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非洲歷險記

楊志康

摘 要:

剛果民主共和國地處非洲中部,自然風光、氣候條件、風土人情都與他國截然不同。幾年前我到那里考察工作,其經歷充滿驚險與離奇,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靜謐兇險的扎伊爾河姆班達卡是剛果民主共和國赤道省首府,赤道橫跨該市,

  文/楊志康

  剛果民主共和國地處非洲中部,自然風光、氣候條件、風土人情都與他國截然不同。幾年前我到那里考察工作,其經歷充滿驚險與離奇,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靜謐兇險的扎伊爾河

  姆班達卡是剛果民主共和國赤道省首府,赤道橫跨該市。氣候異常炎熱。流經該市的扎伊爾河有2000多米寬,緩緩地流向下游匯入大海。這條河體量巨大,上游在扎伊爾境內就叫扎伊爾河,流到下游之后就成為剛果和扎伊爾的界河,因此又叫剛果河。據了解,這是世界第四大河,但是因地處雨量充沛的熱帶雨林地區,其流量竟然位居世界第二。沿河兩岸是無邊無際的原始森林,森林中的腐殖質與紅沙壤隨著熱帶暴雨排流到河中,河水完全呈紅褐色,很像造紙廠廢水的顏色。往上游望去,這條河猶如一條紅褐色的連綿不斷的巨型飄帶,劃開綠色的叢莽一直延伸到天邊。

  寬闊的河面上見不到航船,河水緩慢而寧靜地流動,這與四川湍急奔騰的大渡河與航運繁忙的長江完全不同,給人以一種靜謐神秘的感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站在河邊,我們不時看見一堆一堆的不明漂浮物。小盧老板告訴我們,那是上游漂下來的水草一類的藤蔓植物,別看它們露出水面只有半米左右的高度,水下競還隱藏著8米到10米,甚至10多米長。這些水草漂著漂著就漸漸完全沉入水中, “陰險地潛伏”下來。快艇要是碰上這些可怕的水草,螺旋槳就會被緊緊纏住,快艇會被水草拖帶著往下漂游,最后慢慢被下沉的水草拖下水去。要知道,這條河里的鱷魚和食人魚很多,人一落水那是非常危險的。這就是為什么這么寬闊的河上只是偶爾有小木船和摩托艇出現,而不能通航的原因。小盧老板講,他們采伐出來的木材是通過扎木排的方式由林區順著河水運出來。

  河上驚魂

  從陸路駕車到林區要走整整一天時間,走水路,在扎伊爾河上坐摩托艇一般只要4個半小時,但是有點冒險。從林區趕來的小盧老板到姆班達卡來接我們,摩托艇停泊在河邊一株外觀奇特的巨樹下。他吩咐幾個黑人朋友去買我們要帶到林區去的大米、面粉和飲料,我們就坐在樹下欣賞扎伊爾河奇異美妙的風光。

  下午4點過,小盧老板、黑人駕駛員、法語翻譯小王與我共4人,坐在小小的摩托快艇上顯得非常擁擠。小艇晃得很厲害,似乎一不小心人就會掉下水去。快艇一開,由于向前的慣性作用,艇身馬上就平穩了。姆班達卡的教堂和村莊在我們身后很快消失了,大河兩岸只有茂密的原始森林。

  河面非常開闊,越往前走分岔的水道越多。兩岸的熱帶森林看起來都差不多,沒有標記物,要想辨明究竟該走哪條水道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旦迷路,進入錯誤的水道,四周都是荒無人煙的原始森林,后果不堪設想。

  太陽快要落到森林后面去了,當我們來到大河右岸一個有5條水道匯集的地方時,黑人駕駛員一下找不到路了,停下小艇,一臉的迷茫。小盧老板仔細觀察十幾分鐘后,親自駕駛快艇往其中一條水道進發。大河變成了較小的支流,兩岸的森林一直延伸到水中,大樹從水中長出來。猴子和水蟒經常在水中的林子里出沒,四周不斷傳來野獸的叫聲,大群大群的烏兒在黃昏時分飛回森林,又帶來一片喧囂嘈雜的鳥p聲。

