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殺念

趙欣

摘 要:

尹愛群握著妻子的手機,看了又看,希望能找出希望,哪怕一點點。妻子的手機里保存了關于丈夫尹愛群的四個方面的內容:1.尹愛群和揚揚赤身裸體在車內嘿咻的場面。2.尹愛群和揚揚的QQ聊天記錄,里面互稱老公老婆。3.尹愛群為楊楊所購樓房的相關票據。4.保險柜內塞滿現金的圖片。

  

  尹愛群握著妻子的手機,看了又看,希望能找出希望,哪怕一點點。妻子的手機里保存了關于丈夫尹愛群的四個方面的內容:1.尹愛群和揚揚赤身裸體在車內嘿咻的場面。2.尹愛群和揚揚的QQ聊天記錄,里面互稱老公老婆。3.尹愛群為楊楊所購樓房的相關票據。4.保險柜內塞滿現金的圖片。

  這些圖片是怎么弄到手的呢?這個問題不難解答,馬路上的攝像頭就曾曝光了男駕駛員的手伸到副座上女孩的胸衣里面的照片。還有那些滿大街發名片的俗稱“私家偵探”的調查公司。但是,她怎么能打開保險柜呢?這著實讓人困惑。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她想干什么呢?

  一股寒意從脊背泛起。

  尹愛群是提前結束在桂林的考察回來的,市里面開始搞“群眾路線教育”了,這是中央自上而下的一場政治活動,是要“動真格的”一次干部隊伍的整頓。省委派出了一支工作組明察暗訪,據說已經瞄準了個別領導,紀委馬上就要采取措施了。

  陳副市長敦促他盡快返回。他是尹愛群的主管市長,二人關系甚篤。他的語氣凝重,透著焦灼,他說,凡事往最壞處想,有備無患。這讓尹愛群的心一下子繃緊了。把揚揚送到樓下,他就急匆匆奔回家,惦記著保險柜。在家里面存放大量現金,這是大忌,他懂。

  保險柜在書房里,他匆忙把那些東西收起來,鎖好,起身正要離開,看到了電腦桌上的紅色外套的蘋果手機,那是妻子的。看到妻子的手機,他不由得想到了妻子對手機小心謹慎的樣子。睡覺時她必需把手機放在自己的枕頭底下,同時迅速瞥一眼尹愛群。出門時必要隨身攜帶,從來沒有人機分離的情況。這個現象讓尹愛群一直感到奇怪,難道妻子的手機里藏著什么隱秘?可是現在,妻子的手機就在自己的手里,可以隨意查看,是妻子有意為之還是一時疏忽?

  其實妻子不是這樣的,她對尹愛群從沒有任何隱瞞,更沒有任何背叛。她愛他勝過自己。當年,尹愛群來自貧困山區,和她是大學同班同學。他們的戀情遭到了妻子父母的堅決反對,妻子為了他,和父母徹底決裂了,直到一年后父親母親都得了腦血栓。

  三年前某天,尹愛群陪著省財政廳的客人在紅堪KTV歌廳唱歌。尹愛民給客人們都安排了漂亮小姐作陪,自己卻沒有找。不光是他長得高大帥氣目光高傲,他覺得愧對妻子,何況妻子的美麗是這些小姐不可比擬的。可是揚揚卻是個例外,那天一見到她,尹愛群就眼睛一亮,仿佛隔世的情緣,今生相遇。揚揚不是小姐,也不是歌手,只是個服務員。談不上漂亮,卻是十分文靜,皮膚嫩白,身材頎長,談吐優雅,正是他喜歡的類型。其實,差不多每個已婚男人心中,都會有一個埋藏在心中的異性偶像。

  那一夜,尹愛群輾轉反側,半醒半夢間都是揚揚的影子。他覺得不該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這樣對不起妻子,何況他不是一個尋花問柳的色男。所以他決定慢慢淡忘這個女孩,然而,緣分注定的事是無法改變的,那天晨跑,在南湖公園里面,他意外遇到了揚揚。揚揚也有晨跑的習慣,是他認出了揚揚并且十分欣喜地打了招呼。揚揚楞了一下,很快展露笑顏,叫了一聲尹哥,這讓尹愛群十分激動,僅僅一面之緣,看來自己在揚揚心中還是有印象的。

