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最難解的市場化癥結

摘 要:

改革開放了30多年,中國離真正的市場經濟還有多遠?以獨立、敢言著稱的經濟學家吳敬璉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還是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國力大增已是不爭的事實,由此推斷中國市場化改革的成功應該不為過。然而,當經濟增長開始放緩,各種社會矛盾凸顯的時候,人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

改革開放了30多年,中國離真正的市場經濟還有多遠?以獨立、敢言著稱的經濟學家吳敬璉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還是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國力大增已是不爭的事實,由此推斷中國市場化改革的成功應該不為過。然而,當經濟增長開始放緩,各種社會矛盾凸顯的時候,人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

衡量市場與計劃兩種經濟體制的重要區別就是看依靠什么力量來配置經濟社會中的要素和資源,其中人是最重要的要素。如果勞動力不能實現自由流動,企業的人事任免還要聽命于行政機構,這樣的市場化只能是名義上的市場化。事實上,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在國進民退、加強中央調控等一系列限制市場力量的措施之后,中國陷入了一個依靠政府推動經濟轉型的怪圈。種種研究表明,人力資本和創新在國民收入中的貢獻非但沒有同步于經濟增長,反而呈下降的趨勢,這種與市場經濟發展規律背道而馳的現象說明中國離真正的市場經濟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從一個企業的發展到一個國家的富強,無不依賴于人這一關鍵要素的創新能力和生產效率的提高。歸根到底,經濟增長的動力是人,而人是否有生產率則取決于制度。好的制度能夠實現激勵與約束的平衡,在充分調動人的積極性的同時又能限制人性的弱點、規范人的行為。政府的重要職能就是建立好的制度,確保市場配置資源的有效性,而不是直接干預市場。盡管市場不是萬能的,而且在某些領域還只能讓位于政府或者需要政府嚴格監管,但市場還是支配要素的主要力量。這一點已成為多數經濟學家的共識。

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相應的制度來合理界定政府和市場的邊界。在沒有權力約束機制的情況下,一味要求政府轉變職能是不現實的(政府自身的改革動力又來自何方?)。一個更常見的情況可能是,政府會利用市場的名義濫用權力,企業則利用市場之名壓榨下層員工。沒有在制度層面的突破,政府和市場的角力勢必是一個扭曲的結果:應該讓市場起作用的地方,政府過分積極;而市場失靈的地方政府通常不作為。

正所謂“一葉知秋”,目前大部分國有企業的生產和銷售基本已經市場化,但高層人事任免制度仍然是堅冰一塊,呼吁了多年也不見有成效,其原因就在于決定國有企業效率的核心要素——經理人市場還未建立起來,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一把手”基本是由行政任命,其去留的命運與政治表現的關系遠遠大于市場績效,這也是中國的CEO更迭往往很不透明的重要原因。

真正的市場經濟應該是什么樣?經濟學界有所謂的帕累托最優的標準,其理論證明一般人很難理解。其實,最簡單的判斷依據就是看人——這一基本要素的分配效率,看是否讓誠實守信的人得到最大的收益,讓創新、進取、注重長遠利益的人在競爭中真正賺到錢,讓真正能干的人成為企業的領軍人物。

......(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