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積極應對滬寧高速走廊同城化趨勢

王興平

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

摘 要:

滬寧高速走廊地區(以下簡稱?滬寧走廊?)實行同城化,對于推進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加快城鄉一體化建設和堅持走新型城鎮化道路,對于推進和支持上海自貿區建設具有重要的意義。當前,?一廊三圈?的同城化初級格局已經形成,城市隔閡不斷縮小,區域間發展協作漸趨深化;地理時空不斷壓縮,城市間時空距離逐漸縮短;個體生活圈不斷擴大,城際通勤聯系日益緊密。但是,也要看到,目前階段還存在以下兩方面的問題:同城化初期負面效應的影響一時難以消除。主要表現為:第一,“虹吸效應”。

  

  滬寧高速走廊地區(以下簡稱“滬寧走廊”)實行同城化,對于推進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加快城鄉一體化建設和堅持走新型城鎮化道路,對于推進和支持上海自貿區建設具有重要的意義。當前,“一廊三圈”的同城化初級格局已經形成,城市隔閡不斷縮小,區域間發展協作漸趨深化;地理時空不斷壓縮,城市間時空距離逐漸縮短;個體生活圈不斷擴大,城際通勤聯系日益緊密。但是,也要看到,目前階段還存在以下兩方面的問題:

  同城化初期負面效應的影響一時難以消除。主要表現為:第一,“虹吸效應”。同城化在加速一般生產要素流動的同時,也促使總部經濟、會展經濟等高端產業向發展能級高的中心城市聚集,這將導致走廊城市的核心經濟帶與兩翼的郊縣地區的分化發展。第二,“超荷效應”。走廊核心區聚集度提升會帶來人口超限、設施超負、環境超壓和資源超載等問題。調研顯示22%和16%的受調查者認為同城化將對基礎設施配套能級和生態環境帶來負面影響。第三,“推高效應”。區域化職住模式帶動異地購房,隱性抬高本土居民生活成本,并對城市低收入群體形成擠出效應。同時,區域化職住模式帶動跨城通勤,增加居民通勤費用支出和降低家庭生活質量。第四,“同質效應”。欠差異化、欠特色化的同城化可能使滬寧走廊陷入同質化發展的困境。

  制約同城化縱深推進的諸多問題仍然存在。突出表現在:其一,走廊整體同城化效應不突出。城市或都市圈之間的同城化進程各異,呈現以南京和上海兩個超大城市為核心的圈域分割特征,圈內同城效應明顯大于圈外,走廊同城化進程不協調。其二,跨區協作機制不完善。特別是基于行政首長之間的“磋商對話”和各職能部門締結的“行政契約”執行力不強,很多決議難以具體落實,合作多為非制度層面,缺乏系統性的制度保障,復雜的行政隸屬關系、差異的資源稟賦導致平等的多方參與和共享機制難以形成等。此外,社會公眾認知和參與度不足,“心理門檻”沒有伴隨“地理門檻”的消失同步弱化,適應區域同城化發展的社會環境沒有形成等。

  為將滬寧走廊打造成長三角核心區聯系緊密、城鄉統籌、低碳生態和高效集約的同城化綜合發展示范區,應從如下方面積極應對:

  推動深化產業分工和集群發展。順應同城化驅動下資源要素加速流動的需求,水平型產業分工格局要以價值鏈為基礎,中心城市上海以發展總部經濟和商務經濟為主,次中心城市南京主要承擔研發中心和先進制造基地的職能,其他城市主要承擔產品間和產業間的協同分工,并適時分擔中心城市的部分功能,由制造型走廊向創新型走廊提升。同時,超越傳統產業集群概念,推動形成基于“一日通勤圈”和“一日交流圈”的同城化產業集群,突破行政壁壘和距離阻隔,在更廣范圍內合作和配置資源。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