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社交媒體條件下突發性群體事件演化分析

黃清源

湖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摘 要:

在中國社會加速轉型的過程中,各種社會矛盾也處于集中凸顯期和爆發期,社會沖突的極端形態之一就是大規模的突發性群體事件。在我國,“群體性事件”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定義,“群體性事件”曾是“由人民內部矛盾引發、群眾認為自身權益受到侵害,通過非法聚集、圍堵等方式,向有關機關或單位表達意愿、提出要求等事件及其醞釀、形成過程中的串聯、聚集等活動”。

  

  ◎黃清源

  在中國社會加速轉型的過程中,各種社會矛盾也處于集中凸顯期和爆發期,社會沖突的極端形態之一就是大規模的突發性群體事件。

  在我國,“群體性事件”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定義, “群體性事件”曾是“由人民內部矛盾引發、群眾認為自身權益受到侵害,通過非法聚集、圍堵等方式,向有關機關或單位表達意愿、提出要求等事件及其醞釀、形成過程中的串聯、聚集等活動”。

  突發性群體事件是指為了實現特定目的,由一定人數所組成的相互依賴相互影響的群體,采用在國家規定的渠道和程序范圍之外、不被國家認可的方法和手段,直接或者間接地向國家表達利益要求,其爆發速度快,對社會秩序產生一定影響,政府必須在短期內進行處理的事件。

  社交媒體的概念是從Web2.0演化而來,2005年奧雷利( Tim 0fReilly)正式提出Web2.0的概念:“社交媒體(Social media)的概念2007年由安東尼·梅菲爾德提出,他將之定義為一種給予用戶極大參與空間的新型在線媒體,具有以下幾個特征:參與、公開、交流、對話、社區化、連通性。”

  本研究力圖發現社交媒體的傳播學意義方面特征,并給出相應的定義,總結出它的傳播機制。隨著技術的發展,出現設計理念如下的軟件:用戶以穩定的身份為核心,每一個用戶及其傳播的信息都可以看作是一個節點,節點之間彼此相連構成開放的社區并分享信息,這樣的軟件被稱之為社交軟件(Social Software)。社交媒體是基于社交軟件構建的互聯網平臺,用戶可以通過這些開放式平臺來共享信息知識并參與對話。社交媒體有去中心化、快捷性、開放性、平等性、參與性、互動性、整合性等特點,一般系統論的奠基人貝塔朗菲認為“系統是處于一定相互聯系中的與環境發生關系的各組成成分的總體”。系統具有整體性、動態性、有序性和目的性等特征。

  一、突發性群體事件的系統構成

  突發性群體事件系統主要由社交媒體、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社交媒體用戶與政府等方面組成。

  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社交媒體和政府是三個基本因素,在當今傳媒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情況下,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用戶也參與到突發性群體事件的信息傳播過程中,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通過社交媒體:在互聯網上傳遞突發性群體事件的信息,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以此爭取社交媒體用戶的支持,引導社會輿論,從而影響政府的決策。社交媒體用戶在這個系統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他們決定輿論的方向,也可以對三者施加壓力,從而決定突發性群體事件的發展方向,下面具體分析這四個要素:

  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是指參與到突發性群體事件中的民眾,他們直接參與了突發性群體事件的發生發展和結束的過程。在本研究中,突發性群體事件的主體指的只是直接參與到突發性群體事件中的民眾,不包括進行網絡圍觀的社交媒體用戶,這是因為,盡管社交媒體用戶在突發性群體事件的解決中可能起到重大的作用,但從決策的角度來說,是那些直接參與者,而不是社交媒體用戶,決定了突發性群體事件的爆發和結束。

  從占有信息的角度來說,政府具有天然的優勢,有統計表明,在當前中國,“政府部門掌握著社會信息資源中80%有價值的信息和3000多個數據庫”政府在突發性群體事件中具有主動的地位,政府的應對是關鍵。

  社交媒體運營者在突發性群體事件中社交媒體、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社交媒體用戶與政府系統中是中介因素,突發性群體事件中的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和政府都力圖通過社交媒體控制信息走向進而控制輿論,使事情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發展。

  社交媒體具有雙重內涵:社交媒體一方面是信息傳播的平臺,另一方面又是具有大眾傳媒特征的媒介組織,因此兼具工具性和組織性兩種特征。因此,社交媒體在整個系統中的地位比較復雜,它既是突發性群體事件主體和社交媒體用戶用以發聲的工具,也是大眾傳媒的一種形態,它可以通過推動“熱門話題”等方式,對突發性群體事件進行議程設置,推動或者隱匿信息的傳播。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