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建文帝迷霧

王乃飛

摘 要:

1.太監失蹤明朝初年,燕王朱棣發動兵變,奪了他侄子建文帝的江山。之后,南京城里展開了一次大清查,皇宮里每個人的身份都要經過反復核實。這可忙壞了錦衣衛統領趙克用,皇宮里太監宮女有好幾萬,想要統計清楚,還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趙克用查來查去,最后查到有一個太監不見了蹤影,這個太監叫王茂,在尚膳監里負責采辦。

  王乃飛(山東)

  1. 太監失蹤

  明朝初年,燕王朱棣發動兵變,奪了他侄子建文帝的江山。之后,南京城里展開了一次大清查,皇宮里每個人的身份都要經過反復核實。這可忙壞了錦衣衛統領趙克用,皇宮里太監宮女有好幾萬,想要統計清楚,還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

  趙克用查來查去,最后查到有一個太監不見了蹤影,這個太監叫王茂,在尚膳監里負責采辦。

  趙克用馬上找來尚膳監的掌印太監,詢問這個王茂的去向。掌印太監嚇得不輕,說事發當天建文帝突然要召見這個王茂,他走之后就再也沒回來。當時京城里這么亂,誰還有心思找一名太監呀?那個王茂就這么失蹤了。

  宮中少了一名太監,這事擱往常或許沒什么,可現在是非常時期,必須查明。趙克用心里最明白,皇上叫他查來查去的,實際上就是為了證實一件事。現在朝野內外幾乎都知道,建文帝是在大火中**的。但朱棣并不十分確定,當時只是在灰燼中找出幾具尸體,估摸著其中一具應該就是建文帝,但光憑一具燒焦的尸體,怎么能斷定呢?所以朱棣要來個大普查,如果京城每個人的身份都落實了,那具尸體便是建文帝無疑;如果還有別人失蹤,那就不好說了。可現在,偏偏就有一個尚膳間的太監不見了!

  趙克用馬上調出了王茂的檔案,經過核對,他意外地發現王茂的身高竟跟建文帝很相似。建文帝在朱棣攻入京城前召見這樣一個小太監,不得不令人心生疑惑。趙克用不敢怠慢,馬上向朱棣稟報了此事。朱棣讓他掘地三尺也要把王茂找出來。

  趙克用出動人馬找了幾天,未果,便又到處張貼王茂的畫像,重金懸賞,但對外隱瞞了他的太監身份。

  雖然賞金很高,但十幾天了還是沒有消息。轉眼就要滿一個月了,趙克用暗自著急,他該怎么向當今皇上交代呀。

  2.啞巴和尚

  就在這時候,有一個自稱是廣源寺和尚的人來報,說他們寺里的和尚惠能,跟告示里的畫像長得一模一樣。

  趙克用覺得這個線索很重要,便問他惠能是誰?

  和尚說道:“惠能是外地來掛單的和尚,但很受方丈的器重,寺里惠字輩的和尚都稱呼他一聲師兄。至于其他的……小僧就不太清楚了。”

  趙克用追問:“現在那個惠能在何處?”

  和尚回稟:“就在廣源寺里。只是惠能最近有點反常,平時他很愛跟師兄弟們開玩笑,可最近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間就啞了,不說一句話,也不跟寺里的師兄弟們來往,成天就待在自己的禪房里。到最后,他干脆就閉關不出了。”

  趙克用越發起疑,即刻帶著錦衣衛馬不停蹄地趕到廣源寺。來到惠能的禪房外,趙克用指揮錦衣衛把禪房重重包圍住。

  等趙克用一腳把禪房踢開,只見床榻上有一個和尚正在打坐。這個和尚就是王茂。

  禪房里的和尚見趙克用來了,并沒有說話,而是像模像樣地敲了幾下木魚。趙克用走上前試探著說:“王公公到這兒躲清閑來了,京城中為了找你,把耗子洞都掏干凈了。”

