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數字時代,編輯何為?

鐘振奮

摘 要:

有人說,在數字出版已成洶涌之勢的現在,編輯似乎已成為一門正在逐漸消逝的藝術而漸行漸遠。我們真的不再需要編輯了嗎?那些雖然經受重大沖擊但數量仍然眾多的紙質圖書,還有越來越多的電子圖書、網絡出版真的可以繞過出版工作重要的編輯一環嗎?

  有人說,在數字出版已成洶涌之勢的現在,編輯似乎已成為一門正在逐漸消逝的藝術而漸行漸遠。我們真的不再需要編輯了嗎?那些雖然經受重大沖擊但數量仍然眾多的紙質圖書,還有越來越多的電子圖書、網絡出版真的可以繞過出版工作重要的編輯一環嗎?我們真能接受泥沙俱下的內容嗎?答案是否定的。

  另一個問題馬上就擺在了我們面前:數字時代,編輯何為?

  身處商業浪潮的裹挾,編輯何為?

  在出版社越來越把速度和利潤作為優先考慮目標的今天,編輯的弱化已成了全球化的趨勢。在商業浪潮的裹挾下,編輯如何發揮自己的能力,高效優質地完成出版任務也便成為令眾多編輯思考的一道嚴峻課題。

  有很多社科類的出版社,由于出書范圍較廣,出書規模龐大,稿件質量參差不齊,這對編輯審稿工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對此編輯需要有清醒的認識,要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始終站在時代的前沿,認清形勢,把好導向關和質量關。

  現在有許多民營圖書公司自己就有一套三審制度,也有總編輯,還配備了審讀室,因此他們往往認為,只要到出版社走一下流程,辦一下手續就可以了。但由于把關不嚴,事實上問題多多,不規范的事情屢有發生。因此,對于出版社來說,三審關就顯得極其重要了.

  有不少編輯頭腦中存在一種誤區,其實也是對編輯工作的一種簡單化認識。比如說為了追求進度,把幾個校次合并成一次,幾個人都在一份清樣上改,這樣做的結果很容易出問題。文字工作是一個不斷打磨的過程,就像一件工藝品,需要工匠精雕細琢,最后才能成形。有的編輯過于相信黑馬校對軟件,以為只要過上一遍就能基本合格。黑馬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它不能代替人腦的判斷,尤其是對較為個性化的文字,黑馬就無能為力了。還有的合作伙伴甚至對新聞出版署規定圖書的差錯率在萬分之一以下為合格茫然不知。有不少人以為誰都可以做編輯,尤其是案頭工作被極其輕視的今天,一句“當策劃”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掩蓋其基本功的不足。類似的“誤讀”還有很多,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出版社在業務管理方面還需要下很大的功夫。

  面對龐雜的海量信息,編輯何為?

  有的文化公司利用互聯網的便利,“編著”效率驚人,年出版量動輒上百種,“編著等身者”大有人在。這屬于照單全收型,不作基本的刪選工作,把壓力全交給與其合作的出版社。出版社呢,在“暴飲暴食”地出版了大量“低水平重復”(跟別人的作品重復,一部作品中的內容還前后重復)的跟風之作后,除了暫時以高碼洋充了一下出書的品種。增加了一定的“規模效益”外,也給自身增加了不少負擔,編校質量差是其通病,同時政治問題、導向問題也不時惹來種種麻煩,更別提著作權官司以及資源浪費問題了。這是典型的“蘿卜快了不洗泥”現象。

  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出版社的門檻較低(有的甚至無門檻)是原因之一,有的甚至對合作方的出版資質沒有基本的要求。有一次接到一份據說比較著急希望盡快終審的稿件(公司的老總簽著復審意見),錯訛之處可以說比比皆是,而最讓人生氣的是其中竟有不少地方還有“未完待續”字樣。一問,對方竟毫無愧色地回答說:“一遍編校都沒做過。”看來他們是把出版社的老總當成免費勞動力了。有的公司由于招不到資深編輯,往往是由年輕的大學生(甚至是高中生)直接上手,其編出來的稿件水平也就可想而知。而要把如此眾多的“生手”培養成“熟手”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出版從業人員素質的提高、加強常規性的行業培訓已是迫在眉睫的事。

  國外對于編輯這一職業有著非常精細的分工。一般分為策劃、文字、風格、結構編輯,對編輯、校對人員也有很多規定。在做具體的編輯工作時,對于如何編寫書目信息,也有非常細致的規定。除了提供常規的信息外,還特別強調突出關鍵的銷售點、插圖者的信息(這一點常被我們忽略)、同類圖書比較、所擁有與已售出的版權、可供借鑒的以往圖書的評語,等等。

  編輯的日常工作其實就是細節的疊加,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自己的優質資源。如果在做圖書時能從內容到形式都追求精益求精,就會在行業內樹立自己的品牌,作者就會跟著你跑,形成長久的“磁鐵效應”。像入選“中國最美”、“世界最美”的圖書,無一不是對細節精心打磨的結果,把每一個環節都做到極致,得到的一定是“最美”。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