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社會公共領域的社會矛盾調處功能

楊仁忠

天津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天津300387

摘 要:

當前我國社會領域存在的各種矛盾絕大多數都是根本利益一致基礎上的人民內部矛盾.解決這些矛盾應該采取非對抗性的方式,即在政府力量的主導下,引入非制度性的社會力量—社會公共領域的參與,在國家政府與私人領域之間的良性互動中調解和處理社會矛盾.從現今社會發展趨勢來看,社會公共領域能夠通過其信息預警機制、沖突緩沖機制和矛盾減壓平衡機制而調解和處理社會矛盾.

楊仁忠

(天津師范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天津 300387)

摘 要:當前我國社會領域存在的各種矛盾絕大多數都是根本利益一致基礎上的人民內部矛盾。解決這些矛盾應該采取非對抗性的方式,即在政府力量的主導下,引入非制度性的社會力量--社會公共領域的參與,在國家政府與私人領域之間的良性互動中調解和處理社會矛盾。從現今社會發展趨勢來看,社會公共領域能夠通過其信息預警機制、沖突緩沖機制和矛盾減壓平衡機制而調解和處理社會矛盾。

關鍵詞:社會公共領域;社會矛盾;矛盾調節機制

中圖分類號:C913.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3240(2013)12-0044-04當前我國社會思想文化領域里存在的絕大多數矛盾都是屬于根本利益一致基礎上的人民內部矛盾。對這些矛盾不能采取對抗性的敵我矛盾的解決方法,而只能采取非對抗性的內部調解的方法,這就是要通過建立和完善靈活、高效的社會矛盾調節機制來調解和處理這些矛盾。而社會矛盾調節機制作為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僅僅依靠國家政府的一方力量是很難建立起來的,這需要引入社會公共領域的力量,通過社會公共領域機制來動員社會資本、調動社會資源,從而才能形成這種機制。

一、社會公共領域及其功能機制

從社會結構上來看,我們可以把現代社會分為三大領域:即國家政治權力領域、社會私人領域(個人與經濟)以及不同于前兩者的社會中間結構。政治國家權力系統是階級意志、統治意志的體現,表現為通過國家機器實現其意志的強制性特征。社會私人領域系統包括個人的私密空間和經濟生活領域,體現的是私人意志,表現為私人性特征,所追求的是個體利益的最大化。關于社會中間結構,如果借用阿倫特和哈貝馬斯等人的話來說就叫公共領域,但我們今天所指的這個社會中間結構實際上又與他們的“公共領域”概念有明顯不同,再加上我們中國學人總是在政治國家意義上理解“公共”這個名詞,因此,為了明確劃界和避免誤讀,我們把它叫做社會公共領域。

所謂社會公共領域就是指“在市場經濟和現代民主政治條件下,依托市民社會又獨立于政治國家、介于國家政治權力和市民社會之間并聯結溝通二者的社會中間地帶;是由享有獨立人格和自由平等權利的私人組成并向所有社會公眾自由開放,通過對話商談、公眾輿論、社會壓力的形式對國家政治權力和其它社會勢力進行監督制約,并能夠推進國家與社會實現良性互動的民間自治領域;它是以參與者、溝通媒介和(達成)社會共識為內在結構,以能夠形成公共倫理和公共理性的公共場所、公共傳媒、社團組織和社會運動等公共空間為外在形式的社會文化交往領域。”[1](P87)這是一個介于國家權力領域與私人領域之間的一塊社會中間地帶,是一個既獨立于國家權力系統又超越了私人領域狹隘性的社會文化交往和社會生活領域,是一個非制度性的社會力量和非強制性的權力系統。它包括各種獨立的非政府、非營利的社團組織,各種討論和維護公共利益的聚會、辯論、游行示威等社會運動,以及包括書籍、報刊、廣播、電視、互聯網等在內的公共傳媒系統。其特征在于,它既獨立于政治國家又獨立于私人領域,既以政治國家為前提又以私人領域為基礎,與政治國家和私人領域是既獨立又合作的關系。它既監督制約政治權力同時又為政治權威提供合法性基礎,它既維護民間利益同時又超越了私人領域的狹隘性。

