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丁香花開

史莉莉

摘 要:

當那天浙淅瀝瀝的小雨灑落時。我便開始天天經過那一片丁香花叢。當一簇簇、一撮撮花蕾綴滿枝頭時,我終于再也耐不住心頭的激蕩提起筆來。每當丁香花綻放時,當那股沉香彌漫在空中時,侵上我心頭的不是戴望舒《雨巷》中結滿愁腸的女孩。也不是唐磊筆下的《丁香花》,他們都離我太遙遠了。

  當那天淅淅瀝瀝的小雨灑落時,我便開始天天經過那一片丁香花叢。當一簇簇、一撮撮花蕾綴滿枝頭時,我終于再也耐不住心頭的激蕩提起筆來。每當丁香花綻放時,當那股沉香彌漫在空中時,侵上我心頭的不是戴望舒《雨巷》中結滿愁腸的女孩,也不是唐磊筆下的《丁香花》,他們都離我太遙遠了。

  伴隨著丁香花一起飄然而至的是艾琳女士和她的《紫丁香》。當然,艾琳女士一定不知道。十幾年前,我還是一個青澀少女,第一次到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宣傳部上班,當時的黨委還在西夏區朔方路,剛到那里吸引我的便是街道兩邊那一叢叢高大的丁香花樹,那時城市的樹種很少,除了槐樹就是楊樹,丁香花便格外耀眼。整個街道都被花香彌漫了,丁香花開得絢麗而又委婉,一蓬蓬、一團團的紫色、猶如水墨渲染。在絲絲細雨中,我游蕩于花叢間,沉醉在遐想里,宛若仙子。那一刻,丁香花便無可替代。辦公室的書架上插著一本紫色的小書,書名又是《紫丁香》,我默默吸吮著清新的文字,至今依然記得書中的句子:“當紫丁香彌漫時,從小屋的晲,我尋覓出那把擱置了一個冬天的雨傘,荷葉形的,緋紅的傘面上撒滿了小白花的,然后,蹣跚著,步向人群稀疏的羊腸般的小道上……”。當我知道作者竟然就是鄰單位的艾琳女士時,那一刻我很震驚,我以為作家離我的生活一直都很遙遠,但現在卻近在咫尺。文如其人,我喜歡《紫丁香》,自然也就喜歡艾琳。

  人生易變,隨著時間的遷徙,自治區黨委大院搬遷了,我也換了一個工作環境,最有意思的是我竟然和艾琳成了同事,一起走過那片丁香花叢,便會提起她的《紫丁香》,便會提起曾經令我們刻骨銘心的記憶。不過我們更多會用小女人的情懷談花論草。

  改革開放使城市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好像一夜之間,我們的城市便被鮮花覆蓋了,太多不知名的花草涌進了我們的生活。以為是大蒜頭的風信子在我的窗前招蜂引蝶;小時只能在書本上看到的被譽為活化石的珍稀樹種銀杏樹,竟然在我生活的小區傲然挺立;安徒生童話里的郁金香,曾承載過拇指姑娘金色的夢幻,現在開始為我的孩子編織夢想;法國普羅旺斯的薰衣草,被譽為搖曳在天堂的仙草,為我的城市鑲嵌了紫色的飄帶。南來的風、北往的云,攜來了世界各地的奇花異草。穿行于花草間,桃李芬芳,?紫嫣紅,玉蘭、合歡、紫藤、康乃馨、薔薇、雛菊等等競相綻放。再沒有一個孩子會像我小時那樣扒在別人窗前,躲避著指責,只為多看一眼屋里那盛開的鮮花。彈指一揮間,我們的生活真的變了,我們的城市已不再是當年那個“一個城市一只猴,一個警察看兩頭”的封閉小城。我也忽然明白什么是開放交流、什么是跨越式發展。勃勃生機的社會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物質享受,酒吧、歌廳、QQ 族、網購、閃婚令我們眼花心亂。高速發達的信息時代為我們的生活搭建了便捷的橋梁,一條問候的短信息會信手拈來,又會在瞬間飛至大洋彼岸。足不出戶,鍵盤輕敲,所思所想便展現在你面前,一切都在以“短、頻、快”旋轉著。但好像繁華世界也干擾了我們原本寧靜淡泊的心靈,我們的人生缺少了情有獨鐘、缺少了刻骨銘心,缺少了“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一江水”的相濡以沫,缺少了“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說巴山夜雨時”的翹首企盼。

  不知是該遺憾還是該慶幸,幸虧我還有丁香花,還有丁香花帶給我的思緒。我期待更多的人擁有那份懷舊情結,增加一份堅守,增加一份思念,讓我們的心靈蕩滌在親情、恩情、真情的相思中。

  (作者單位:共產黨人雜志社)

  責任編輯:艾琳

......(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