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陪老娘買菜

石磊

摘 要:

下午三點,陽光還是那么熱辣辣。一輛寶馬開進金園小區,停在一座豪華的別墅院子前。車門開了,走下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他如此急急忙忙,是回來拿一本證件。拿了證件,他還要趕到火車站去接一位中學老師。他拿出鑰匙,打開門就開口叫了起來:“娘,娘,娘……”他一連叫了幾聲,母親沒有回答他,他以為母親出去了。

  

  下午三點,陽光還是那么熱辣辣。

  一輛寶馬開進金園小區,停在一座豪華的別墅院子前。車門開了,走下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他如此急急忙忙,是回來拿一本證件。拿了證件,他還要趕到火車站去接一位中學老師。他拿出鑰匙,打開門就開口叫了起來:“娘,娘,娘……”他一連叫了幾聲,母親沒有回答他,他以為母親出去了。他走進自己的臥室,拉開抽屜,拿出了一本藍色的證件。他因為要去火車站接老師,就不想等母親回來了,他就要打開大門時,傳來了叫他的聲音:“是阿春回來了嗎?”

  “娘,是我回來了。我以為你出去了。”方炳春聽到老娘的聲音,立即轉過身子,邊說邊走向母親的房間。

  方炳春踏進母親的房間,母親坐在床上,母親今年74 歲,那稀疏而花白的頭發顯得很亂。方炳春看到母親的精神似乎很差,走上前,坐在母親的身邊,拉起母親那干瘦的手,問了一聲:“娘,你怎么睡覺,是不是哪不舒服?”

  “沒有,只想躺一會,想不到就迷迷糊糊睡著了。我以為我在做夢,夢到你回來呢。”老娘說。說完她把另一只手伸了過來,緊緊地握著兒子的手,生怕他走掉似的,渾濁的眼睛看著兒子,問了一句:“你回來拿東西呀?”

  方炳春正想回答是時,看到老娘那雙癡癡地望著他的眼睛,急忙改口說:“娘,不是,我是回來看看你的。”

  老娘聽到兒子這話,那布滿皺紋的臉上,立即浮現了笑容。但她似乎還不相信兒子的話,又問了一句:“今天,公司不忙?”

  “噢噢,不忙不忙。”方炳春說完這話,好像有點懊悔。他拿了證件,不就是要去火車站接陳老師嗎?

  老娘從床上下來了,來到梳妝臺拿起梳子,她對著鏡子,快速地梳了幾下。她梳著頭對兒子說:“阿春,陪娘到市場去買菜。”

  “買菜?娘,你想吃什么菜?我打個電話,叫人家立即給你送來。你看,太陽還這么毒……”方炳春回答老娘說。

  老娘一聽有點不高興了,回過頭來看了兒子一眼,沒有好氣地說:“我沒有到市場去看看,怎么知道吃什么菜?最近,就是沒有胃口,想去市場轉轉。”

  老娘見兒子站著不動,又說了一聲:“你是不是公司有事?公司有事,你就回去吧。”

  老娘說這話,不是真的叫他回去,而是在對兒子說氣話,方炳春當然也聽得出來。方炳春又聽老娘說沒有胃口,還能說什么?便說:“沒……沒有……”

  因為生意忙,平時很少關照老娘。方炳春看了看老娘,他想買菜耽誤不了多少時間。老娘出門了,方炳春跟在老娘的后面。出了家門,方炳春見老娘仍然往前走,便叫她說:“娘,坐車去啊?”

  “去市場開什么車,路不遠,人又那么多。再說,我暈車你還不知道?”老娘沒有停下腳步,一直往前走。

  方炳春不敢說什么,只好跟老娘一起走了。市場是不遠,方炳春加快了腳步,想早點幫老娘買好菜就走。一會兒,方炳春就走在老娘的前面,急急地趕路。烈日下,加上方炳春的心太急,很快就汗如雨下,他的手里拿著紙巾擦了又擦,還是擦不住那往外冒的汗水。方炳春只顧自己趕路,不一會就把老娘落下了一段。他回來一看,不得不停下來等老娘,這時,方炳春才發現,老娘的背駝了很多。老娘蹣跚著,深一腳,淺一腳,花白的頭發在烈日的照射下,顯得很蒼老,老娘的身子骨大不如從前了。方炳春看到老娘這個樣子,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小時候,他常常跟老娘到市場去賣東西,老娘挑著東西,急急地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追。回家的路上,老娘為了不讓他被太陽曬到,她總是走在太陽的那一邊,為他遮去了陽光……

  方炳春想到這里,他往回走了,和老娘保持一致的速度。方炳春走在西邊,用他那高大的身軀為老娘擋住了強烈的陽光。突然,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一看,正是陳老師打來的,方炳春急忙接通電話,叫了一聲:“陳老師您好!到了哪里?”

