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你完全有辦法不加班

陳默

摘 要:

規劃好自己的時間表,推動客戶和同事管理好工作模式,加班這件事并不難解決。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支持加班的人,但是我發現,很多時候在加班問題上我們還是“身不由己”。加班這件事,國內和國外的情況大不一樣。在歐美國家,絕大部分行業、絕大多數工作,并不加班。2012年我在美國短期工作了兩個月,做一個比較復雜的全球項目,

  文| 陳默

  規劃好自己的時間表,推動客戶和同事管理好工作模式,加班這件事并不難解決。

  陳默 (Si l e n c e C h e n )

  北京美力三生科技有限公司(iLife3) 市場傳播與公關副總裁, 曾任寶潔大中華區公關總監。大型求職類綜藝節目《職來職往》常駐嘉賓。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支持加班的人, 但是我發現, 很多時候在加班問題上我們還是“身不由己”。

  加班這件事, 國內和國外的情況大不一樣。在歐美國家, 絕大部分行業、絕大多數工作,并不加班。2 0 1 2 年我在美國短期工作了兩個月,做一個比較復雜的全球項目,和世界各地不同辦公室的同事聯動(要考慮各地的時差),項目的成果還要向公司全球總部的最高領導層匯報( 要考慮到他們繁忙的日程表)。但是, 我卻在這段時間里養成了非常規律的作息時間。在美國的日子里, 我每天8點半到公司, 晚上5 點準時離開辦公室。美國同事告訴我, 他們希望在回到家吃完飯陪孩子玩一會兒后, 再看看全球不同時區的同事發來的郵件, 參加幾個電話會議— 但他們絕對不愿意耗在辦公室里, 更不愿意在下班時間和同事面對面地開會, 因為這些時間是屬于家庭的。

  那段時間, 我的工作被安排得很滿, 但我并沒有加很多班。因為這些工作都安排得很精確:每個會議幾點開始、幾點結束、要達成什么樣的共識, 在會議之前都會被規劃清楚, 在會議中也會被嚴格遵守, 鮮少出現會議超時的現象。而慢慢地, 我發現這樣的工作模式, 真的讓加班變得“ 毫無必要”, 因為事情完全做得完。

  但在亞洲, 加班卻是迥然不同的另一種場景。從中國內地到日本、到新加坡、到中國香港,再到中國臺灣, 加班似乎是很多行業、很多公司的“文化”。記得我在做第一份工作時, 我所在的傳播領域是個盛行加班的行業。那時候我在下班時間已經過了2 0分鐘、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要拎包回家, 居然會有一種罪惡感油然而生— 看著燈火通明的辦公室, 忙忙碌碌的同事們, 我真的覺得自己走早了。可是我明明已經把當天的工作做完了啊……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