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新聞攝影的深度報道

張炳輝

摘 要:

當“圖文并重”逐漸從理念變成現實,許多報紙,尤其是都市類報紙,近幾年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重視新聞圖片的運用。有的把有分量的新聞圖片放在一版的顯要位置,有的甚至做成封面式的頭版。但也出現了新的問題,就是將“圖文并重”簡單地理解為各版都有圖片,定期出攝影專版,盲目追求數量多、版面大,而沒有重視其內容是否具有新聞性和信息量,沒有重視其獨立報道新聞、傳遞信息的作用。而受眾對于新聞信息已從“量”的需求轉向了“質”的需求。


  當“圖文并重”逐漸從理念變成現實,許多報紙,尤其是都市類報紙,近幾年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重視新聞圖片的運用。有的把有分量的新聞圖片放在一版的顯要位置,有的甚至做成封面式的頭版。但也出現了新的問題,就是將“圖文并重”簡單地理解為各版都有圖片,定期出攝影專版,盲目追求數量多、版面大,而沒有重視其內容是否具有新聞性和信息量,沒有重視其獨立報道新聞、傳遞信息的作用。而受眾對于新聞信息已從“量”的需求轉向了“質”的需求。
  如何展示新聞攝影的價值,如何做好新聞攝影深度報道的課題,已經擺在了攝影記者面前。
  
  一目了然與深度報道
  
  新聞攝影,是以形象語言傳播新聞的,具有一目了然的特點。一目了然,并不等于膚淺和浮光掠影,深度報道絕非文字記者的專利。
  新聞攝影的深度報道:一是指對一個問題、事件或人物,進行較長時間的觀察研究,經過一次或多次采訪挖掘,用“系列”組照的形式,深刻立體地進行報道;二是指信息量大、形象語言豐富、具有沖擊力,引發讀者想像、聯想和思考的獨幅新聞照片。
  必須指出,形象語言不到位,全憑文字說明幫忙的新聞照片,只是一般的新聞照片,不是新聞攝影深度報道。于文國的《窯主與礦工》,畫面形象是原始笨重的生產方式、效率極低的生產力以及窯主與礦工對比鮮明的生產關系。在這些東西背后,隱藏著黑心窯主無視國家勞動法、勞動安全法,非法經營以及地方保護主義等的本質屬性。
  
  深度報道與以人為本
  
  “讀圖時代”的報紙,使用照片越來越多,與之相適應,攝影記者隊伍迅速擴大。激烈的競爭使不少攝影記者有這樣的苦衷:突發性、時效性新聞不可能天天有;日常報道該拍的東西,不是自己拍了,就是別人拍過;新聞資源面臨枯竭。這種狀況正好說明,新聞攝影更需向深度報道進軍。
  比如說“民工潮”,改革開放以來,這個題材已經被人拍濫了。拍來拍去,無非是春節前后民工們排隊買火車票,枕著行李疲倦地躺在廣場上候車,艱難地擠在車廂里等屢見不鮮的場面。然而,人民日報曾刊發過一組照片《第二故鄉過大年》,報道的是兩個在杭州打工的四川民工春節不回家,讓老婆孩子到杭州團聚。那些夫妻雙雙游西湖、買年貨、貼春聯的鏡頭,讓人耳目一新。
  做深度報道,不但要求攝影記者深入生活,不斷發現新題材,還要依靠辯證思維,多角度、多側面地切入某些不得不反復報道的題材。要使這些題材常報常新,關鍵是牢固地樹立以人為本的價值觀念。
  
  輿論監督與深度報道
  
  從事新聞攝影,記者當然要具備“新聞眼”,而拿出深度報道,單憑“新聞眼”還是不夠的。同樣的題材,切入視角不同,就會有報道深與淺的反差。素質高的攝影記者,善于用經濟的、人文的、法制的、審美的視角切入不同題材,作出有深度的報道。
  挖掘新聞攝影深度報道,還要求我們不斷解放思想,走出一些誤區,辯證地看待深度報道與“消極題材”的關系。題材的積極與消極應當說是相對的,作為媒體重要的是要有社會責任感,要追求促進社會進步的輿論監督效果。關于河南艾滋病村的那組照片,應當說是相當優秀的深度報道,它真實地記錄了大批患者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慘狀,啟迪人們行為自律,遠離疾病傳染源,也尊重滿足了廣大讀者的知情權。或許是輿論監督的威力,或是時間上的巧合,這一“組照”在媒體上傳播后,河南省政府派出了十幾個工作組進駐那些艾滋病村。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