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親歷日本大地震

歐蓉

摘 要:

2011年3月11日下午,我就讀中日人才培養獎學金項目的日本國際大學,校園內一如往常的安靜。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持續了大約3分鐘。雖然大家都清楚日本地震頻繁,但如此強烈的震感仍讓師生們意識到這不是一次小地震,片刻騷動后,大家又繼續做自己的事,但后來得知日本東北地區太平洋近海發生里氏9.0級強震時,心中還是一驚。第二天凌晨4點左右,又是一陣劇烈的晃動把大家從睡夢中驚醒。

  歐蓉

  2011年3月11日下午,我就讀中日人才培養獎學金項目的日本國際大學,校園內一如往常的安靜。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持續了大約3分鐘。雖然大家都清楚日本地震頻繁,但如此強烈的震感仍讓師生們意識到這不是一次小地震,片刻騷動后,大家又繼續做自己的事,但后來得知日本東北地區太平洋近海發生里氏9.0級強震時,‘心中還是一驚。第二天凌晨4點左右,又是一陣劇烈的晃動把大家從睡夢中驚醒。因為我們在進校時已培訓過如何應對地震等突發事件,清楚該怎么辦。于是,同學們取出學校準備的頭盔、水、餅干等,迅速而有序地奔向體育館。緊接著,學校廣播也通知了地震情況,讓大家不要過于緊張,并且做好再震的準備。

  3月12日是個周六,我們原本決定好好休整,應付接下來的考試周。但事情遠未結束,從電視里看到地震引發的海嘯讓人震撼,福島縣核電站爆炸而引發的核泄露等事故更讓人不安。整個周末,學校不斷報告最新消息,讓學生更好地了解地震的情況。

  3月14日,隨著福島核電站輻射情況的惡化,大家的心情也隨之沉重起來。這時,學校和地方政府聯系,開通多種語言的熱線,方便學生了解情況。同時,學校實時更新核輻射監控情況。中國社團的成員開會尋找方案.為了避免核輻射失控而造成的不必要的損害,最后還是決定分批回國。我們人民銀行系統的3個同學協商后,決定于3月17日從大阪飛往上海。機票預定后,大家忙著和教授溝通,處理手邊的事。隨后的媒體報道也讓人感到事態還是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

  3月15日,我們一行三人從學校乘上越新干線到東京,轉乘東海道線到京都和當地的同學匯合。之前有種種傳聞,東京核輻射已超標,很多市民已開始轉移到京都、大阪等南方城市;再加上東京限電,部分公車運行不是很正常,可能會比較擁擠而且混亂。當乘新干線到東京站時,好像不是想像中那樣,雖然人比平時多,但秩序井然;售票口、乘車口都有人自覺、安靜地排著長隊。東京到京都的新干線上的乘客的確多(多是婦女、兒童),不管有座位、沒座位,也都一樣遵守秩序。我們也隨之安靜下來。前后近4個小時的奔波,終于和京都的同學匯合了。

  3月16日,大家紛紛上網查信息,同時和在日本的同學、朋友聯系。據說東京還依然正常上班上學;學校部分考試雖延期,但圖書館、機房等仍然開放著。下午到京都街頭轉了一下,街上一片祥和,只是在車站看見一些學生邊哭邊募捐,心里也很難受。

  3月17日,在仍然是秩序井然的大阪關西機場,我們順利登上了回國的飛機。回想這段在日本的經歷,有一點感受很強烈——在大災面前,日本人民表現出來的冷靜和對政府的信任很是讓人感動。

......(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