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尼克松在中國》歷史“重演”過春節

謝朝宗

摘 要:

尼克松1972年的中國行,給當年還是冷戰對立的國際政治圈投下一枚深水炸彈,甚至有人稱其為“改變歷史的七天”。當然在此之前之后,歷史上有太多的會議、戰役、政治角力被稱作是“改變歷史的N天”,然而這個事件掀起的余波,確實不容否認。

分類號:

D829.712

文:謝朝宗

  克松1 972年的中國行,給當年還是冷戰對立的國際政治圈投下一枚深水炸

  ,彈,甚至有人稱其為“改變歷史的七天”。當然在此之前之后,歷史上有太多的會議、戰役、政治角力被稱作是“改變歷史的N天”,然而這個事件掀起的余波,確實不容否認。

  然而當作曲家約翰·亞當斯、作詞家愛麗絲·古德曼和導演彼得·塞勒斯在1987年把《尼克松在中國》搬上歌劇舞臺時,華府和北京已經建交9年了。而當大都會歌劇院終于在今年2月2日首演這部歌劇,讓毛澤東、江青、周恩來等歷史人物與紐約歌劇觀眾一起過除夕時,中美關系和國際局勢已經截然不同,兩國元首互訪,雖然還是大事,已經不會讓任何人意外(胡**才結束訪美不到兩周)。所以最讓人好奇的問題,不是歌劇背后的歷史意義,而是歌劇本身是否還能引起今天觀眾的共鳴?

  有人稱《尼克松在中國》是“CNN歌劇”的鼻祖,帶動歌劇創作者從新聞時事里找題材,亞當斯和塞勒斯其后又合作了兩部此類型的作品。當威爾第把歷史譜入歌劇時,他選的事件,通常與他身處的時代有一段距離(即使如此,他還是逃不過檢查單位的刁難),而且他的情節焦點,通常是在角色關系的情感沖突上。’

  《尼克松在中國》不采用這個“大時代里小人物悲劇”的方法,歌劇角色包括毛澤東、江青、周恩來、尼克松和基辛格,都是公眾人物:歌劇前兩幕的場景,包括總統專機到北京、毛和尼

  

   

  

  

   的會面、國宴、尼克松夫人參觀等,也都是史有所載的官方活動。但《尼克松在中國》也不是一部“紀錄片”,而是游移在公與私的場景之間,每每在冠冕堂皇的官方活動之間,把時間定格,讓角色出來吟唱一段內心獨白。

  像是尼克松一下飛機(由開場時刻意單調的中國人民合唱到整個樂團合奏的專機落地,是全劇最精彩的器樂段落),與周恩來寒暄后,就洋洋得意自吹自擂其歷史意義——“新聞有其神秘性/我與周恩來握手/在北京城外曠野/全世界都在聆聽”。人民大會堂的國宴上,則給了周恩來反思兩國外交崎嶇路的機會。然而這些還算是有歷史感,很多時候,角色吟唱的,只是他們內心的感懷,像尼克松擔心下榻的旅館有老鼠、尼克松夫人回憶她由布衣成為第一夫人的際遇。但這不表示歌詞是信手拈來,古德曼大量援引文獻,在開場的合唱里,連“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都被唱出口。尼克松與毛澤東會面時,前者以為可以談中美關系、臺灣問題、越戰,毛卻輕輕一句“這些留給總理/我的責任是哲學”擋開他,然后開始天南地北引喻不斷,讓尼克松如墮云里霧中摸不清話題。不過據當時在場的美國外交官說,這真是毛主席當時講話的方式。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