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女導游“拼車”魂歸黃河

雷傳桃

摘 要:

各大中城市里,與“打車難”現象相伴的是,一些私家車主為了掙些額外收入,招攬拼車客的現象屢見不鮮。 然而,北京市一名年僅27歲的海歸美女導游,在婚前一周駕駛奧迪私家車拉一單拼車大活兒時,遇上了兇殘的綁匪,不僅在首都國際機場附近殞命,還被拋入千里之外的滔滔黃河,至今尸骨難尋……

  海歸美女導游要做“翻身房奴”

  聶曉倩(化名)是一個冰雪聰明而骨子里特別要強的海歸女孩。她1983年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一個普通家庭。高中畢業那年,父母賣掉房子,送她去日本神戶國際大學觀光系就讀。

  2005年8月,成績優異的聶曉倩結束留學生涯,回到北京,順利通過了“出境領隊證”及導游證的考試,并進了一家國際旅行社。

  聶曉倩目貌出眾,身高1.67米,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對游客很有親和力。她每個月都要帶三四個旅行團去國外,有幾千元的穩定收入。她除了留上千元交房租及零用外,全部匯給遠在保定的父母。

  2008年5月,聶曉倩經同事介紹,認識了高大帥氣、風度翩翩的李翔(化名)。李翔大聶曉倩一歲,來自遼寧省鞍山市,在北京讀完大學后,與兩個朋友合伙創辦一家廣告策劃公司。

  聶曉倩與李翔一見鐘情,很快進入熱戀階段,并合租一套房子。李翔的公司投入很大,同聶曉倩一樣沒多少積蓄。這對京漂情侶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拼命掙錢,在北京買一套房子,然后舉辦婚禮。

  到了2009年3月,聶曉情和李翔終于掙到了近百萬元,在北京市南五環路外按揭買了一套房子,還余下20萬元裝修款。 拿到房子鑰匙后,聶曉倩隨李翔回鞍山老家,領取了結婚證。兩人經商定,把婚期定在2009年11月8日。

  婚房裝修及籌辦婚禮,可謂是千頭萬緒,要牽扯許多時間和精力。為了讓男友安心當老板,聶曉倩以身體不好為由,向所在旅行社領導提出申請,改帶國內旅行團。

  這樣一來,聶曉倩每月有大半個月都在北京,但她的收入比過去縮水了一半以上,只有3000元左右。而她和李翔每月分別要償還近3000元的房貸,有著不小的壓力。 聶曉倩在接待一些在北京觀光的外國游客時,發現了像蛋糕一樣誘人的商機。這些游客不喜歡乘坐旅行社提供的中巴或大巴,說要搭乘她的私家車。聶曉倩早就拿到駕照了但—直沒有買車。老外的要求,讓她感到挺沒面子。 考慮再三,聶曉倩決定先不裝修房子,用裝修款繳首付,按揭買一輛奧迪,這樣既能攬些私活兒,又能作為代步工具。

  李翔得知聶曉倩的意圖后,擔心她的安全:“曉倩,我不怕—萬,就怕萬一,如果你遇上壞人,而我又不在你身邊…”

  聶曉倩說:“你小格了!光天化日之下,誰敢打本美女的主意,我就把他送進派出所。”

  2009年4月底,聶曉倩在北京買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6。有了私家車,聶曉倩每周都能接到三四單老外在北京觀光的活兒,上下班再也不用擠地鐵、轉公交0她只要有空,還會開車去接李翔。兩人在車上有說有笑,不知不覺中就到了所租住的小區 從經濟回報上說,聶曉倩買奧迪的投入確實大了點,但每月除去油錢、維修費及車貸,至少可凈得6000元。囊中不再羞澀,她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李翔看到眼里,喜在止,—次次地夸她“很有商業眼光,很有經濟頭腦”。

  網上發帖招攬“尊貴拼車客”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奧迪A6閑著,資源閑置是最大的浪費。”情急之下,聶曉倩以自由職業者的名義,在北京的各大網站上發布了租車帖,尋找“尊貴拼車客”。

  聶曉倩沒想到,自己所留的手機號成了熱線,每天都有十幾名網友向她咨詢拼車事宜。在李翔的建議F,她嚴格篩選,只愿與那些去清華、北大等著名高校、首都國際機場及高檔社區、購物廣場的拼車客—路同行。

  她這樣做,一是自身的安全有保障,二是有身份的拼車客出手闊綽,搭上短短的段路程,會給她三五百元,還連聲說:“謝謝!下次我還會同你拼車。”

  第一天“拼車”,聶曉倩坐收800元。晚上回到租住屋,她笑著對李翔說:“在北京,拼車的市場真大啊。”他勸她:“悠著點兒,不要累壞了身體,注意人車安全。”

  聽到這里,聶曉倩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張她和李翔的壓塑合影,認真地說:“親愛的,你是我的保護神。有你陪伴著我,我車行如風,百無禁忌。”

  2009年11月1日,聶曉倩和李翔開始休10天婚假。當天上午,他倆耐白了婚紗照,下午搬入簡單裝修好的婚房內。這時,李曉倩的手機響了,一名青年男子說第二天晚上7時許要同她拼車去首都國際機場,趕的是晚上10點的航班。

  聶曉倩問青年男子住在哪里,他說:“我住在北京豐臺區南苑鄉三營門附近。”聶曉倩正好第二天下午要開車去豐臺區給幾個朋友送結婚請柬,也就答應了,并開出300元拼車費。青年男子爽快地說:“沒問題!”

  聶曉倩和李翔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拼車客是蓄謀一個多月的劫匪,所盯住的第一個目標便是聶曉倩。

  此案偵破后,警方了解到,主犯楊佑權今年25歲,家住山東省濟寧市梁山縣農村。初中畢業后,他來到北京市一家蛋糕店打工,幾年后,自己也開了—家蛋糕店。

  因同行競爭加劇,楊佑權的生意漸漸走下坡路。2009年1月起,蛋糕店開始虧損每月都要賠上2000元左右。為減少人員支出,他只得讓張振宗回梁山老家另謀出路。2009年1 0月初,他上網發布低價轉店蛋糕店的帖子時,看到好幾條尋找拼車客的帖子。他突然想到,以拼車客的名義,將司機綁了,狠狠敲上—筆,來錢挺陜,又不會栽在警察手上。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