  “炳春,加半個鐘就到站了。”

  “好,好,我這就去接您。”方炳春很客氣地對老師說。

  方炳春父親早逝,把瞎眼的奶奶和不懂事的他留給老娘。老娘既要照顧好奶奶,又要照顧好他。他讀高一時,碰上老娘病倒了,他只好退學。陳國濤老師知道后,來了四次他的家。陳老師說服了校長,全免了他的學雜費,他自己負責他的生活問題。后來,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上海財經大學。大學畢業后,在銀行干了三四年,自己就下海了,不幾年自己開起了公司。由于管理有方,現在,已經是一家集團公司。沒有陳國濤老師,就沒有他的今天,這話,他常常對家人說。陳國濤老師無疑是他一家的恩人,他來了,他哪敢怠慢。

  方炳春在打電話,老娘獨自前行。方炳春加快腳步,趕上了老娘,就對她:“娘,別買菜吧,我要去接……”

  老娘打斷他的話說:“市場不就到了?你那么忙啊?”

  方炳春無奈,不得不打女兒的電話。女兒的手機打通了,方炳春對女兒說:“方芳,你趕快開車到火車站去接陳老師。”

  “爸,現在我沒有空。”方芳急忙回答他。

  “什么事都給我停下來,快去接陳老師!”方炳春用命令的口氣對女兒說。

  “爸,你在干嘛?”

  “我陪你奶奶買菜!”

  “奶奶買菜你陪她干嘛?”方芳費解地問。

  “你懂個屁!少廢話,快去!”

  “好吧。”方芳有點不情愿地答應。

  方炳春又立即打陳老師的電話,十分歉意地說:“陳老師您好!很不好意思,現在,我實在走不開身,我叫方芳到火車站接您了,方芳您認識的。陳老師,不好意思。晚上,我們好好聊吧。”

  “沒關系!沒關系!”

  方炳春掛了電話,小跑著追老娘。母子倆又走在一起,他為老娘擋陽光。說著說著,方炳春的手機又響了,他掏出手機,是他的秘書打來的,他接通電話,傳來了秘書的聲音:“方總,你在哪里?金泰公司的黃經理來了。”

  “我在外面辦事。你好好接待黃經理,說我一會就到。”方炳春對秘書說。

  “好的。”

  方炳春打完電話,他的步子又加快了。金泰公司是他的老客戶,每一次的交易,都是上百萬元。他有點埋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老娘也真是,還要他來陪她買菜。方炳春不想失去這次交易,他知道黃經理的脾氣,要是讓他跑了,至少損失六七萬元。

  于是,他叫了一聲:“娘……”

  “你是不是有事?有事,你就回去吧。娘知道你的事多。”老娘對他說。從她的聲音不難聽出,她很失望。方炳春聽到老娘這么說,他能說出口嗎?于是,急忙回答說:“沒有沒有。”母子繼續往前走,方炳春的衣服給汗水濕透了,身上的紙巾也用完了,臉上的汗水往下流,他就用手掃一下。不是老娘不心疼他的兒子,而是老娘的眼睛不好,看不見兒子的流汗。他們終于來到了市場,市場很熱鬧,熙熙攘攘。市場里什么菜都有,可方炳春沒有心思去看菜,他老是想著公司里的黃經理,該不會走了吧?老娘來到一菜攤,指著大白菜問:“老板,這菜多少錢一斤?”

  “大娘,三塊。”那位老板溫和地回答她。

  “貴了貴了。”老娘說完,就要離開。

  方炳春急忙對老娘說:“娘,不貴不貴,這菜很新鮮。”

  “你懂什么,你什么時候來過市場?”老娘白了兒子一眼,不理兒子了,又走向市場的里面。

  這個時候,老娘要是肯買,就是一千元一斤,方炳春也要買幾斤,然后走人。可他不敢強買,只好隨老娘而去,不然,老娘會不高興的。老娘來到另一白菜攤前,那白菜很差勁,有三四個老婦人在挑菜,她上前問:“這白菜多少錢一斤?”

  “五毛,五毛,虧本了。知道便宜就快上來。”

  老娘要蹲下去,方炳春扯了一下老娘的衣服,小聲地說:“娘,這菜不能吃。怎么買這種菜?”

  老娘沒有理他,蹲了下去,也同那幾位老婦人一起挑菜了。方炳春不想再阻止老娘,連他自己也蹲了下去,他伸出手要去拿菜,他的手還沒有碰到菜,就被老娘推開了,說:“你站一邊去。”

  方炳春看著老娘不緊不慢,在一棵一棵地挑菜,他心急如焚。方炳春拿出香煙,點燃了一支煙,在老娘的身后走來走去。突然,方炳春被一個買菜的女人撞了一下,那女人反而說他:“怎么站在路中央,這可是市場。”

  方炳春本想對她發火,可話還沒有出口,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一看手機,又是秘書的電話,他接通電話,叫了一聲:“小余……”

  “方總,黃經理見你那么久還沒有回來,臉色很難看。”

  “你跟他好好說,你說我的房已經訂好了。我就在路上,就快到公司了。”方炳春對秘書說。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