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因為了解,所以堅持

朱金花

摘 要:

“無冕之王”、“社會守望者”這些詞是新聞教材上對記者、對媒體的慣用語。因為書本的灌輸,每個初涉媒體的新人,都會或多或少地帶著一絲“崇高”的感情來理解自己的工作,大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豪邁和悲壯。記得高二的時候看央視的《對話》欄目,每期都會看得心潮澎湃,似乎與精英同處一個時代,與所謂的“牛人”共同感悟,就是對自己精神境界的一種提高。


  “無冕之王”、“社會守望者”這些詞是新聞教材上對記者、對媒體的慣用語。因為書本的灌輸,每個初涉媒體的新人,都會或多或少地帶著一絲“崇高”的感情來理解自己的工作,大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豪邁和悲壯。記得高二的時候看央視的《對話》欄目,每期都會看得心潮澎湃,似乎與精英同處一個時代,與所謂的“牛人”共同感悟,就是對自己精神境界的一種提高。
  而今天,我跨進了報社的大門,是一個剛剛去掉“見習”兩個字的新記者。名片上清晰地印著“記者”二字,然而我卻不敢承受了。曾經一度夢想和追求的東西,原來是這么的不堅固,我不再刻意拔高“她的好”,也非如傳說般那么排斥“她的壞”了。
  迪更斯在《雙城記》的開頭說: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確實如此,不是嗎?
  到現在我仍記得那次在采訪交通稽查和車主的情形,我和另一名實習記者跟隨交通稽查大隊采訪現場執法工作。這次采訪,我看到了車主與稽查人員的討價還價,我看到了傲慢的車主與上級領導打電話說人情,我看到了普通的老百姓為了逃避養路費不顧自己的安全去“鋌而走險”……我憤怒、惋惜,又欲語頓失。我第一次這么真切地體會到:社會是一座活生生的大學,而我在這里的學分還沒有修夠。當理想照進現實會是怎樣?當理想變成工作應該怎樣?當信仰被撕扯又該怎樣?
  那次采訪,我采訪到了很多東西,然而對事情了解越多,卻越不知如何來寫,我以為社會秩序的維護是媒體的職責,我以為執法人員的權利該得到保障,我以為一切如秩序所做,大家就會皆大歡喜。然而,當我采訪回來之后,我的認識發生了變化,不覺開始嘲笑自己的幼稚。同時又感覺做新聞時的那種憤慨和激情,那種對社會大眾的責任感,似乎在我身上靈光一現。當代的中國,還是處在轉型階段的陣痛期,由蛹蛻變成蝶的階段漫長而又痛苦,而這個陣痛過程的苦誰來承受呢?總有人在為別人的成長買單,總有人在做“老好人”的過程中無形地充當了罪惡的始作俑者,總有人生活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那么新聞人夾在中間該如何抓住社會這根繃得最緊的弦呢?我陷入了思索,也開始迷茫起來,我有種“身在此山中”的困惑。
   隨著新聞工作的深入,我越來越深刻地了解到,有多少人為這個職業自豪,有多少人羨慕能從事這個職業的人,又有多少人正是通過媒體才認識這個社會、了解這個變化莫測的世界的。CNN的制片人曾說:“永遠不要低估了觀眾的智慧,也不要高估了觀眾的知識。”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告訴我們的讀者或是觀眾,我們所提供的部分新聞需要你們來作出虛實的判斷,有一些報道我們被迫無法發表,請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真實信息,那時的我們,是生存,還是死亡,已是無需討論的話題了。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