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孩子,媽媽把你背回來了

孫磊

摘 要:

2011年7月2日上午,南京市第一中學初中部的電化教室里,坐滿了學生和家長。9點鐘,伴隨著《別哭,我最愛的人》憂傷的旋律,講臺的大屏幕上開始播放一段視頻。一張張照片緩緩閃現,

  2011年7月2日上午,南京市第一中學初中部的電化教室里,坐滿了學生和家長。

  9點鐘,伴隨著《別哭,我最愛的人》憂傷的旋律,講臺的大屏幕上開始播放一段視頻。

  一張張照片緩緩閃現,記錄了一個女孩成長的歷程,從可愛的嬰兒到青澀的幼女,再到花樣少女,然而就在女孩最美好的花季時光,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冰冷的靈柩……

  8分44秒的視頻放完,現場噓唏不已。

  這是一堂特殊的生命課,主講人是南京一中的老師黃侃,照片中的那個女孩就是她的女兒遠遠(化名),在荷蘭留學時選擇用一種極端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忽然凋謝

  2009年2月8日,農歷正月十四,元宵節的前一天。

  下課后,黃侃發現手機上有一個未接來電,是女兒遠遠同窗6年的閨中密友從西安打來的。

  黃侃打過去詢問緣由,對方說遠遠出事了。

  中午,黃侃給中國駐荷蘭大使館打電話,但無人接聽。

  整個下午,黃侃始終心緒不寧。 遠遠從小喜愛體育、唱歌,還喜歡吹長笛和玩打擊樂,成績優異。中學時出訪過新加坡、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從小到大,女兒都沒讓黃侃操過太多心,學習優秀,興趣廣泛,生活自理能力也強。

  “你不知道我這個女兒有多能干,情商高,朋友也多,性格開朗,處理事情冷靜。”一說起女兒,黃侃的神情充滿了自豪,“留學的事情也是她自己決定的, 自己找的學校,還申請到獎學金,自己辦簽證,買機票。”

  “她當時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念大一,我本來想讓她在國內念完大學再出國的,但她堅持,我也只好尊重她的決定。”

  到荷蘭后,遠遠曾寫信說很喜歡就讀的學校,生活很愉快,還教美國同學學中文。

  在短短不到半年的學習中,遠遠在學業上已表現得異常優秀,多項成績在9分或以上,成為學校的優等生。

  “她的個人博客上也全是生活得不錯、和朋友相處得很好之類的話,她從小就這樣,總是報喜不報憂。”黃侃說。

  下午4點,黃侃又一次撥打中國駐荷蘭大使館的電話,對方的答復是情況不明。

  一個半小時后,黃侃再度打電話詢問,大使館稱正在調查。

  2月9日凌晨,大使館確認了遠遠出事的消息,并讓黃侃盡快辦理出國手續,趕往荷蘭處理喪事。

  號啕大哭,除此之外,黃侃根本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她簡直不敢相信,女兒那鮮活的生命真的永遠凋謝了。

  2月14日,情人節,黃侃與遠遠的父親乘飛機前往荷蘭。11個小時的行程,除了眼淚還是眼淚。

  “請不要救我”

  一下飛機.黃侃就問前來接機的大使館工作人員,女兒在哪兒?

  當得知女兒被放置在阿姆斯特丹醫學院的解剖室時,黃侃幾乎暈過去。

  “看到女兒的遺體時,我已經癱倒在地。”黃侃哽咽著說。

  據記者了解,2月8日,遠遠在寫下三封分別給爸爸、媽媽和親朋好友的遺書后,在宿舍內自盡。

  在警局,黃侃看到了女兒的遺書。

  “親愛的媽媽: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說鼓勵你要堅強不要為我哭泣之類的話,……我真的太太太累了,八年來一次次平定崩塌的心靈,而當它再一次崩塌時我又無能為力,只有咬牙忍受再尋找調整的機會,而現實的事務被耽擱著,現實的美好又被破壞著,我真的厭倦了……”

  在遺書中,遠遠坦言自己受強迫癥之擾已長達8年,痛苦不堪。

  黃侃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外表活潑開朗的女兒竟會背負如此大的痛苦,而她作為母親竟沒有絲毫察覺。

  “現在回想起來,她上初中后一度變得沉默寡言,我還以為她是變文靜了,沒想到患上了心理疾病。孩子最后的時光,也是在異鄉孤獨地度過……”黃侃痛苦地回憶。

   黃侃認為女兒太要強,事事要求完美。“在我們面前從來沒有表露過失敗的一面,展現給我們的只有微笑。”

  “積極向上,充滿理想,倔強不服輸。也許正是她這種對生命完美的執著追求,讓她把自己的一切永遠留在了風車的故鄉。”一位好友在紀念遠遠的文章中寫道。

  在遺書中,遠遠說曾想通過留學生活來減輕自己的癥狀,但卻“沒有成為救贖的靈藥”。

  她還請求父母能夠對強迫癥人群進行研究,并且能夠幫助其他的受害者。

  “媽媽把你背回來了”

  在處理完一些后事后,黃侃于2月24日乘飛機回國。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