社會公共領域作為由各種傳媒、公眾場所、社團組織和社會運動所組成的一種非官方的、表達各種公眾意見場所的總稱,它是公民個人以公眾身份就社會公共事務展開自由、公開和理性討論并在此基礎上達成共識、產生公共意見的社會文化交往空間。社會公共領域發揮社會政治作用的機制是作為社會公眾自由發表言論的場所,它為公民提供了商談各種公共利益問題的言說平臺,并通過由它形成的公眾輿論達致公共理性,進而對國家政治權力產生現實壓力。在社會公共領域中,社會公眾作為市民社會的現實主體擺脫了權威或傳統教條的束縛,能夠自主地根據得以表達和交換的意見及相關行動來對國家政治權力的行使進行公開自由的批評,并通過這種討論和批評促進社會政治和公共問題的解決。社會公共領域既不會把手伸進個體的私生活之中,也不會干預市場交易和經濟活動,更不會去想“統一思想”和壓制言論自由,而是作為“私人”的“公眾”自由地在他們所共同關心的“普遍利益”方面交換意見的“場所”,是人們獨立自由地交往、溝通的共同活動空間。這就確定了公共領域發揮作用的途徑、方式和機制。

這樣的一個社會中間領域,如果說在中國的傳統社會和計劃經濟占主導時期還是微乎其微的話,那么,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則已經是一種現實性的社會存在。因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經濟、政治、文化等各方面都發生了全方位變革,國家與社會分離傾向開始出現,一個獨立于體制之外的社會空間開始形成。主要表現在:一是作為社會公共領域存在前提的市場經濟逐漸在中國確立并壯大起來。二是民間社團和社區組織有了較快的發展。三是作為社會公共領域媒介的報刊、書籍、廣播、電視、互聯網等發展迅速,并具有了較大的獨立性,開始扮演公共傳媒的角色。四是私人自主空間得到了迅速擴大。五是社會公共領域參與主體的成熟。這表明,作為介于國家與私人領域之間的社會公共領域已經在當今中國社會存在著,它對于我們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解決我國社會出現的人民內部矛盾更具有國家系統和個人力量所無法取代的社會作用。

二、社會公共領域通過其信息預警功能而完善社會矛盾的調節機制

一個和諧穩定的社會不是沒有矛盾沖突的社會,而是矛盾沖突得到有效疏通和緩解的社會。而社會矛盾得到有效疏通和緩解的社會必定是一個信息溝通與傳遞通暢的社會。在一個信息封閉、社情民意被壓制的社會是不可能建立起和諧社會的。

當前我國社會的一些矛盾被激化,引發為群體性事件,與社會信息溝通不暢有一定關系。一些地方政府和領導干部針對一些社會沖突往往是欺上瞞下,不準群眾上訪,不讓媒體采訪,漠視問題,掩蓋矛盾,結果是積小患為大害,民眾不信任甚至是敵視政府,遇到偶發誘因就可能導致情緒激動,事態惡化,演變為嚴重的群體性事件。因此,建立起多層級、全方位、高效靈敏的社會預警機制是化解矛盾、避免矛盾激化的重要環節。

社會預警機制的建立與運行,首先需要建立起多層次、覆蓋整個社會的信息網絡系統,而這正是社會公共領域的機制所在;其次是要把工作延伸到各行各業、各個領域、各個角落,而社會公共領域在原則上要求所有人都可以自由進出,所有社會公眾原則上都是社會公共領域的主體;最后就是要掌控好預警機制的運行,及時、準確地把握社會信息的發展動態,社會公共領域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社會存在性特征正是其功能所在。因此,社會公共領域能夠促進社會預警機制的建立與完善。

首先,具有公開開放性特征的社會公共領域能夠引導整個社會尤其是政府部門更公開、更透明、更開放,這可以提升社會的公共性和推進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從而有助于建設一個高度透明、高效運轉、信息流通順暢的社會。哈貝馬斯認為:“公共領域的成敗始終都離不開普遍開放的原則。……在原則上一切人都屬于這一領域。”[2](P38)阿倫特也認為:“在公共領域中展現的任何東西都可為人所見、所聞,具有可能最廣泛的公共性。”[3](P38)公開開放性的社會公共領域能夠不斷擴大其存在的空間結構,在公共傳媒機制的作用下,社會公共領域的參與主體可以不必實實在在的在場,尤其是在網絡公共領域迅速發展的今天,虛擬性的在場成為其基本參與方式,這樣就形成了更加普遍的社會文化交往空間。社會公共領域的公開開放性原則,培養了社會的公開開放精神,形成了社會公共領域主體的公共性意識和參與性格,公開開放的行為原則成為社會的廣泛共識,這一方面使整個社會認同了公共性價值觀,公開、透明、開放成為了人們的行為習慣,壓制、封閉沒有了遁身之所;另一方面促使了陽光政府的建立,政務公開成為必選項,使那種欺上瞞下的愚民政策再也沒有了立錐之地。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