  從此,東方微曦中,兩個人會合,太陽升起時兩個人分手,每次都慢跑大約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金燦燦暖洋洋,時光美好。一個月后,兩個人的感情急速升溫,最后發生了關系,讓尹愛群沒有想到的是,揚揚居然是個處女。

  揚揚說,那么多年,這么多男人都垂涎與我,可是我都沒從,我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兒。但我是發自內心喜歡你。希望不要負我。

  尹愛群聞言激動不已,承諾要一輩子養她,呵護她。

  揚揚是從農村逃婚出來的,老家是回不去了,再說,也早就厭倦了不分白晝的那種色情味很重的工作環境,遇到這樣一個有權有錢的帥氣男人要養自己,十分樂意。很快,揚揚就住進了尹愛群為她購買的60平的小樓里,豐衣足食,每天就是等著尹愛群下班和她纏綿。

  回到家,面對妻子,尹愛群是愧疚的,也曾想好好地愛妻子,也曾想悔改,可是當面對揚揚的時候,他又舍不得她。有痛有樂,有悔有愛,他無從選擇。這樣矛盾了半年多,心態反倒越來越趨于正常了,他甚至習慣了一妻一妾的生活,幻想著有一天能夠被妻子包容。

  平時妻子和他聊起身邊的某個當官兒的包了二奶,就會打趣著說,這個社會就這樣了,你也可以找,但是得讓我知道是誰。一開始他怎敢相信這是心里話,無非是有意試探。但是妻子說了幾次后,他的心也就活動了。所以和揚揚在一起,他也就沒那么謹慎了。

  端午節那天,上班匆忙,到了單位,簽了一堆審批件,抽屜里塞滿了有厚有薄的信封。他去衛生間方便的時候,才猛然想起手機,急忙回家去取,沒想到妻子正拿著他的手機,泣不成聲。

  事情敗露了!他出了一身冷汗。

  他知道妻子無法接受自己的背叛,因為妻子是那樣愛他而他又曾經海誓山盟。

  他去摟妻子的肩膀,妻子厭惡地躲開了,吼道:別碰我,你臟!

  他不知道說什么才能安慰妻子,最后想到了妻子說的話,小聲嘟嚷說:你不是說“這個社會就這樣了,你也可以找”嗎?

  妻子抬起淚眼,憎恨而嘲諷地看著他,問道:你以為那是真話嗎?你應該這樣對我嗎?你摸摸你的良心吧!我要和你離婚!

  妻子悲痛欲絕,讓他的心里十分難受,20多年同甘共苦,夫妻情深啊!思前想后,他覺得自己不能因為女人就失去幸福的家庭和賢良的妻子,更不能失去現有的口碑和政治前途。離婚簡直不可想象,那會給他帶來一系列一大堆不堪設想的后果。于是他給妻子跪下了,誠懇認錯,信誓旦旦地表示,今后一定痛改前非,加倍補償,哭求妻子給他一個機會。他當著妻子的面給揚揚打了電話,鄭重宣告分手的決定。話筒那邊一陣沉默,緊接著傳來壓抑的哭聲。但是他硬起了心腸,又重復了一遍。在這種原則面前,他必須是理智的。

  妻子最終原諒了他,大度地對他說,我給你幾天時間,你去處理那邊的事情吧,我相信你!

  妻子如此態度,令尹愛群更加羞愧難當,下定決心不辜負妻子。可是,當他鐵了心踏入那個溫馨的小窩時,看著揚揚梨花帶雨的悲戚神情,心又軟了下來。

  揚揚收拾衣物后灑淚而別,桌子上留了一封淚水洇濕的短信,揚揚寫道:

  是我不好,給你帶來了麻煩,我走了,好好珍重自己!大夫說你腎虛,酒后加重,切記不要貪酒,按時服藥。記得每天早上喝水,堅持下去,對心腦血管有益。手機、項鏈、戒指是你的,我不要,還有房產證,都在抽屜里。你好好回家過日子吧,只要你幸福我就心安了!

