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中國式父母:摸著石頭過河

陳薇

摘 要:

“一切事情,能不能等到20號以后再說?”接到《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的約訪電話時,受訪家長們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接著,是一樣的解釋:2月21日正是北京市百萬中小學生的開學日,在此之前,他們希望不受打擾地陪伴孩子。 陪孩子成為一個越來越被接受的理由。

  在中國做父母,是一項百轉千回、錯綜復雜的“事業”

  本刊記者/陳薇

  “一切事情,能不能等到20號以后再說?”接到《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的約訪電話時,受訪家長們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接著,是一樣的解釋:2月21日正是北京市百萬中小學生的開學日,在此之前,他們希望不受打擾地陪伴孩子。

  陪孩子成為一個越來越被接受的理由。出生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前后的中國父母們,正在用它戒除好友聚會、K歌泡吧等私人樂趣,謝絕周末加班、長期出差甚至職位升遷等工作機會,以將更多的時間留給下一代。

  然而,父母的良苦用心常常事與愿違。一家國際青少年研究所進行的一次名為“你最尊敬的人物是誰”的問卷調查結論顯示,父母都進入了日本和美國高中生心目中的前三,而對于中國內地一萬多名受訪高中生來說,母親、父親則屈居第十與第十一。

  “感動”“可悲還是可敬”“殘酷的愛”,這是在國內知名搜索網站輸入“中國式父母”后顯示的標題。這些夾雜著愛與恨、感激與反省的詞語背后,正隱含著無數個百轉千回、錯綜復雜的中國父母的故事。

  家家有本自己的“譜”

  “虎媽的教育方法,我是堅決反對的”,這是44歲的北京媽媽李華對《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說的第一句話。她穿著工作制服,沒有化妝,嗓音有著北方人的粗糙與大氣。

  她成長在部委大院里,從小掛著鑰匙和其他孩子四處串門,唯一對成績緊張是在放假前拿回成績單的日子。她的中將父親很少顧家,母親是一位“自私不講理的官太太,態度很像虎媽”。

  小時候,媽媽為她做短袖衫。充滿期待的李華偶爾問:“媽,你做好了嗎?”沒想到,媽媽立刻沉下臉,“怎么,你是嫌我做得慢,還是嫌我做得不好呢?”接著便是一頓打。

  她深受刺激,“從小就有特別強烈的想法,我受過的罪,一定不能讓我的孩子再受。”

  直到她有了女兒劉依晨。她的開明與呵護,不同一般。依晨曾有一段時間不想寫作業,老師提醒家長管教,可依晨闡述理由:“不寫的作業全是基礎,我從來不會丟分。那么寶貴的時間,應該用來提高弱項,不是嗎?”李華想了想,也就隨她去了。

  上高中的依晨會告訴她學校里從打架到早戀一切大大小小的事兒。女兒沒有心儀的男同學,李華先敲了邊鼓:“在我看來啊,那種太細膩的男生真的不適合你。”

  “盡管我不認同虎媽的一些方式,但是我理解虎媽”,廣州媽媽黃湘雯的觀點則與李華相反。從女兒心怡三歲多起,黃湘雯便為女兒選擇學習鋼琴和羽毛球。

  她感受到羽毛球為女兒帶來的好處,是源于一次比賽。那天下午,心怡要與六個人對決。打到最后一場時,筋疲力盡的女兒在黃湘雯面前大哭一場:“我實在受不了了,不打了。”

  “媽媽沒有關系,你可以不打。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如果你覺得還能堅持,你就爭取。”

  心怡最終堅持下來。之后,她在日記里記錄,“堅持真的可以克服困難,獲得勝利!”

  于是,當黃湘雯看到名人洪晃發表的一條微博——洪晃說“虎媽”是“地獄老母”,在部分網友中引起共鳴時,她發了評論:“你培養了孩子的毅力、勇敢,難道不是她們的童年嗎?”

