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舞美設計與觀眾意識

金明吉

摘 要:

戲劇活動作為一種客觀存在,是與文學、繪畫、音樂、舞蹈等完全不同的另一類存在。看戲,對于觀眾來說,是一種審美活動,是一種演員與觀眾的直接交流。舞美設計就是要通過舞臺氣氛的營造,幫助演員更好地完成表演,在眾目睽睽之下,讓設計者的視覺呈現進一步激發觀眾的觀賞熱情,從而帶領觀眾一起來進行審美欣賞。

  戲劇活動作為一種客觀存在,是與文學、繪畫、音樂、舞蹈等完全不同的另一類存在。看戲,對于觀眾來說,是一種審美活動,是一種演員與觀眾的直接交流。舞美設計就是要通過舞臺氣氛的營造,幫助演員更好地完成表演,在眾目睽睽之下,讓設計者的視覺呈現進一步激發觀眾的觀賞熱情,從而帶領觀眾一起來進行審美欣賞。

  將舞臺與觀眾截然分割成兩個部分的框架式舞美設計,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歷史。在我國傳統的戲曲表演中,我們常常會看到三面開放的戲臺,舞臺設計也都是三面對著觀眾。西方十七世紀莎士比亞的戲劇演出中,也會有這樣的場景,不但座池和包廂里坐滿了‘人,連舞臺的兩側也都是觀眾,演員的表演幾乎就處在觀眾的包圍中。進入現代,隨著世界各地小劇場演出的蓬勃興起,廣大觀眾特別是青年觀眾,對于積極的介入戲劇演出都表現出濃厚的興趣,這就給舞美設計者提出了新的課題,是否應該消除舞臺與觀眾的距離?怎樣把握舞美設計與觀眾的欣賞意識?長期的舞臺實踐讓我們感到,這些情況應視具體作品而定。更重要的是,一個優秀的舞美工作者,更好的了解生活,了解觀眾,掌握不同時代人們的審美需求更加重要,而且還應該結合不同的戲劇樣式、戲劇流派,發揮演員與觀眾的互動作用,探索出具有豐富多彩表現形式的舞美創造。

  中國空政話劇團在早期曾排演過一部話劇叫《周郎拜帥》,劇中的孫權是主要人物。在演出開始時,孫權帶領臺上演員一字排開,然后面對觀眾自報家門。該劇的舞美設計吸收了我國傳統戲曲的敘述方式,以及演員與觀眾面對面直接交流的垂直表演原則,企圖使舞臺與觀眾更加融合,并直接把觀眾帶入戲劇的規定情境之中。

  但僅僅依靠垂直的表演形式顯然是不夠的,創造一種更加熾熱的戲劇氛圍,營造一種更為親切的臨場感,讓觀眾從戲劇行為的內部來參與演出,成為很多舞美設計更高的追求。話劇《陳毅市長》是上海人民藝術劇院前些年演出的一個經典劇日。這個戲的開場,舞美設計別開生面。舞臺上以一副巨大的紅旗作為襯景,正中擺放一個桌子當做講臺。扮演陳毅市長的演員站在講臺上,直接對著觀眾作了近十分鐘的精彩演講,觀眾仿佛置身于野戰司令部的會場,正在親耳聆聽陳市長的動員報告。如今,隨著人們審美需求的不斷提高,舞美藝術家們正在不斷嘗試各種不同的藝術表達方式。如:有的戲劇表演,舞美設計讓大幕敞開,把表演區前移,有的突破鏡框式臺框的限制,增設假臺口,甚至將表演區擴展到觀眾席等等。這些新的手段方法的嘗試,無非是想盡量縮短舞臺與觀眾的距離,讓觀眾更真切的感受到演員表演帶來的藝術魅力。上海戲劇學院在演出《哈姆雷特》時,舞臺設計用兩個頭頂方柱的雕像來掩蓋原臺框,臺框兩側的外晱庤繕殿頂\住,與舞臺后椌熄繕殿陪I景融為一體,將鏡框式舞臺改造成了一個盡端式舞臺,獨特的創意令人耳目一新。哈爾濱話劇院曾演出過一部話劇叫《人人都來夜總會》,該劇干脆把劇場休息廳改造成四十年代北非的夜總會,成為一種茶座式、咖啡館式的戲劇形式,進一步從演員與觀眾的空間構成上進行新的舞臺設計。國外這樣的舞美創造性探索也有很多。比如倫敦“美人魚劇院”別出心裁地根據劇中情節,將小食店設計在舞臺后面,觀眾想吃一份面包或喝一杯酒時,都不得不從側幕穿行而過,用這種純外在的手段來加強與觀眾的聯系,帶給觀眾很多的新鮮與驚奇。美國一些生活劇場的演出,讓舞臺上充滿了叫喊和強烈的動作,這一切都給觀眾帶來巨大的刺激和促使很多人加入表演之中,使演員與觀眾的聯系更加密切。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