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海小姐的玫瑰餅

安琪

摘 要:

<正>失戀、他、玫瑰餅當失戀的海小姐離開北京散心,百無聊賴地游蕩在麗江街頭時,意外地遇到了多年的好友唐賽。后來海小姐才知道這場相遇并不是"意外",在得知她的情況后,他是立刻從深圳趕到麗江,并裝作與她偶遇的。其實從16歲的時候海小姐就認識唐賽了。他們都是北京人,18歲的時候,唐賽第一次約她去酒吧,被她拒絕了。之后,他們相繼考入同一所大學——首都師范大學,但唐賽比海小姐高一屆。大學生活各忙各的,兩人在學校見

  

  文·圖◎ 安 琪

  失戀、他、玫瑰餅

  當失戀的海小姐離開北京散心,百無聊賴地游蕩在麗江街頭時,意外地遇到了多年的好友唐賽。后來海小姐才知道這場相遇并不是“意外”,在得知她的情況后,他是立刻從深圳趕到麗江,并裝作與她偶遇的。

  其實從16歲的時候海小姐就認識唐賽了。他們都是北京人,18歲的時候,唐賽第一次約她去酒吧,被她拒絕了。之后,他們相繼考入同一所大學——首都師范大學,但唐賽比海小姐高一屆。大學生活各忙各的,兩人在學校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再后來,海小姐的閨蜜與唐賽談起戀愛,沒過多久兩人又分手,海小姐由此還對唐賽有了小小的不滿。

  在心情跌入最低谷的時候,又是身處一個陌生的到處是快樂游客的地方,遇到一個老朋友,讓海小姐的心情好了許多。唐賽帶著她四處去尋找好吃的東西,唐賽是個有心人,這個瘦削的女孩對美食的熱愛他自然是了解的。他們聊著往事和共同認識的朋友,海小姐覺得孤單悲傷的情緒在慢慢離自己遠去。

  那個后來促使他們產生創業念頭的玫瑰餅,就是這個時候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的旅程中。這個時候,它恰到好處地起到了安撫海小姐的作用,并令海小姐念念不忘。在云南的日子,她每天都要去吃這種玫瑰餅。一次她無意中說,要是回了北京還能吃到這個就好了。聽者有意,唐賽的心里一動。

  海小姐要回北京了,唐賽告訴她,自己在云南的事還沒有辦完,他還要繼續在這里待幾天。海小姐自己離開了云南,后來她才知道,她走之后唐賽就去了那家她最喜歡的玫瑰餅店,肯求老板教自己做玫瑰餅。老板沒有答應,他倒不是對自己的技術和配方保密,而是覺得這個年輕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是閑得無聊來找點樂子,并不是真想學。唐賽每天都去那家店,終于打動了老板,離開云南時,他已經能熟練地做出味道相同的玫瑰餅,并熟記了餡料的配方。

  這就是你的店了

  唐賽開始頻繁地往返于深圳和北京之間。后來,他索性辭去深圳的工作,回到了北京。朋友們都為他惋惜,他在深圳做的是汽車的進出口貿易,而且很成功,回到北京一切都必須重新開始。

  海小姐畢業后進入了電視臺實習,雖然熬過實習期就可以正式留在這里工作,但她并不開心,單位里復雜的人際關系令她很不適應。兩人在一起時,她有時也會訴說自己的苦悶。有一天傍晚他們在后海溜達,夕陽西下,在后海的水面上投下一道道金色的余暉,一派安靜祥和的景象。海小姐感慨地說,要是能在這里有一個自己的小店,不用去上班就好了。

  幾天之后,唐賽把海小姐帶到后海黑芝麻胡同的一個小店面前,指著這家店告訴她,這就是你的店了。

  原來,唐賽用自己多年的積蓄盤下了這家店。商量之后,他們打算就做他們最愛的云南玫瑰餅,它不僅美味,也是他們愛情的見證。和家人商量之后,兩人都辭去了工作。海小姐的父親并不同意她的做法,他說自己做生意要比上班辛苦多了,女兒一定堅持不下來,但他沒有過多干涉女兒的決定。兩個年輕人一邊裝修店面,一邊再次前往云南。在云南,他們四處品嘗不同店家做的玫瑰餅,力圖找到一家最好吃的。同時,也確定好了制作玫瑰餅最重要的原材料——玫瑰花的來源。

  回到北京,他們不斷試做,嘗試不同的口味。那段日子海小姐聽到玫瑰餅三個字就想吐,因為吃了太多的實驗品。玫瑰是他們最大的特色,他們只選用云南的小粒玫瑰,它的味道不會特別甜,加的不是白糖,而是云南出產的一種黑糖,兩者混合以后有一種獨特的清香味。他們還將餅皮做了改進,變成了北京人愛吃的酥皮,并調整了餡料的甜度。餡料的腌制在云南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可是到了北京,因為氣候的不同需要相應延長時間,不斷地嘗試之后,他們覺得一個月腌制而成的餡料口感最好。經過不斷的實驗,直到周圍的人都認可了這種口味,他們的小店開張了。

  自己做了老板,海小姐才發現爸爸說對了,確實比之前上班的日子差別太大了。他們雇不起店員,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來做,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唐賽還需要常常去云南采購原料,否則寄來的玫瑰花會出現不合格的情況。但有一點爸爸沒說對,海小姐堅持下來了,而且很開心。

  由于黑芝麻胡同比較偏僻,游客不多,所以他們的生意開始時并不盡如人意。顧客對他們九元一個的價格也表示懷疑,要知道,北京老字號稻香村的點心也就十幾塊錢一斤,這一個玫瑰餅的價格快趕上一斤點心了,真的值這個價錢嗎?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