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中國好聲音:青年人的文化盛宴

梁偉

摘 要:

這個萬眾矚目的節目將最后的榮譽交付到“90后”的年輕人手里,也讓人們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中國“90后” 9月30日,《中國好聲音》迎來了它的巔峰之夜。 美同偶像亞當·蘭伯特來了,張靚穎來了,劉亦菲來了,但是這一晚的主角注定不是她們,而是那監存舞臺上經歷了三個多月比拼的“中國好聲音”們。

這個萬眾矚目的節目將最后的榮譽交付到“90后”的年輕人手里,也讓人們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中國“90后”

文 本刊記者 梁偉

9月30日,《中國好聲音》迎來了它的巔峰之夜。

美國偶像亞當·蘭伯特來了,張靚穎來了,劉亦菲來了,但是這一晚的主角注定不是她們,而是那些在舞臺上經歷了三個多月比拼的“中國好聲音”們。

毫無疑問,梁博、金志文、吉克雋逸、吳莫愁等選手走過了夢一般的100天,而對無數的中國年輕人來說,正是聽著他們的歌聲,讀著他們的故事,讓這個夏天的心情有著非一般的“火熱”。

國慶長假期間,拿手中的電視遙控機隨意撥弄幾個臺,總是出現《中國好聲音》重播的鏡頭;同期,全國影院大屏幕,銀幕數增加了,觀影人次增長緩慢,《中國好聲音》居然也成了制片方口中影響市場的特殊因素,足見其魅力難擋。

這里有中國最頂級的歌者

2012年7月13日,《中國好聲音》強勢登陸浙江衛視。全國同時段首播,收視率僅次于湖南衛視王牌欄目《天天向上》,而從第二期開始,就再也沒有將頭把交椅旁落它家,且優勢愈發明顯。

這樣的結果并不讓人意外,這檔由浙江衛視聯合星空傳媒旗下燦星制作強力打造的大型勵志專業音樂評論節目,源于荷蘭節目《The Voice of Holland》,2010年在荷蘭RTL4電視臺播出,一經播出便穩穩吸納300萬電視觀眾(占荷蘭總人口的18.2%)。除此之外,它還風靡英美,至此,刮起了世界“聲音”的旋風。

經過多方努力,星空傳媒接洽了荷蘭版權方,并最終拿到了中國版的制作權,他們希望為中國樂壇的發展提供一批懷揣夢想、具有天賦才華的音樂人,樹立中國電視音樂節目的新標桿。

當然,在完成高質量節目的同時,他們也遇到了現實問題,就是播出平臺問題。荷蘭方面需要創造世界品牌,所以對于收視平臺的要求頗為嚴格,該節目的制作與推廣費是“天文數字”,也讓眾多衛視“望而卻步”,知情人士表示,這個天文數字是8000萬。

節目制作組與多家國內一線衛視接洽過,但是由于多種原因,最終“牽手”浙江衛視。

“當初臺里對是否‘接納’這個高昂的節目存在著很大分歧,但我一直堅持,浙江衛視是‘第一夢想頻道’,這與《中國好聲音》在精神上是血脈相連的,它秉持著‘以精英實力打造大眾文化’的宗旨,不斷發揮正面能量,激勵和鼓舞人們不斷向前奮斗,相信夢想,也相信奇跡。”浙江衛視臺長夏陳安毫不避諱地說。

其實,夏陳安敢于“押寶”,還緣于節目中的明星導師,找到中國最頂級的歌者,本身就具有極高的收視吸引力,他們收的學生不會錯,觀眾喜歡他們,就一定會相信他們的眼光。

在美英等國的《The Voice》節目中,流行歌后克里斯蒂娜·阿奎萊拉、魔力紅樂隊主腦 Adam Levine、2011年英國年度新聲冠軍Jessie J、愛爾蘭搖滾的希望、手創樂隊主唱Danny O´Donoghue等樂壇實力唱將,都曾先后進駐《The Voice》擔任導師,吸引了眾多觀眾和歌迷的注意力。

那么,在中國歌壇,誰擁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這曾經成了制作組最頭疼的問題。而他們最終將目光鎖定中國歌壇里程碑式的人物——劉歡和那英。甚至揚言,只要他們坐在好聲音的評委席上,節目就成功了一半。