  王茂反而異常鎮定,開口之前先低了下頭,從嘴里吐出個東西來。再抬頭時,他手里就多了顆珠子。

  王茂這才開口說話:“辛苦你們了。我一時糊涂,偷了宮中的夜明珠。我知道你們遲早會找到我的。”

  寺里的和尚都驚呆了,原來惠能是嘴里含了夜明珠才“啞”的呀。趙克用明白了王茂的用意,暗暗敬佩。這個王茂還真是好人,他逃到寺里來,把一顆夜明珠含在嘴里,裝成啞巴,為的就是不把宮里的事說出來,不讓寺里的和尚受到連累。

  趙克用說:“王公公,既然你的事犯了,那就跟我回宮吧。”

  王茂一點也不反抗,說:“好,我這就跟你們回去。”幾個錦衣衛上前用鐵鏈把他鎖住。

  3.迷霧重重

  王茂終于被驗明正身,這下皇上也可以放心了,可趙克用只高興了片刻,心里又升起一個疑問:王茂躲進寺里成了惠能和尚,那真正的惠能又躲到了什么地方?

  回到北鎮撫司,趙克用對王茂進行了審問。

  王茂和盤托出,說在朱棣軍馬兵臨城下的那天,建文帝匆匆召見自己,要他快點逃,并指給他一個秘密地道,讓他出去后到廣源寺冒充惠能和尚。

  趙克用不解,建文帝在危急關頭不想著自己怎么逃,怎么就關心起一個小太監來了?這不合常理呀。他便問:“王茂,你以前跟……那個人的關系很近嗎?”

  王茂說:“稟大人,我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太監,他怎么能跟我親近呢?只是我有個孿生哥哥是佛家中人,叫惠能,他是……那個人的替身僧,經常到皇宮里給……他講佛理,這樣我就有機會見到他了。也因此,我還在尚膳監弄到了一個采辦之職,這既是個肥差,又可以隨便出入皇宮。”

  趙克用一皺眉頭,原來惠能是他的孿生兄弟,并且還是建文帝的替身僧。這個至關重要的人物,他居然現在才知道!

  “那惠能現在在哪里?”

  王茂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那天,惠能為我做了簡單的剃度,就讓我穿上他的僧衣出宮去。”

  “那個惠能經常來嗎?”

  王茂說:“皇上,不,不,那個人信佛,自然就有和尚經常到皇宮里來給他講佛理,我那個孿生哥哥便成了宮里的常客。不過,宮中并沒人知道惠能來,而且在進宮人員的記錄中,你也找不到惠能這個名字。”

  王茂頓了頓,補充道:“我身為采辦,有特批的令牌,可以隨意出入皇宮。由于惠能和我長得十分相像,他只要裝扮成我的樣子,自然不會有人起疑。”

  趙克用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不覺額頭出汗。他發現自己查案的方向出了差錯,這個太監就是用來誤導他的!那個惠能藏得太深了——不光宮中沒他的蹤跡,就是廣源寺里,他一個掛單和尚也不會留下名字,也就是說,在京城里根本就找不到這號人。

  趙克用也沒心思審王茂了,馬上趕到廣源寺。他要去找方丈。沒有方丈的庇護,王茂在廣源寺一天也待不下去,那么方丈一定知道惠能的來龍去脈!可等他來到廣源寺,寺里卻是一片哭聲——方丈已經坐化了。

  這時,趙克用卻接到朱棣的急召。朱棣面沉似水,說:“可曾查出那具尸體到底是誰的?惠能找到了嗎?”

  趙克嚇得一哆嗦,敢情這事兒已經傳到了皇帝的耳朵里。他只能連連磕頭,說:“卑職實在無能,至今還沒查出。”

  朱棣擺了下手,說:“我看這案子暫且就這樣吧。京城里已經折騰了一個月了,該靜下來了。”

  趙克用明白朱棣的心思,他不想再找了。如果建文帝還活著的話,一個月的時間早就逃遠了,就是挖地三尺也不一定能找到。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