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彭老總與黃河第一橋

龍泉

摘 要:

黃河九曲十八彎,滔滔六千里,上游有一座著名的橋,就是位于蘭州段的中山橋。 中山橋是黃河中的美麗景致,是今日蘭州的一個著名旅游景點,它還與彭大軍結有一段感人故事。


  黃河九曲十八彎,滔滔六千里,上游有一座著名的橋,就是位于蘭州段的中山橋。
  中山橋是黃河上的美麗景致,是今日蘭州的一個著名旅游景點,它還與彭大將軍結有一段感人故事。
  
  那是1949年8月的事情。當時,彭老總是西北野戰軍的司令員、總指揮,他所帶領和指揮的西北野戰軍部隊一路過關斬將,所向披靡,勢不可擋。部隊在攻占蘭州城時,先后在沈家嶺和狗娃山與國民黨部隊惡戰多日,最后踞守蘭州的馬家軍全線潰敗,棄蘭州城西逃。
  8月25日天擦黑,從蘭州城內潰逃的馬匪軍,奪路奔向惟一可以渡過黃河的古老大鐵橋,正在過河向河西走廊和青海方向撤逃。亂成一團的步兵、騎兵和車隊,發瘋一樣地擠在橋面上,爭相過橋,槍聲、炮聲、馬嘶聲、汽車喇叭聲、吼叫聲、訓罵聲混成一片。
  “不能讓敵人跑掉,一定要把鐵橋控制住,要消滅他們,然后大軍要盡快渡過黃河西進。”彭大將軍握緊拳頭果斷地向部隊下達了命令。 我軍十幾支沖鋒*一齊開火,封鎖了橋面,隨后又有一發發炮彈落在混亂的敵群中,炸得敵人血肉橫飛,擊中了一輛輛軍車,軍車起火又引起*藥車爆炸。大橋頓時成了一條火龍。突然,橋斷了,燒成了黑焦炭和灰燼的橋板,?里啪啦落到了黑沉沉的河面上。當時擔任強攻鐵橋任務的八連,在沒有傷亡的情況下完成了攻占黃河鐵橋的任務。但大橋卻被炸毀了,先期過了橋的敵人,趁夜幕迅速向西逃去。
  當天晚上,彭總視察了已被炮火毀壞的鐵橋,說:“得盡快想辦法修橋,讓我們的部隊過去。”他當即派人找來中共甘肅省委書記羅揚實,著急地問:“橋炸壞了,部隊進軍青海、河西一時過不了河,你知道當地有人有力量能盡快修好這座橋嗎?城里有沒有共產黨員工程師?” 羅揚實稍稍沉思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一個人,便高興地告訴彭老總:“有,有一個姓任的,我這就去找他……”說完,羅揚實轉身消失在黑夜中。
  羅揚實氣喘噓噓地來到了中山林第二新村,敲開了16號的門。這時已是26日凌晨5點鐘。住在這里的是一位叫任震英的中年建筑工程師,東北人,是共產黨地下工作者,20世紀30年代曾在東北哈爾濱從事地下工作,后來夫婦一起轉移到北平,又奉命來到蘭州。他公開的身份曾是甘肅省建設廳營造工廠副經理兼工程師,為甘肅省政府和西北行營長官公署設計建造了興隆山別墅和蘭州第一座樓房——西北大廈。此時,他已經卸了公職,以私營的“任震英建筑師事務所”為掩護,從事黨的地下工作。
  羅揚實敲門,又帶著一個兵,嚇壞了與任震英同住的老父老母。任震英笑著向父母介紹羅揚實:“自己同志,放心。”隨后問羅揚實,天不亮就來找他,有什么急事。羅揚實說:“彭老總讓我來請你,讓你去商量修大橋的事,橋斷了,部隊過不去,正急著呢!”
  任震英二話沒說,穿好衣服就匆匆忙忙跟著羅揚實書記去見彭老總。
  天還沒亮,彭老總早已經在省政府會客廳里等著,他是一夜沒睡啊!
  彭老總從上到下把任震英打量了一番,然后讓他坐下,用濃重的湘音問道:“你造過橋嗎?” “我是學建筑和城市規劃的,沒修過這樣的大鐵橋,但我修建過公路橋。” 彭老總一聽,很高興:“修過公路橋,就差不多會修別的橋!草鞋沒樣,現打現想,這橋就由你來干吧!”然后用厚大的手掌拍了任震英肩膀一下,表示對他十分有信心。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