當節目組聯系到那英的姐姐那辛,并表達想法之后,得到的回復只有一句,“談都不用談,沒戲。”

“邀請劉歡和那英參加節目頗費周折,最初兩人對此類節目都抱有抵觸心態,因為他們看過類似選秀節目,認為靠炒作話題,靠混淆是非搏出位的節目會混淆音樂標準,對音樂產業和年輕一代的發展產生誤導”。星空衛視首席執行官田明回憶說。

后來,田明向二人再三表示:要為中國音樂節目正本清源,樹立音樂標準,拒絕“毒舌”,杜絕緋聞,以真聲音真音樂為唯一的宗旨,力爭讓四位明星導師找到值得培養的音樂新人。甚至把這些都寫進了合同,才打消了二者的疑慮。

至此,劉歡、那英、庾澄慶、楊坤一齊走上了中國好聲音的“寶座”——那幾把謠傳從原產地運來高達80萬的轉椅,荷蘭版權方還派了荷蘭、美國和英國的專家在節目錄制現場指導,及時糾正錯誤。

這里有最好聽的聲音

在很多人的眼中,中國好聲音最有意思的階段就是“導師盲選”,明星導師背對著學員,選擇的標準就是聲音。導師在學員演唱時按下選擇按鈕,就標志著學員被該位導師納入旗下。

這一環節,在考驗學員唱功的同時,更是多位明星導師決判力的大比拼,當有多位導師同時選擇同一學員時,選擇權便握在了學員自己手中。

20歲的鄉村女孩黃鶴是中國好聲音舞臺上的第一位歌者。她身穿碎花娃娃衫,搭配著卡其色休閑七分褲,長相極為一般,倘若在別的選秀比賽中,評委對她可能不會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是這一次,結果完全不一樣,這就是中國好聲音的魅力。

一曲《rolling in the deep》讓那英轉身、庾澄慶轉身、楊坤轉身……看著依舊陶醉的小女孩,三人目瞪口呆。

“為什么光著腳來唱歌?”

“因為這樣很舒服,很踏實,會讓我想起在家鄉踩著泥土的感覺。”女孩純樸地回答讓那英情不自禁脫掉鞋子,奔上舞臺盡情地享受了一把。而黃鶴也成為那英的第一位學生。

第一批10位名不見經傳的學員依次登場,不管是黃勇的《春天里》、張瑋的《HIGH 歌》、還是李代沫的《我的歌聲里》,都讓電視機前的觀眾如癡如醉,而那一夜,微博上最熱門的詞匯就是“中國好聲音”。

普通人關注,明星也在關注,主持人李靜在微博上感嘆:“看到這樣的好節目出現,由衷地佩服!這個幕后團隊是多年執著,激情有創意跟執行力的一群人,為他們高興!”

白巖松說:“我覺得《中國好聲音》正在鼓勵越來越多人,不是通過抱怨,妄圖使自己的命運發生多大改變,而是希望通過在公平規則之下,自己艱苦的努力而改變。我覺得未來中國一定要建立這樣一種夢想通道,兩者缺一不可。”

姚晨看了、馮小剛聽了、李湘樂了、吳佩慈陶醉了……

可以說,在被稱作“選秀走了”的今天,《中國好聲音》喚醒了大家對音樂的追求和感動,這就是一個奇跡。《中國好聲音》是中國電視歷史上真正意義的首次制播分離,能夠在眾多娛樂節目大混戰中獨樹一幟,讓人耳目一新,最終的結果只有兩個字——真誠。

在這個節目里,以往選秀、音樂類節目中常見的華麗服裝、炫目造型、激情的伴舞,通通看不見,鏡頭對準的只有學員投入的表情,導師沉醉、震驚、好奇或糾結的神情,耳畔回響的則是讓人動容的好聲音。

就這樣,關?出現了,金志文出現了,丁丁出現了,平安出現了……一個接一個的好聲音響徹舞臺。

觀眾們欣喜,導師們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他們在節目中對學員的選擇不僅代表了個人對音樂價值的判斷,也影響了公眾對音樂的喜好,將好的音樂推廣給更大多數人,將如何欣賞好音樂介紹給普羅大眾,這本身就是對音樂的傳承與發揚。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