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貢獻力成就“職場合伙人”

馬新莉

摘 要:

“貢獻力”不是指志愿者式的社會貢獻,而是在工作中突破狹隘的個人視野,從“被需要”的角度想問題、做事情,努力使自己有效,使自己的專才有效。這樣才能與你的組織和同事成為休戚與共的“合伙人”,找到多贏的可能性。講“貢獻”——在很多人眼里。用100個“out”都不足以形容這個詞的古舊和不合時宜。尤其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為毫不相關的人和事浪費時間、精力,是件從原則上就很難接受的事情。

  文|馬新莉

  “貢獻力”不是指志愿者式的社會貢獻,而是在工作中突破狹隘的個人視野,從“被需要”的角度想問題、做事情,努力使自己有效,使自己的專才有效。這樣才能與你的組織和同事成為休戚與共的“合伙人”,找到多贏的可能性。

  講“貢獻”——在很多人眼里,用100 個“out”都不足以形容這個詞的古舊和不合時宜。尤其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為毫不相關的人和事浪費時間、精力,是件從原則上就很難接受的事情。可以講業績、講成果、講收獲,衡量的都是工作中實實在在的進步。那么當談貢獻的時候,我們能談些什么呢?

  管理學界有個經典的小段子。有一位很有名的管理大師叫吉姆·柯林斯,他曾經向“大師中的大師”彼得·德魯克請教:“我如何才能成功?”德魯克回答他:“你問錯了問題,正確的問法應該是‘我能貢獻什么?’”

  事實上,在1966 年出版的那本經典之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里,德魯克就提出了“貢獻”的概念。然而直到現在,大多數人仍然沒有正視過這個詞的作用。德魯克描述了他看到的當時的職場人:“他們重視勤奮,但忽略成果。他們耿耿于懷的是:所服務的組織和上司是否虧待了他們,是否該為他們做些什么。他們抱怨自己沒有職權,結果是做事沒有效果。”快50 年過去了,現在也還差不多是不是?

  實際上,很多人都喜歡把自己囚禁在一片小天地里,只用自己的眼光看問題。企業中個人和部門所面臨的問題大多是由孤立無援和本位主義引起的:互不關心、不信任感、敵對之心、相互蔑視……我們的周圍充滿了這些負面情緒,嚴重地影響了我們和周圍人的關系。

  只靠個人或小團體可以延續這個時代嗎?當然不能。這么說吧,我們很多人在職場中的崗位都是知識工作者,并不生產“實物”,生產的是構想、信息和觀念。知識就是你的專長,但是只有跟其他人的產出結合起來,才能產生成果。如果不考慮自己的產出供什么人使用,不考慮如何才能結合出成果,我們的所謂專長都是無用的。因此要出成果,必須使自己有效,必須使自己的專才有效。

  為了不被時代的洪流淹沒,我們必須跟其他人實現互助。超越個人的立場,和各類團體中的成員相互聯系、相互支持,由此產生的力量,這就是“貢獻力”。

  抱團才能取暖

  山下徹是日本最大的I T 公司NT TDATA 的常務顧問, 他在《我能貢獻什么?》一書中提出了現今“ 社會團體”的變革, 給個人工作與企業經營的標準帶來了新變化。

  具體而言, 我們正在經歷一個“ 傳統社會團體退化” 和“ 新型社會團體興起” 的時期。一方面, 個人主義橫行的現象屢有發生, 職場中也出現了同樣的問題, 企業中的員工普遍覺察到了歸屬感的缺失;另一方面, 網絡社會蓬勃發展, 人們通過社交媒體重新組合出各種新的社會團體。圍繞著社會團體的這些變化,有人預言人們會被分成兩類:“新型社會團體成員” 和“ 從社會團體中脫離的人員”。

  在不可預測的社會里, 當個人或者個體組織無法靠個體能力達到目的時,動員所有人的智慧就成了制勝法寶。“貢獻力”會無可避免地成為時代的關鍵詞。但是, 如何才能擺脫孤立無援的狀態呢? 我們要先向對方伸出友好之手,主動向對方靠近。當對方感到困惑時,花些時間, 為對方提供知識和技能, 同對方一起努力。現代人每天都被自己眼前的工作所累, 表面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然而,大部分人還是希望能打破界限、創造人與人之間良好的關系的。

  此處所說的貢獻力, 并不僅限于志愿者式的社會貢獻。首先, 當事人想和對方聯系在一起, 必須有對等的關系,知識的交換必須是雙向的, 不能僅是一方的奉獻活動;其次, 貢獻力的動機也不僅是為實現大多數人的利益, 或者實現社會的利益, 做出貢獻的個人也要覺得這件事有趣, 自己真心想做, 要以內在動力為基礎。

  你怎樣設定,就怎樣成長

  德魯克說:“對知識工作者來說,尤其應該重視貢獻。唯有如此, 才能夠使他的工作真正有所貢獻。”

  無論如何, 你都應該通過真正的貢獻,使自己大放光彩。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