  黃湘雯希望女兒的童年過得更有“質感”,而這種豐富與計劃,正是她的童年所缺乏的。

  她至今懊惱自己太過平凡,沒有一項特長。身為普通市民的父母對教育沒什么想法,在她填報大學志愿時也毫無建議。她懵懵懂懂地讀了土木工程,畢業后稀里糊涂地轉行,至今每天還要自學英語、法語:“全靠自己積累爭取、跌跌撞撞地尋找方向。如果父母當初管教多一點,應該會比現在順利得多。”

  黃湘雯認定鋼琴為一項興趣愛好,而羽毛球能強健體魄。在她看來,這兩樣便是父母應該贈予孩子的禮物,簡單而重要。

  “國畫、書法、小提琴、聲樂、英語、物理、化學……”上海某廣告公司從業者詹妍從小便被父親的“禮物”壓得喘不過氣來。

  父親自小成績優異,常“花幾麻袋的草稿紙去演算化學題”,但因上山下鄉沒能讀上大學。改革開放后,他自修考取公費留學生,學成歸國后才頗受重用、仕途坦蕩,“總之,他認為知識是絕對可以改變命運的”。

  身為獨生女,詹妍便被望女成風、自視甚高的父親當成兒子來養。她四歲開始練小提琴,拉錯一個地方,媽媽就會拿針扎她一下。做完作業,爸爸檢查時發現錯誤,眉頭一皺,詹妍便立刻退到一米之外,“肯定是會打我的”。

  最后,“哪怕是在飯桌上,爸爸如果把手揚起來撓一下腦袋,我都會條件反射跳開來,以為是又要打我了”。

  31歲的詹妍即將迎來自己的孩子。她還沒有想好怎樣教育,但是,“一定不會像我的父母那樣了”。

  “中國父母基于自己的一些價值觀、一些經驗,再還諸孩子,這個無可逃避”,黃湘雯說。比如,她為女兒選擇的鋼琴課,正源于女兒的爺爺年輕時要為愛唱歌的奶奶買一架鋼琴的浪漫愿望。父母覺得應該吃素,孩子從來不知肉味;父母只吃粗糧的,孩子便以玉米、地瓜、土豆為食……

  帶著一代代人的經驗與教訓、愿望與妥協,每個中國家庭的“教育家譜”增刪矯正、綿延傳遞著。

  在變化中迷失

  2011年春節,詹妍特意買了三臺小車模型,送給來家拜年的孩子們。不久,好友來訪,帶著一個六歲多的兒子。三臺車模中,男孩毫不猶豫,抓過一輛最小的。

  “孔融讓梨”,詹妍立刻想起兒時語文課本中的美德故事,一陣激動,“你為什么不選那兩輛紅色、又大又漂亮的呢?”

  “這輛是蘭博基尼啊,那兩輛不值錢的!”還沒上小學的男孩回答說,

  “前天,我和孩子他爸剛回到家,一歲半的兒子趁著大門打開,居然說要離家出走:‘爸爸,探險去了!’”從兒子拎著CD包的細節,深圳媽媽萬靜推測,兒子是從某部動畫片中“自學”到這句口號的。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現在的孩子營養好、發育早,“還有好多亂七八糟的話,都不知道是從哪里學到的。”

  北京媽媽盧秀紅在阻止女兒看體育新聞時遇到了新難題。女兒只用一句話就輕易說服了她:“同學們都在議論皇馬誰誰誰,只有我不知道,我已經out了!”

  困惑的盧秀紅先問什么是“out”,再問什么是皇馬。她不上網,不用郵箱和QQ空間。“俗話說三年一代溝”,她強烈感受到與下一代的思維差異。

  父母們還能感受到老師的變化。萬靜曾聽說,有一位幼兒園老師,特意在教師節來臨前在班級上宣告:“今天××的家長給老師送了購物券,你們回家記得向爸爸媽媽說啊。”

  學校要開運動會,一位學生家長贊助了班級全套嶄新的運動服,不久,其他同學家長收到一條群發短信,內容是“感謝××家長積極支持”等等。最后,深感壓力的家長們,為了孩子的面子與尊嚴,不得不參與這種“競爭”。

  “我家孩子,下周就要考鋼琴八級了。考完了,我和他爸還想讓他學舞蹈,你說是國標好還是街舞好?”不久前.萬靜接到一位好友的咨詢電話。

  “男孩學國標不好,娘娘腔吧?”她其實沒什么底氣,小心翼翼地建議。

  她只是模糊記得,從上世紀90年代起,樂器特長才開始流行。起初是代表著高雅情趣的鋼琴,后來還有薩克斯、小提琴、手風琴……接著回歸到中國傳統的古箏、二胡。女孩學芭蕾,男孩練國標、森巴和街舞。此外,還有國畫、書法、聲樂、圍棋、珠心算、奧數、公共英語……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