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因為愛同一個人

多多黛;金鱗

摘 要:

一 自從認識,李菲就知道張自立家境貧寒。在談婚論嫁時,李菲特意讓父母贊助了一些錢,說先首付一套房子,其實,他們可以住在李菲家,但是是怕張自力住在自己的父母家,心里會不舒服,張自立捏著錢,只說這錢就算借的。

  

  文 多多黛 圖 金鱗

  一

  自從認識,李菲就知道張自立家境貧寒。在談婚論嫁時,李菲特意讓父母贊助了一些錢,說先首付一套房子,其實,他們可以住在李菲家,但是是怕張自力住在自己的父母家,心里會不舒服,張自立捏著錢,只說這錢就算借的。

  關于新房子的裝修風格,李菲有各種主意。可是,為時半個月的出差歸來,房子已經全部裝修完畢。家具是買來的板材,全部由師傅打制而成,朱紅色的漆,深灰色的地板,一律的白,李菲有一種錯覺,那就是到了外婆家。李菲只覺得天旋地轉,氣得直接暈了過去。

  在張自力的擔驚呼喊中,李菲才極不情愿睜開眼,她簡直沒法面對這樣的家,像是一下又回到了解放前,張自力是吃了豹子膽了,還是不想未來了。

  菲菲,我媽喜歡這樣的,你就委屈點。

  李菲聽完這個話,直接就爆發了。以前張自力什么心疼父母,她也都是理解的態度,還會買一些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讓張自力的哥哥來城里的時候捎回去。一萬多元的按摩床,即使李菲知道效果不佳,可是,看到張自力眼神里透出的渴望,她也是買了,花了兩百多托運費。

  可是,這是自己的新房,自己爸媽掏了錢,希望自己過得幸福,不是得考慮自己的喜好,而是得迎合一個還沒正式成為“媽媽”人的喜好呢。

  這婚不結了,你愛怎么辦怎么辦。

  李菲扔了一句話就走了。回了娘家,怕父母跟著埋怨自己,當初他們本來就不看好張自力,是自己非得堅持,只謊稱說張自力加班,今晚不來這兒吃飯。

  二

  飯吃到了一半,張自力來了。灰頭土臉的,說在給新房子打掃衛生。

  李菲爸媽對了一個眼色,心里明白這小兩口是鬧了氣。吃飯時,李菲爸就跟張自力談論一些新聞,而李菲媽呢,一個勁給李菲夾菜,說多吃點,太瘦了,瘦了不好,胖了才說明日子過得舒坦呢。

  就這么一句話,如砸開鍋的雷。

  要是有人不想讓你舒坦,你如何舒坦得了。李菲撅著嘴巴,一臉委屈地說。

  張自力把來龍去脈說了一下,說實在的,李菲父母心里也有點不開心。當初出資買房,也是想讓女兒過得舒服,結果現在倒好,弄得一肚子氣。

  正在商量無果時,張自力的手機響了。是弟弟打的電話,說媽媽晚上吃飯時,突然暈倒,去了村醫院,說看不出什么結果,讓去大醫院查查。

  張自力在電話里,讓弟弟明天就帶媽來城里。掛了電話,卻看見李菲一張臉非常不好看。

  菲菲,你看這……

  房子我要重新裝修,你家人來了,你自己安排住賓館吧。

  李菲的父母跟著哄勸女兒,讓她以大局為重,畢竟是自己未來的公婆,但是這從小一直被視為掌上明珠的女兒,哪里會聽得進去父母的話呢,就如當初父母反對她談戀愛,她不是一樣一意孤行。張自力知道,岳父母幫不了自己,他只能撕破臉皮和李菲死扛到底。

  張自力摔門而去,留下李菲獨自在娘家。

  去了商場,張自力買了最便宜的沙發床,還有一些被褥。順便又買了一把鎖,敲敲打打,給門換了鎖。李菲越想越生氣,這次并沒有想就此罷休,她想好好跟張自力理論。可是,當她去開新家門時,卻發現鎖被換了,這心情那叫一個憤怒。

  張自力說,李菲你忍耐一段時間,等我媽病好了,我就全部按照你說的去辦。

  李菲的父母尾隨其后,勸女兒凡事分個輕重,不要逼迫張自力,除非是想魚死網破。

  三

  婆婆來了,只是普通的中暑,并無大礙。可是,老人卻不想回老家了,她不想等著節假日才能看到大兒子。現在既然有了房子,她就安生跟著他一起生活。

  不行,我們這房子還要重新裝修。李菲當即反對。別折騰了,你們考慮生個孩子,趁我還有力氣,幫你們帶帶。婆婆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說。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