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如何協調涉訴輿論與司法公正的關系

朱超

南京政治學院

摘 要:

當前,輿論質疑司法公正、介入司法審判、影響司法結果的情況時有發生。從表面上看,似乎是輿論與司法的關系沒有理順,但從社會轉型的大背景來看,輿論與司法公正之間所表現出的沖突、平衡、妥協等復雜關系,恰恰是激烈變革進程中社會矛盾的典型反映。所以,涉訴輿論與司法公正的關系應在更寬的話域中討論。一、輿論易于介入司法的原因社會輿論是“人民表達他們的意志和意見的無機方式”,社會學家認為社會輿論形成后,便會向有關方面施以影響,以實現民意的傾向與要求。

  

  ◎朱超

  當前,輿論質疑司法公正、介入司法審判、影響司法結果的情況時有發生。從表面上看,似乎是輿論與司法的關系沒有理順,但從社會轉型的大背景來看,輿論與司法公正之間所表現出的沖突、平衡、妥協等復雜關系,恰恰是激烈變革進程中社會矛盾的典型反映。所以,涉訴輿論與司法公正的關系應在更寬的話域中討論。

  社會輿論是“人民表達他們的意志和意見的無機方式”,社會學家認為社會輿論形成后,便會向有關方面施以影響,以實現民意的傾向與要求,因此“社會輿論具有實踐意向和訴諸行為的沖動”。在當代中國,民意醞釀發酵形成社會輿論,干涉司法獨立進而影響司法公正這一現象發生有著深刻的社會、文化和時代背景。

  (一)社會轉型期多元價值觀和復雜利益訴求。

  經過改革開放以來的高速發展,我國社會組織結構和經濟運行模式發生巨大變化,社會資源重新分配調整,原有的社會利益格局打破重組,各種社會矛盾激烈凸顯。經濟發展的同時,外部思想文化浪潮洶涌而至,強烈沖擊傳統價值觀所主導的思想意識格局,形成了多元價值觀并行的復雜局面,也逐步喚醒了民眾的權利意識。在矛盾凸顯、價值觀多元而民眾權利意識高漲的情況下,各階層產生了復雜的利益訴求,但利益平衡機制的建設卻滯后于經濟發展速度,我國大陸法體系特點又決定了立法對快速變化的社會生活反應遲緩,社會矛盾只能更多地尋求司法作為最終解決途徑。與此同時,我國法制建設本身尚處于發展階段,司法腐敗、行政過度干預等自身問題還未得到根治,司法在直面復雜社會利益沖突時,稍有舉措失當便會陷入輿論的質疑和詰難之中。

  (二)傳統封建政治法律哲學的影響。

  我國漫長的封建社會形成了體系完整的封建政治法律哲學,其核心價值即為民本思想。歷代統治者都將“君權神授”作為統治的合法性來源,而將輿論認同視作政權根基6從司法實踐來看,行政權與司法權合一,官員缺乏專門的司法訓練,審案定讞的理論和經驗則幾乎全部來源于對鄉土人情的體驗和道德傳統的把握,最后才是對律令的理解,民眾將對社會公正的期待,更多寄托于官員的個人操守而非司法職業素養,并以輿論的方式形成對司法公正的監督。帶著濃郁浪漫鄉土氣息的我國古代司法模式,充滿著樸素的自然法人本關懷。卻因易受風評、清議規制而間接“培育”了民眾以“聚眾”方式對抗強權、尋求公平的訴訟習慣,成為深刻影響當前我國輿論與司法關系的歷史文化淵源。

  (三)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時代背景。

  截至2014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已達6.32億,互聯網普及率為46.9%,網民生活全面“網絡化”。從社區論壇、聊天室、博客,到最新的微博、朋友圈,品類繁多的網絡應用在為民眾提供交流平臺的同時,也為大家自由參與公共話題的討論提供了便捷的渠道和廣闊的空間。相較于傳統媒體營造的輿論環境,互聯網的發展使得民眾對司法議題的關注容易形成持續、廣泛和深入的討論格局,產生一股強大的非制度性政治參與力量,對現有制度和秩序產生直接影響。當話題涉及司法公正時,任何違背傳統觀念、與民眾感性認識不一致的司法舉措,都會引發民眾的強烈質疑,而互聯網提供的表達渠道,使民意更易形成強大輿論,產生不同以往的社會與政治效應。這種非制度性的政治參與往往迫使司法做出妥協于民意的回應,從而更一步激發輿論干涉司法的熱情。

  涉訴輿論是干涉司法獨立、妨害司法公正,還是通過輿論監督的方式促進了我國司法公正的發展,目前眾說紛紜。筆者認為,涉訴輿論與司法公正關系的分析,應建立在對涉訴輿論及我國司法體制的認知和社會發展現狀整體把握的基礎之上。

  (一)涉訴輿論的特點決定了其不適于直接干涉司法獨立來影響司法公正。

  涉訴輿論是對司法公正做出的感性評價和傾向性情感表達,反映了大眾化的思維方式.而司法程序是一種嚴謹的裁判活動,嚴格遵循理性原則,當涉訴輿論與司法公正發生沖突時,有一些特點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涉訴輿論具有明顯的非理性特征。民眾針對案件發表一般性評論意見沒有“把關人”,也不需要承擔嚴格責任,這使得輿論主體多在感性基礎上做出判斷,缺乏理性思考,有較大隨意性。而在民意匯聚過程中,較偏激的觀點更具感染性和傳播力,這也使得涉訴輿論中的非理性因素增加。

  其次,涉訴輿論往往帶有強烈的情緒化特點。從近些年發生的李啟銘、胡斌、藥加鑫等民意強勢介入司法的案件來看,涉訴輿論一般由群眾的樸素義憤所激發。民眾對被告人的譴責充滿著個人情緒的宣泄,而被告人及家屬試圖逃避、減輕法律制裁的努力會更容易激起民眾的道義怒火,導致民意將司法視作滿足其道德愿望的工具,使得涉訴輿論情緒化傾向更為明顯。

  最后,涉訴輿論還常常處于不穩定狀態。普通民眾一般無法掌握事件完整準確的信息,只能通過零碎、片面甚至失真的信息來構建對案件的認識,因此,民意容易受到各種不同聲音的影響而波動變化。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