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我國城鎮化道路選擇問題探討

張建新[1] 段祿峰[2]

[1]長安大學,西安710061 [2]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西安710055

摘 要:

改革開放后,我國城鎮化進程擺脫了長期徘徊不前的局面,現已進入了一個較快的發展階段。但中國走什么樣的城鎮化道路,是以大城市、中等城市,還是以小城鎮為主一直是學術界和政策界爭論的焦點問題之一。本文通過對中國城鎮化道路選擇研究進行綜述,認為中國城鎮化進程既應遵循世界城鎮化發展的一般規律,又應符合中國特殊的國情,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城鎮化道路。

中圖分類號:F207 文獻標識碼:A
  內容摘要:改革開放后,我國城鎮化進程擺脫了長期徘徊不前的局面,現已進入了一個較快的發展階段。但中國走什么樣的城鎮化道路,是以大城市、中等城市,還是以小城鎮為主一直是學術界和政策界爭論的焦點問題之一。本文通過對中國城鎮化道路選擇研究進行綜述,認為中國城鎮化進程既應遵循世界城鎮化發展的一般規律,又應符合中國特殊的國情,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城鎮化道路。
  關鍵詞:城鎮化 城鎮化道路 選擇
  
  城鎮化是農村人口和各種生產要素不斷向城鎮集聚而形成的經濟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以及社會觀念等向城鎮性質演變的過程。改革開放后,我國城鎮化發展較快,已由1978年的17.92%提高到2007年的44.9%,以每年接近1個百分點的速度增加。根據世界城鎮化發展的階段性規律,當前學者普遍認為我國的城鎮化進程正處在諾瑟姆S型曲線的中期階段。
  今后中國城鎮化將進入加速發展的關鍵時期,但究竟走什么樣的城鎮化道路,是選擇大城市、中等城市,還是小城鎮的發展模式,至今沒有形成統一的觀點。筆者圍繞我國城鎮化發展道路選擇這一主題,在對社會各界尤其是學術界的相關研究成果進行比較的基礎上,作了一些比較切合實際的探討,旨在為我國未來制定城鎮化發展戰略提供參考。
  
  關于我國城鎮化道路選擇研究述評
  
  我國的城鎮化發展實踐是國家城鎮發展方針及其政策的直接反映,主要體現在“政府推動”的因素要遠大于“自然演變”的因素。新中國成立后,由于受到種種不同因素的影響,我國對城鎮化發展道路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城鎮化發展道路的確定也經歷了多次的調整和變化。縱觀分說,在如何選擇我國城鎮化發展道路的問題上,比較有代表性的觀點有:
  (一)小城鎮論
  1980年經國務院批準實施的中國城鎮發展基本方針是“控制大城市規模,合理發展中等城市,積極發展小城市”,與此相呼應,中國的城鎮化首先表現為農村人口向小城鎮轉移而非向傳統意義上的大中城市轉移。
  1983年費孝通發表了《小城鎮,大問題》的長篇報告,全國掀起了小城鎮研究的熱潮,以小城鎮為主要內容的農村城鎮化成為這一時期中國城鎮化的主流觀點,甚至被提到了“標志”、“奇跡”、“捷徑”的高度。
  該理論的主要觀點是解決農村剩余勞動力問題要以小城鎮為主,大中小城市為輔,認為我國的小城鎮發展已有相當的基礎,發展小城鎮是消除城鄉二元分割體制的重要載體,符合當時我國城鎮建設資金短缺的國情,主張“實行農工相兼、亦工亦農、主農兼工、主工兼農、吃住在家、就地消化、離土不離鄉”,以防止農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小城鎮可以把城鄉兩個市場較好、較快地連接起來,是溝通城鄉物資交流的橋梁,所以加強小城鎮建設是進一步搞活農村經濟、調整工業布局、改組我國不合理的經濟結構的戰略需要,而且避免了大中城市過分膨脹帶來的環境污染等一系列問題,總的說來是有利的,是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
  進一步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小城鎮與大中城市相比,是一種低效益的城市型社區,以小城鎮作為城鎮化的戰略重點,決不是最理想的選擇,然而“發展小城鎮是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村城鎮化道路”,“是當前階段城鎮化唯一正確的道路”。在整個20世紀80年代,發展小城鎮被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是中國“城鎮化”的正確道路。
  (二)中等城市論
  《經濟學動態》編輯部于1984年組織召集一批業界學者共同研究探討中國城鎮化的發展道路問題,首次提出了“中等城市論”的觀點。認為中等城市一般正處于規模擴張階段,相對于小城市來說,具有更高水平的聚集效益和都市文化,具有較強的吸引力,可以成為吸納農村人口、緩解大城市壓力、推動工業化和區域繁榮的增長極。中等城市兼有大小城市的優點而少有兩者的不足,可以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的統一,我國大城市已經面臨人口過度膨脹、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失業率上升等“城市病”;而小城鎮過于分散,浪費耕地、能源,污染環境,空間積聚效益低。可見“中等城市論”是對“大城市論”和“小城鎮論”的折中和調和。
  中等城市論者認為,中等城市在我國的分布較為均勻,而不像大城市集中于我國沿海和長江、黃河流域。因此,從長遠的角度來說,中等城市對于帶動經濟較不發達的內陸與山區的發展,承擔著更為艱巨的歷史使命,在這些地域,中等城市往往是經濟活動的中心。因此,必須大力強化與健全中等城市的各項綜合功能,尤其是大力改善其交通、通信、水、電供應等基礎設施條件,擴大其輻射面,增強其吸引力,引導它們合理地增長,使之真正發揮地區“經濟增長點”的作用,推動區域的平衡發展。
  
  有學者提出,在西方發達國家城鎮化發展道路中,存在一個基本的趨勢即中間化趨向,是指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城鎮體系的不斷完善,中間層次的城鎮人口規模會越來越大,從整個城鎮體系結構以及城鎮與腹地的關系來看,這些中間層次的城鎮就是區域性的中心城鎮。鑒此,我國可以通過發展區域性的城鎮,一方面可以承接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另一方面又能夠向農村進行輻射,可以構架起融通城鄉的橋梁,在整個城鎮體系中起到重要的承上啟下的作用。
  (三)大城市論
  主張重點發展大城市的學者認為,“以發展大城市為重點的‘集中型城鎮化’是我國初級階段城鎮化道路的基本形式”。大城市論的理論基礎是城市的規模效益,在我國現階段人均國民生產總值較低、資金和技術力量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城鎮化戰略理應以大城市為重點,集中有限的資金和技術力量,重視大城市的發展。我國城鎮化的滯后和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具有較強輻射能力的中心城市太少,由于大城市在我國國民經濟中起著主導作用,所以“我國大城市不是多了,而是發展不夠的問題”,“現階段必須選擇以大城市為主體的城鎮化模式”,“因此建大城市、走城市集約化之路是我國城鎮化的必由之路”。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