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樓頂人家

秦煥苗

摘 要:

去年,我在省城住了一段時間,畢竟是省會嘛,比我所在的小城大了許多,也繁華了許多,高樓林立,路寬街闊,人群涌動,車流不息。這些年,省城的面貌在不斷改善,愈來愈有國

  ●秦煥苗

  去年,我在省城住了一段時間,畢竟是省會嘛,比我所在的小城大了許多,也繁華了許多,高樓林立,路寬街闊,人群涌動,車流不息。這些年,省城的面貌在不斷改善,愈來愈有國際化大都市的風范了。我暫住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里,這個酒店樓高38層,我住在20層。沒事時,我喜歡站在陽臺上向遠處眺望,整個城市就會像一幅變幻莫測的圖畫,遠有遠的情調,近有近的樂趣。

  有一天,我忽然發現一處奇妙的景觀,離我所住的酒店不遠處,有一片老式的六層樓房,這幾棟樓房朝向不一,但樓頂是互通的。奇妙的是頂上住著一家三口,養著好多鴿子,還有一條大黑狗。自從發現這一處景觀,閑時我就在陽臺上觀看,像是在看電影一樣,真挺有趣的。

  憑我的觀察,這家應該是養鴿子的,極可能來自農村,至于怎么來的,如何住在樓頂,或許對于我來說應該永遠是一個謎。男主人和他的妻子看起來有三十歲出頭,他們的兒子大概有個四五歲,都是農村人的打扮。他們在樓頂建了3間低低的簡易房,而且用木柵欄圍起個小院,還安裝了小木門。大概是為了孩子的安全著想吧,畢竟是住在樓頂。那只大黑狗常常靜臥在木門外。

  我大致數了一下,樓頂上養著幾十籠鴿子,鴿子窩都是用木板和油氈搭起來的,橫豎有十幾排。據說鴿子具有強烈的歸巢性,一般來說,它們的出生地就是它們一生生活的地方,任何生疏的地方,鴿子都不安心逗留,時刻都想返回自已的“故鄉”,尤其是遇到危險和恐怖時,這種“戀家”欲望更強烈。若將鴿子攜至距“家”百里、千里之外放飛,它都會竭力以最快的速度返歸,并且不愿在途中任何生疏的地方逗留或棲息。由于鴿子的這一習性,在許多特殊的時刻,它成為人們最可靠的信使。比如在戰爭年代,鴿子傳遞消息就立下了汗馬功勞;不少有情人也通過鴿子互通思念之情。

  的確如此,經仔細觀察,樓頂的這些鴿子每天有三四次,就像約好似的,集體出動,在樓頂的空中排好隊一圈一圈地飛,飛上大約半個多小時,又不約而同地鉆進窩里。有時候,如果不想回窩,就三三兩兩地落在樓頂或窗臺。好幾次,有幾只就站在我陽臺外邊的磚棱上隔著玻璃往里看,那一對小眼睛骨碌碌的,好好玩。我買了一點小米,灑在外邊的磚棱上,每天都有許多鴿子來這里吃食。我隔著玻璃美滋滋地看著這一幕,并且用相機拍下了好多有趣的畫面。等吃飽后,鴿子就拍著翅膀飛回樓頂的窩了。那段時間雖然獨在異鄉為異客,但好玩的鴿子和樓頂人家卻為我增添了不少樂趣,使我不再感到寂寞。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