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彭州銅礦資源與古蜀青銅文化

張學君[1] 張繆斯[2]

[1]四川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成都 [2]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成都

摘 要:

在對古蜀青銅器的研究中,有學者對比同期中原、江淮出土的青銅器,得出了配方差異很大的結論。(參見曾中懋:《廣漢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出土銅器成分的分析》,《四川文物》1989年,《廣漢三星堆遺址研究專輯》)由此產生的另一個問題是,三星堆、金沙的青銅器與中原和江淮地區早期青銅器配方為何不一樣?


  
  在對古蜀青銅器的研究中,有學者對比同期中原、江淮出土的青銅器,得出了配方差異很大的結論。(參見曾中懋:《廣漢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出土銅器成分的分析》,《四川文物》1989年,《廣漢三星堆遺址研究專輯》)由此產生的另一個問題是,三星堆、金沙的青銅器與中原和江淮地區早期青銅器配方為何不一樣?筆者首先要澄清的,是“配方”一詞。所謂“配方”,是后人對古代銅器成分化驗的結果,并非先民預先設定的原料比例。地質礦物學告訴我們,銅礦石絕大多數是金屬、非金屬共生體,含金屬、非金屬成分不同,共生比例也不一樣,冶煉結果自然有了差異。因此,古蜀、中原和江淮地區青銅器成分的差異,主要是因為銅礦資源的差異,由于各地銅礦石中共生金屬和非金屬成分的不同,而導至青銅器具有不同成分的冶鑄結果。
  有學者認為,巴蜀青銅器錫含量低的原因是為了降低成本。這是一種想當然的說法,并不適用于上古先民;因為他們尚未具備這樣的經濟頭腦。要說省工省事,最便捷的辦法莫過于就地取材,于是這里又引出一個新問題:三星堆、金沙古蜀文化遺址都發現了數量巨大的青銅器,它所需要的銅礦石數以千噸計,這些銅礦石從何而來?是產自古蜀地區,還是來自銅礦資源更為豐富的滇文化區?
   一般來說,古代金屬冶鑄工場的最終選擇應是在礦藏資源附近,不可能將金屬含量僅3%左右的銅礦石運送到數百、上千里以外去冶煉。廣漢三星堆遺址發掘簡報證實,青銅器的鑄造工場地就在遺址上。(參見《廣漢三星堆遺址一號祭祀坑發掘簡報》,《文物》1987年第10期)成都金沙青銅器發掘現場除發現1500余件青銅器外,還發現數量眾多的大型青銅器殘件。(參見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編著《21世紀中國考古新發現》第17頁,五洲傳播出版社,2005年出版)這說明冶鑄工場也就在遺址現場。原本可以由此推測,銅礦資源應當就在古蜀文化圈內;但是迄今為止,因為缺少直接有力的證據,學者們難以作出確切的回答。
  20世紀90年代初期,權威部門關于古蜀青銅器鑄造原料來自滇文化區的鑒定結論,使這個問題進一步陷入謎團。據中國科學院王樹英先生介紹,中國科學院有關部門曾對三星堆青銅器取樣分析,認為其冶煉銅料可能來自云南地區。(參見譚德睿、王樹英在1992年10月在安徽銅陵“首屆中國青銅文化暨亞洲文明國際學術討論會”上的發言,根據筆記整理)筆者認為,這種說法難以服人。
  四川與云南之間的民族遷徙和文化影響固然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經濟上的交流至少可以達到秦漢時期。近年來成為熱門話題的“西南絲綢之路”,許多學者對此作了不少開拓性的研究;但這與云南銅礦石大規模源源不斷運輸四川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問題。在缺乏道路交通和運輸設施的條件下,由行旅尚難逾越的云貴“鳥道”,跋涉數千里,跨越橫斷山脈,從云南銅礦產地將數以千噸計的銅礦石持續不斷地運到成都平原冶煉,這只能是不切實際的天方夜譚;除非傳說中的神通廣大、具有移山填海功夫的大力士才能做到。
  不少礦業史研究論著證實,上古礦冶業受到交通運輸條件限制,大多采取就地取材的辦法,在自己部族活動的范圍搜求冶煉原料,就地設爐冶鑄,才能持續保持規模較大的青銅器冶鑄活動。古蜀青銅冶鑄業的存在也不能例外,礦藏資源與冶鑄場所不應相距遙遠。可以肯定地說,在三星堆、金沙古蜀文化區域內應有足資利用的銅礦資源。我們可以從礦產地質、歷史資料中搜尋這個問題的答案。
  首先可以從礦產地質科學的角度來了解,古蜀青銅冶鑄場所附近有無銅礦資源。根據四川地質部門的勘探調查,四川銅礦資源名列全國第十位,保有儲量203萬噸。四川銅礦資源主要分布在盆周西南的今甘孜州和涼山州的一些偏遠地區,當時尚不在古蜀勢力范圍,加之交通不便,并無開采利用的可能性。
  因此,應在古蜀文化圈內尋找可能的銅礦資源。經筆者考察,這個范圍的確有銅礦資源,分布在如下地區:今成都市所屬的彭州市,樂山市所屬的洪雅、峨眉縣,雅安市所屬的滎經縣,綿陽市所屬的青川縣。若依就近冶鑄、交通方便而論,彭州市緊鄰廣漢、成都,境內銅礦資源距離三星堆、金沙冶鑄工場都不過數十公里,一馬平川,具有就地取材的優勢。更為重要的是,彭州又是一個富饒的銅礦產區。四川第一支銅礦地質隊,就是西南地質調查所于1951年6月組建的彭縣(今彭州市)銅礦勘探隊,1953年改名為西南地質局211隊。經過近兩年的調查、勘探,這個地質隊提交了勘探工作報告,估算銅儲量1.5萬噸。1954~1956年,冶金304隊接替211隊勘探工作,重點勘探彭縣馬松嶺礦區,探明銅儲量l.87萬噸。1975年,冶金60l、606隊繼續對彭縣大寶山、銅廠坡、銅廠灣、馬松嶺等礦區進行勘探,探明儲量2.06萬噸。(參見《四川省志·地質志》第216~217頁,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年出版)這一儲量豐富、又近在咫尺的銅礦資源,正好處于蜀文化核心范圍,先民豈能舍近求遠?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