  尹愛群的眼淚大顆大顆滾落,他急忙追到樓下,已不見人影。他忙撥打揚揚的電話,卻在屋里響了起來。他忘了,揚揚的電話也留下了。尹愛群的心里又感動又愧疚又悲傷。這么好的女孩,自己怎么能如此傷害呢?

  他決定晚上就住在這里,他堅信揚揚還會回來的。半夜,聽到門口響動,他猛地開門,一把拽住了正要躲閃的揚揚,把整個人抱了起來,抱到床上,吻著揚揚滿臉的淚水。他發誓,不管怎樣,一定不會放棄她。

  第二天回到家里,他告訴妻子事情已經擺平。

  妻子說,如果你不死心,我們就離婚,你不用欺騙我,我最恨你欺騙我了。

  他起誓說,你放心吧!

  妻子嚴肅地警告說:我相信你一次,但是如果你再騙我,你會后悔的。

  你是我最愛的人,我只是一時糊涂,我不會再讓你傷心,如果再犯,隨你處置!尹愛群獻媚般地擁抱妻子。

  就這樣,尹愛群在兩個家之間周旋,格外謹慎了。晚上從不在外過夜,周末仍像以前那樣,陪妻子逛街看電影,晚上散步,拉著妻子的手,恩恩愛愛。他去揚揚那里的時間,改為上班時間了,他是一把手,誰約束他呢!反正揚揚不上班,二人大白天大部分時間就是賴在床上,盡情地做愛,之后裸著身體,貓著腰去廁所,之后看電視,再后就是品嘗揚揚的烹飪手藝。揚揚擅長廚藝,她讀的是職業學校烹飪專業。廚房里工具齊全,光刀具就十多把。其中一把又長又鋒利的尖刀,揚揚一直不知道什么用途。

  婚外情是甜美的是刺激的,讓他體會到做成功雄性的自豪感。可是,偶爾生出的負罪感,還是讓他感到不安。不安歸不安,他仍是天真地幻想出現妻妾默契的局面。那樣的例子也不是沒有,交通局候局長就是典范。大老婆經營一家路橋公司,小老婆經營一家鐘表店,兩家孩子居然親熱往來,這么多年來相安無事。甚至,兩個老婆還達成同盟,各盡職守,嚴防老公越軌。

  自以為瞞天過海,常常暗自慶幸,他哪里想到,他的一切舉動盡在妻子掌握之下。那么她拍這些照片要干什么呢?其動機似乎不完全是為了拿到自己背叛的證據。既然有了確鑿的證據,為什么遲遲不向自己攤牌呢?仔細回味,妻子似乎沒什么反常啊?她怎么會如此鎮定?看來他低估了妻子的能力,低估了妻子的心機。

  妻子的城府如此之深,用心如此險惡么?

  尹愛群有點恍惚。

  媒體上曝光的那些關于官場的負面新聞報道,在眼前一頁頁翻過,定格。比如前幾天市委就通報了兩起官員被妻子舉報的案件。

  一則是安徽合肥一女子陶萍向主流網站和紀檢部門舉報了擔任區衛生局局長的丈夫郝某某受賄、包養情婦的違法違紀行為,出示了多張郝某與女子裸照及郝某價值數萬元的名煙名酒和高檔工藝品。郝某被停職后,事實被查證屬實,目前已被檢察機關刑事拘留。二則是浙江省開化縣國土局副局長朱小紅因給小三購房購車被妻子舉報,先免職后判刑。

  如此看來,無可辯駁的證據已經準備妥當,只需妻子步人相關部門或是發到網上。自己距離類似案例的下場,只有一步之遙

  寒意在尹愛群的脊背彌散。他感覺兇險就隱形在某處,隨時將他包裹。

  怎么辦?

  怎么辦?

  尹愛群手忙腳亂地刪掉妻子手機上的圖片,又刪除了QQ的聊天記錄,拿起提包匆匆下樓,把車在街區里轉了幾個彎后,確定沒有尾巴,才把款存到一家銀行里。之后,他把銀行卡放到一個小手包里,鬼鬼祟祟地到了揚揚那里,揚揚溫柔地叫著老公,剛要撒嬌,見其面色難看,怯怯地張了張嘴。

  尹愛群把小手包遞給她,盡量放緩語氣,囑咐說,這個東西一定要藏好,知道么。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