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教育出版數字化攻略

賀子岳 陳文倩

摘 要:

隨著數字出版時代的來臨,教育出版作為我國出版重頭,數字化轉型已迫在眉睫。鑒于此,立足于我國教育出版現狀,綜合國內外教育出版領域數字化先進案例,從出版模式以及人才培養兩方面,全面介紹教育出版數字化應采取的攻略,以期為傳統教育出版業同行提供參考。

 隨著數字出版時代的來臨,教育出版作為我國出版重頭,數字化轉型已迫在眉睫。鑒于此,立足于我國教育出版現狀,綜合國內外教育出版領域數字化先進案例,從出版模式以及人才培養兩方面,全面介紹教育出版數字化應采取的攻略,以期為傳統教育出版業同行提供參考。

 一、出版模式數字化攻略:深入開發,尋找贏利點

教育出版數字化并不難,但轉型之后,如何找到符合教育自身特點的數字出版商業模式是我們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1.電子書包模式。電子書包(Electronic School-bag)代表著教育電子產品的發展方向。電子書包是一個組合產品,它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其一,閱讀終端,電子書包外形多如筆記本電腦式或平板電腦式,具有讀寫功能;其二,內容資源庫,電子書包提供豐富的數字化教育資源(如涵蓋了高中三年全新人教版教材的全部知識點和測試題庫等);其三,網絡平臺,為學生提供數字資源并對學生進行管理,促進家庭和學校,學生和老師的溝通,以及學生與學生之間的溝通。電子書包不但是一個真正的“書包”,同時也是一個數字化的課堂。在新加坡,學生的電子化教材教輔與互聯網連接,通過電子郵件和即時通訊軟件可與全球范圍內的學生交流學習資料和學習心得,形成了全球性的電子書包。教育數字出版立體化開發,電子書包便是其終極模式。在我國,電子書包已經在上海、廣東佛山等中小學開始試點,但主導的卻是科技公司或電信運營商,出版社作為核心內容提供者卻退居幕后。這提醒傳統出版商,在產業鏈中如果不做出積極努力,很可能會處于被動地位。

2.網絡平臺模式。教育出版數字化,首先要從資源數字化開始,也就是建立教學資源庫。而數字化資源數據庫的積累,是發展網絡平臺和跨媒體復合出版系統的基礎。我國高等教育出版社在這方面較早地作出了努力,在過去的十多年中已大致完成了數據庫的建設。在這一基礎上,高教社建立了“高等教育出版社立體化教學網”(http://4a.hep.com.cn/),其中所謂的4A,即Anyone、Anytime、Anywhere、Anything。該平臺教學中動態形成電子教材、網絡課程、資源庫等,或部分課程,提供有立體化教學包。一般購買紙質課本,即可通過主教材所附贈的學習卡,使用者可以獲得登錄高等教育出版社立體化教材網的密碼和口令,免費享用豐富的資源。網上還有課件等資源,任何讀者都可以隨時免費下載。其中,網絡教學平臺是一套完整的網絡化的教學體系,它包括在線課堂教學、教學互動、課下輔助系統、課后成績測評等一系列教學環節;它是一種師生相長的教學活動,是針對學生、教師甚至家長的服務。當這種教學方式達到較為完善的程度之后,它從某種意義上說就可以相當于同等存在的實體教學機構,能將教學資源、教學管理等融為一體,實現人機交互。目前國內多家出版社都已建立了此類平臺,如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人教學習網”(www.gopep.cn),江西教育出版社的“我樂學習網”(http://www.ooloo.com.cn)以及清華大學出版社的“《新世代交互英語》在線學習網”(http://www.neie.edu.cn)等等。

教育出版商適時地建設網絡平臺,向讀者、學習者提供主動的知識服務,為受眾打造多樣化、全方位的需求配套產品,是打破傳統出版社狹隘的“數字”瓶頸的切實有效的嘗試方法。

3.移動教材模式。移動教材是教材教輔等教育資源在移動閱讀器上的應用。移動閱讀器主要有三類,即電子屏電子閱讀器、平板電腦、手機和教育電子產品。如麥格勞·希爾與亞馬遜合作,將其名下的100 種最暢銷的高等教育圖書在亞馬遜的Kindle DX 閱讀器上發行。又如,在與手機商合作方面,諾基亞與英國知名教育出版商培生集團合資成立諾培互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加速“行學一族”(Mobiledu)業務在中國的發展。“行學一族”(Mobiledu)”是諾基亞在中國開發的手機渠道教育服務。該業務向手機用戶提供英語學習材料與其他教育內容,客戶可以通過在新款諾基亞手機上預裝的應用軟件讀取,或通過訪問該服務在中國的移動網址及大多數無線應用協議(WAP)門戶獲取相關內容;在與教育電子產品商合作方面,如諾亞舟作為國內學習機行業領導品牌之一,與眾多的出版社和教育資源單位進行了廣泛的合作,在英語同步教材和中學九門功課學習資源方面,諾亞教育網取得了廣泛的授權,包括人民教育出版社、培生教育出版亞洲有限公司等。移動教材實際上是一種由教材內容商向移動閱讀器分銷產品的模式。大多情況下,教材內容商不生產閱讀器。移動教材產業鏈上環節眾多,整合比較復雜。但這種模式主要借用電子書分銷模式。在國外,kindle和iPad等主流閱讀器與教材出版商的合作常常在行業中最引人矚目,處于領先地位。

4.開放式教材模式。開放式教材(Open Textbook)出版是一類新興的教材出版模式,指網絡出版平臺向教師(作者)開放了權限,允許隨時提交、編輯、更新教材內容,供讀者免費閱讀,而網站平臺的贏利方式通過出售電子版教材或相關學習資料等其他方式實現。平世界知識庫(Flat World Knowledge,簡稱FWK,http://www.flatworldknowledge.com/)是目前最大的向世界各地的學生提供免費開放式教材的平臺。FWK的誕生緣于西方教材高昂的價格、有限的選擇性、內容缺乏適應性和調整性、版本迅速過時等問題。FWK提供教材在線免費閱讀,而贏利則依靠售賣包裝了的內容(如有聲電子書)和便宜的紙本教材,為不同的電子書閱讀設備提供不同電子書閱讀格式(基于網站上免費的教材)等,包括學習輔導及相關材料等等。學生可以在數字版的課文頁邊空白上注釋與評論,從而與其他學生分享見解、分析和推斷,其優越性是不言而喻的。對于教師來說,FWK也有突出的方便性。FWK日前發布了一款名為MIYO(make it your own)的電子教材定制平臺。該平臺提供了一個簡單的拖放式的操作界面,老師們可以按個人需要輕松移動或刪除章節,或者選擇和添加其他內容,而且這些內容在CC協議3下還可以被重新使用。制作完成后,MIYO自動將老師們改動過的版本存為一個新版本,然后提供在線閱讀的免費版本或出售電子版等。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