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走進鳳羽

郭品凡

摘 要:

走進鳳羽,就是走進一段最為淳樸的鄉愁。徜徉在鳳羽古鎮那些不知名的小巷里,突然就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成名作。雖然頭頂的天空藍得晃人的眼,黃燦燦的陽光也已經灑滿了那些朝東的屋頂和院,可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雨巷》。我也說不清為什么就想起它,許是此時這些小巷特有的清新和幽靜甚而帶點寂寥的氛圍與《雨巷》有些相似吧。管他呢。

  郭品凡

  走進鳳羽,就是走進一段最為淳樸的鄉愁。

  徜徉在鳳羽古鎮那些不知名的小巷里,突然就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成名作。雖然頭頂的天空藍得晃人的眼,黃燦燦的陽光也已經灑滿了那些朝東的屋頂和院,可我還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雨巷》。我也說不清為什么就想起它,許是此時這些小巷特有的清新和幽靜甚而帶點寂寥的氛圍與《雨巷》有些相似吧。

  管他呢。

  我就這樣靜靜坐在一戶人家雖油漆斑駁,但已經灑滿陽光的古老大門前的石階上,手托下巴,靜靜品著這小巷。

  一位挑著擔子的大娘從那邊慢悠悠地走來,經過我面前,又慢悠悠地折進一條更小的巷子里去了;幾個頭扎羊角辮的小女孩嬉鬧著跑過我面前,又消失在小巷的某個門洞里去了。她們就這樣自由地照著自己的心在光陰的河流里或心無旁騖地來,或悠然自得地去,全沒在意我眼里的那份欣羨,更沒在意頭頂的這片天為什么這么藍,巷子里的這片陽光為什么如此純凈柔和。也許,在她們眼里,頭頂的這片天,巷子里的這片陽光本來就是這樣的,她們從來也就沒想過為什么不這樣吧。

  我想去看看那些更小的巷子里隱藏的是個怎樣更為清幽古樸的世界,那個門洞后面是個怎樣春意盎然,讓人笑逐顏開的小院。可終于沒去,我怕自己一不小心的唐突會打破這份難得的祥和與清寧——我就這樣靜靜地泡在這讓人渾身有點癢酥酥讓人慵懶發軟的陽光里——空氣如此清新,清新得我心里一片澄明,一如頭頂的這片天空般干凈、純粹,不染纖塵——我且慢慢享受這清明祥和而又悠然寧靜的小巷之晨吧。

  突然發現,巷子里還蕩漾著一縷脆脆波波、波波脆脆的流水聲,盡管隱隱約約,卻是分明的存在——怪不得小巷的空氣如此清新醇美,小巷的清晨如此祥和寧靜,原來她們都已經被羅平山頂皚皚白雪融成的無數穿街過巷的清流給淘洗過了。

  一樹紫藤差不多已鋪滿了身邊的一堵院,翠綠的葉幔在陽光下透著一種翡翠般的溫潤與嬌嫩,中間錯落著十幾掛粉嘟嘟的花序,有的正擠擠挨挨,沒心沒肺地開著,小臉上滿是獨占春光似的得意與快活;有的卻還粉面低垂,相依相偎,似乎還沒從昨夜略帶寒意的夢中醒來。看到紫藤們這俏皮可愛的模樣,對面老屋頂上瓦溝里的那些衰草也忍不住一一挺起腰身,再戴上幾粒晶亮的露珠,在陽光里舒展成一莖莖雖瘦硬卻不乏成熟光澤的模樣,免得在紫藤面前失了經冬之草的風度。在這樣寧靜而熱烈的早晨,那些本來早已顯得斑駁滄桑的椈尷钁y,那些早已經色彩黯淡、墨痕模糊的鄉間壁畫,那些曾被無數腳印蹄痕撫摸刻寫過的鋪路青石板,似乎也把它們早已沉淀于光陰河流里的青春重又彌散于這清涼純凈的空氣中,竟然也泛出了一種既古拙清奇又溫潤新鮮的韻味來。

  太陽又升高了些,我慢慢起身,繼續徜徉于這小巷。轉角之外不遠處,兀立的是一座滿是時光刻痕的里巷之門,門扇已經不知所蹤,門暀U半部分的敷泥也已大半剝落,露出里面灰白的泥磚,翹檐上的部分瓦片也已脫落,然站在門下細察,其當年的素樸典雅仍隱約可見:前檐下的額枋裝飾圖案雕工精美,兩側泥皮上的裝飾花框,外成鏤空浮雕之狀,內飾書、畫,雖非名家手筆,內容卻很有意思,什么詩書傳家、禮義廉恥、孝老愛親、和鄰睦里等等盡入其間,當年古樸鄉風,于今依然清晰可辨。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