  天漸漸黑了下來,大家不由得緊張起來。只見上游漂下來,的一團團水草猶如怪物一樣向我們緊緊逼來,我們連忙把快艇放慢速度,像避水雷一樣彎來拐去地行駛。可小盧老板又說,緩慢前行的小艇最容易受到鱷魚的攻擊。

  摩托艇照明燈的電不到半小時就用完了,幸好當晚月光很明亮,水面上尚不是漆黑一團。我和小王都站起身來,拿著手電筒照向前方河面進行搜索。最危險的是那種露在水面只有幾公分的水草,一旦沒有看清楚撞了上去,快艇被纏住就慘了。快艇謹慎地避開可疑物,盡可能緩慢地向前挪移。

  這時,小王忽然發現,小艇右側河中不遠處浮出一段東西,看上去像“木頭”,可又不隨水流向下漂移。小王大叫一聲:“鱷魚。”大家頓時緊張起來,我趕忙下意識地掏出隨身攜帶的小獵刀。為了擺脫鱷魚,小盧老板不得不加快了小艇的速度。

  已是晚上9點,天更黑了,月亮漸漸隱去,天又下起了稀疏的小雨,站在沒有頂篷的摩托艇上,大家的心不由得隨著落在水面上的雨一點一點地往下沉。清冷朦朧的月光時隱時現,孤零零的小艇在渺無人煙的森林河道中慢慢前行,伴隨著陣陣河風,兩岸森林中不時傳來的野獸嗥叫聲讓人不寒而栗。我們不知道鱷魚什么時候發起攻擊,又害怕撞上水蘋,還擔心雨越下越大。當時的處境是那么的孤立無援,難道大家的生命都要終結在這條陌生的非洲大河之中?

  突然,我們看見左前方有火把和汽燈。啊,到了!到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快艇急速地迎著火光沖過去。火光閃爍處果然是白孔基林區的洛洛碼頭,林區的好些黑人朋友正在那里迎接我們。

  到達這個極其簡易的林間碼頭,我們急忙跳上岸,登上運材車的駕駛室,心中懸著的一塊石頭才落了下去。就在此時,熱帶雨林的瓢潑大雨鋪天蓋地地砸了下來,在雨簾中,月亮、森林、大河都隱沒在一片黑暗之中,暴雨是如此之大,雨水把四周的空氣都排開去了,以至于我們都感覺到呼吸困難,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就像在缺氧的高山上一樣。車燈下兩米遠處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聽不清,耳畔唯有嘩啦啦的暴雨聲。雖然在這種暴雨下無法行車,但我們萬分慶幸,就是這寶貴的幾分鐘,使我們脫離了險境,如果還在河面上,后果一定是兇多吉少。

  林中奇遇

  我們坐在運材車的駕駛室里,在雨夜中一路顛簸,車開了大約3個小時,我們終于到達了在林中的伐木基地。非洲森林的夜晚又潮濕又悶熱,我們在極度疲乏中昏昏睡去。第二天醒來已是上午11點,我這時才得知比我們先到的徐局長等人昨天坐汽車前往林區考察,半路上陷在林地的泥漿中,在森林里忙碌了一整夜才得以脫身返回住地,現在都還在睡覺。

  沒有下雨的白天,林中的空氣異常清新,我走出屋子觀察四周的環境,發現這里是森林中一個小小的村落,四周都是高大茂密的森林。當地人居住的草棚三三兩兩散落在我們的住房周圍,此時,村子里非常冷清,見不到幾個人。這里喂養的雞都會飛,草棚頂上和樹上都站立著飛上去的雞,當地人看見我都友好地打招呼。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