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鮮為人知的香港禁婢運動

張小雷

摘 要:

自1842年英國強占香港后,殖民者除在香港推行一系列殖民統治政策外,還大興買賣華人奴婢之風。據不完全統計,到20世紀20年代初,香港的婢女約有近2萬人,且大多為十四五歲的少女。這些如同女奴的華人婢女生活在社會最低層,勞動時間長,生活待遇低,更無人身自由,主人可隨意打罵買賣,甚至玩弄作樂。她們當中不少人被折磨致死,有的被逼尋短見,或被賣為娼,年老體弱者只好流浪街頭乞討,處境極為悲慘。婢女制度的存在,成為香港嚴重的社會問題,引起香港各界進步華人的極大關注,于是他們掀起一場“反蓄婢運動”,亦稱“廢婢運動”和“禁婢運動”。


自1842年英國強占香港后,殖民者除在香港推行一系列殖民統治政策外,還大興買賣華人奴婢之風。據不完全統計,到20世紀20年代初,香港的婢女約有近2萬人,且大多為十四五歲的少女。這些如同女奴的華人婢女生活在社會最低層,勞動時間長,生活待遇低,更無人身自由,主人可隨意打罵買賣,甚至玩弄作樂。她們當中不少人被折磨致死,有的被逼尋短見,或被賣為娼,年老體弱者只好流浪街頭乞討,處境極為悲慘。婢女制度的存在,成為香港嚴重的社會問題,引起香港各界進步華人的極大關注,于是他們掀起一場“反蓄婢運動”,亦稱“廢婢運動”和“禁婢運動”。
1921年7月22日,香港定例局的華人議員劉鑄伯、何澤生首先發出通告,邀請各界人士集會商議研究婢制問題。7月30日下午,香港歷史上第一次研究婢制問題的大會在香港太平戲院召開,出席大會的各界人士有300多人。會上,由于各自利益和立場不同,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一種主張廢除婢女制,還婢女以自由;另一種則認為婢女在富人之家極為“安樂”,不同于奴隸,并以婢女數量多,難以安置為由,反對廢除蓄婢。雙方各持己見,爭論相當激烈。會后,持兩種不同意見者分別建立相應的組織,即主張禁婢的“反對蓄婢會”和反對禁婢的“防范虐婢會”,各自加緊活動。
1921年8月8日,“反對蓄婢會”召開了第一次反對蓄婢籌備會,通過了成立“反對蓄婢會”決議及《反對蓄婢會簡章》,并申明:“本會以維持人道、廢除婢制,使婢主得覺悟、婢女得解放為宗旨。”同時通過了《反對蓄婢會宣言書》。《宣言書》回顧了香港婢女問題的由來,揭露了蓄婢的種種流弊,指出:第一,蓄婢有傷人道;第二,敗壞道德、喪失品行;第三,有傷風化,擾亂社會治安。因此,婢制必須革除,養婢惡習尤當禁止。《宣言書》還提出了今后開展禁婢運動的根本辦法:一、要設法鼓吹,大力宣傳,制造輿論,使社會各界明白蓄婢的危害性;二、要求政府立例注冊,取消契約,使婢女獲得人身自由;三、設立監護人,由政府委任加以監督;四、創辦教養院等公益場所,收留無依歸之婢女。會后,“反對蓄婢會”的全體會員分赴各地進行宣傳鼓動工作,廣泛發展會員,籌集活動經費等。到1922年2月,會員已經發展到1360余人。
在香港開展禁婢運動的同時,孫中山領導的廣東軍政府也積極開展禁婢運動,并通過了禁婢決議案。1922年2月24日,大總統孫中山發布了嚴禁蓄婢令,這對于香港的反蓄婢運動是很大的鼓舞和支持。爾后,內地和海外華僑也都先后開展了禁婢活動,有力地推動了香港禁婢運動的深入開展。
1922年1月至3月,香港海員6000余人為反抗英國資本家的壓迫剝削,要求增加工資,在中華海員工業聯合會負責人蘇兆征、林偉民的領導下,舉行了大罷工。港英當局封閉海員工會,激起了工人們的更大憤慨,斗爭發展為香港工人總同盟罷工,參加者達10萬多人。香港工人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廣東軍政府和全國各地工人的聲援下,堅持斗爭達56天之久,迫使港英當局讓步,以勝利宣告結束。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