷移性來理解。鎘大米問題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存在。在目前污染源并沒有得到有效遏制的情況下,鎘大米問題可能進一步惡化。

  中國稻米的鎘安全是個關系到國家安全和國民健康的戰略課題。中國稻米鎘污染狀況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我們曾隨意在市場取17個樣品進行調查,結果11個樣品鎘超標,超標率高達64%,這與廣東是缺糧大省,主要大米來自外省有關。來自湖南等的多份數據和市場調查表明超標率大體上在35%左右,這個數值比較能實際反映目前稻米的超標情況。

  2011年財新網的《鎘米殺機》和今年的《萬噸鎘大米流向廣東》的兩則重磅新聞猶如春雷驚醒了公眾,而5月16日廣州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公布的稻米樣品44.40-/0鎘超標的新聞令整個社會沸騰,陷入了不安的狀態。

  中國稻米的鎘污染由來已久,早在1974年中國科學院沈陽應用生態研究所(原森林土壤研究所)對沈陽市張士灌區調查表明,由于灌區利用含鎘工業污水灌田,污染面積達2800公頃,士嚷含鎘量為5 - 10 mg/kg,而稻米含鎘0.4 - 1.0 mg/kg,最高達2.6m ~kg。

  在2002年,農業部稻米及制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曾對全國市場稻米進行安全性抽檢。結果顯示,稻米中超標最嚴重的重金屬是鉛,超標率28.4%,其次就是鎘,超標率10.3%。

  我們曾隨意在市場取17個樣品進行調查,結果11個樣品鎘超標,超標率高達64%,這與廣東是缺糧大省,主要大米來自外省有關。來自湖南等的多份數據和市場調查表明超標率大體上在35%左右,這個數值可能比較能實際反映目前稻米的超標情況。

  鎘的人體健康效應和目前中國人的鎘攝取狀況

  鎘是人體非必需且是IA級致癌物,具有致癌、致畸和致突變作用。1971年的國際會議上Cd被列為環境污染中最為危險的五種物質之一。日本土壤鎘污染導致的“痛痛病”充分展示了土壤污染后果的嚴重性。

  腎是鎘的靶器官,日本流行性病學的調查表明,人的一生中(前50年計),攝取的鎘不能超過2克。雖然進食后大體上有95%的鎘會直接從糞便排出,平均只有5%被吸收到體內,但一旦進入體內則難以代謝出去,其通過尿的排泄速率為十萬分之五,故在體內的半衰期長達17-38年,因此鎘最終會累積在腎臟。腎臟累積的鎘約占體內鎘的1/3,其次是肝,約占體內鎘的1/4,肌肉含量少。而一旦累積超過2克,腎小管會開始受損,導致鈣磷和小分子蛋白質不能重吸收利用,最終導致骨痛病。

  經推算JECFA委員會于1972年確定PTWI為6.7-8.3微克/公斤人體。1989年更改為7.0微克,公斤人體,2010年改為月攝取量PTMI25微克/千克體重,相當于PTWI從7.0改為5.8微克/千克體重,這二者都是建立在對腎不傷害的基礎上,JECFA承認鎘的PTWI的安全范圍很窄,沒有標準設定時需要的100倍的系數。歐洲食品安全局沿用的每周攝取容限標準(3.5微克/公斤體重)已不適用。當局改為2.5微克/公斤體重,公布《指令2012/7/EU》,建立新的鎘攝人限值,于2014年7月20日生效。

  而在1997年有報道中國的日鎘攝取數值為9.7ug,1992年全國總膳食調查鎘的攝取量為19.4 ug,2000年的調查為21.2ug,到2008年廣東不管農村或者城市鎘攝取量均達到了65ug,超過了WHO(世界衛生組織)的日鎘攝取量,而目前全國的平均鎘日攝取量為40ug。這一系列數值表明中國人體的鎘攝取量急劇增加。

  反觀日本最初痛痛病區的日鎘攝取量為600ug左右,當時全國鎘的平均攝取量為46ug,經過數十年的土壤修復和有毒鎘大米的監控和分流,其鎘攝取量為21.4ug,美國為19.6ug,瑞典等歐盟國家在15ug左右。

  而在污染礦區,鎘攝取量高達數百ug,部分Cd污染地區可能已經出現了疑似“痛痛病”的患者。事實上,貴州赫章鉛鋅礦鎘污染區、江西大余、浙江溫州、沈陽張士灌區以及廣東韶關上壩村因為鎘污染已經引起了顯著的人體負面健康效應。因此中國鎘污染及其人體健康損害效應不能不引起更多的重視,稻米的鎘問題將是中國的戰略安全問題。

  米鎘標準及其可調性

  目前WHO設定的大米鎘標準為0.4毫克,日本于2007年從法定的糙米標準1.0mg/kg(精米標準0.9mg/kg,實際允許流通的是0.4mg/kg)下調到了0.4mg/kg,臺灣也與2010年將鎘標準由0.5mg下調到了0.4mg;目前中國糧食衛生標準中明確規定,鎘作為污染物限量指標,每千克大米中鎘含量不得超過0,2毫克。面對著以上中國米市場的鎘高超標率,一些人認為,國標比國際標準嚴格一倍,中國的米鎘標準應與國際標準看齊,但事實上,這一標準難以上調。

  一方面隨著鎘的人體健康效應研究的深入,國際上鎘的攝取標準在慢慢收窄,而另一方面,中國主要以大米為食,且中國的稻米產銷消費結構不同,占多數群體的農民自產自銷居多,在污染區和弱勢群體以米為主食,且吃劣質大米居多。從這個意義上說,標準就應該更嚴,0.2mg/kg的標準不能放松。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