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電影初到上海考

黃德泉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摘 要:

經考證.上海徐園又一村所演“西洋影戲”始于1896年6月30日.并非8月11日.而且它不是電影.而為幻燈。電影初到上海的時間為1897年5月間.首演地點在禮查飯店.繼而在張氏味苑園的安塏地大洋房接演.接著又先后在天華茶園.奇園和同慶茶園演過。1897年6月11日和13日連載于上海《新聞報》頭版上的《味苑園觀影戲記》(上.下)為我們了解當時電影的情況提供了較為詳實資料。


提要:
經考證,上海徐園又一村所演“西洋影戲”始于1896 年6 月30 日,并非8 月11 日,而且它不是電影,而為幻燈。電影初到上海的時間為1897 年5 月間,首演地點在禮查飯店,繼而在張氏味?園的安塏地大洋房接演,接著又先后在天華茶園、奇園和同慶茶園演過。1897 年6 月11日和13 日連載于上海《新聞報》頭版上的《味?園觀影戲記》(上、下)為我們了解當時電影的情況提供了較為詳實資料。
黃德泉
男,1968 年5 月生,2005 年7 月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現為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長時間以來,程季華先生主編的《中國電影發展史》一直被奉為中國電影史最權威的經典著作,它自然也成為眾多學者引經據典的泉源。特別是其中“1896 年(清光緒二十二年)8 月11 日,上海徐園內的‘又一村’放映了‘西洋影戲’,這是中國第一次電影放映。影片是穿插在‘戲法’、‘焰火’、‘文虎’等一些游藝雜耍節目中放映的。……1897 年7 月,美國電影放映商雍松來到上海,先后在天華茶園、奇園、同慶茶園等處放映電影。……1897年9 月5 日,上海出版的《游戲報》第74 號上,曾刊登過一篇題名為《觀美國影戲記》的文章。這篇文章詳細地記載了8 月間雍松在奇園放映影片的內容和作者對這些影片的印象,是現在所見到的我國電影觀眾首次發表的對電影的觀感。1898 年5 月20 日,在上海《趣報》上所發表的《徐園紀游敘》一文,又為我們提供了在徐園放映電影的情況和節目。” 1 更成為眾人引以為據的唯一標本,而廣為傳播。電影初到上海的基本史實果真是這樣的嗎?據考證,并非如此。

徐園又一村所演“西洋影戲”不是電影,而是幻燈

在中國,電影舊稱影戲,但是被稱為影戲的,并非都是電影。所謂影戲,即“以影演劇”,它最初指的是中國古代的皮影戲,后來其外延又相繼涵蓋到了幻燈和電影。所以,影戲既可以指皮影戲,也可以指幻燈,又可以指電影,特別是在清末的時候。雖然皮影戲、幻燈和電影的原理基本相同,尤其幻燈和電影的形制極為相似,但是三者畢竟是不同的東西。為了區別它們,在“幻燈”和“電影”這兩個名詞未出現之前,人們不得不在“影戲”之前加上不同的修飾詞,或另造它詞。比如,用“外國影戲”、“西法影戲”、“西人影戲”、“西洋影戲”、“東洋影燈”等來指幻燈,以區別中國的皮影戲,同樣,又用“電光影戲”、“機器電光影戲”、“行動影戲”、“靈動影戲”等來指電影,以區別自己的前身——幻燈。
那么,何以見得徐園又一村所演“西洋影戲”是幻燈而非電影呢?在論證之前,先來確定一下徐園第一次演“西洋影戲”的具體日期。
《中國電影發展史》之所以有“1896 年(清光緒二十二年)8 月11 日,上海徐園內的‘又一村’放映了‘西洋影戲’,這是中國第一次電影放映。影片是穿插在‘戲法’、‘焰火’、‘文虎’等一些游藝雜耍節目中放映的。”這樣的結論,是基于以下證據,按書中注解“據徐園在上海《申報》上所刊廣告,載1896 年8 月10 日及14 日《申報》附張廣告欄。” 2 我們不妨把這兩則廣告抄錄如下:
1896 年8 月10 日
徐園
初三夜仍設文虎候教
西洋影戲客串戲法
定造新樣奇巧電光焰火
秦淮畫舫水滿金山蛤蟬斗法火字銀花玉堂富貴鰲魚化龍哪吒斗寶五彩蓮燈
初七日乞巧會爰蒙同好諸君在園內陳設各種古玩異果奇花群芳譜曲以助雅興預白
游資每位二角
1896 年8 月14 日
徐園
七夕仍設文虎候教
初七日乞巧會爰蒙同好諸君在園內陳設各種古玩異果奇花兼敘清曲是夜準放奇巧焰火又一村并演西洋影戲惟初八九兩日因諸君余興方濃故再陳設古玩兩天以供眾覽特白
焰火
生女兩素七夕相逢鵲橋密誓大變金錢玲瓏寶塔棋子換牌八仙過海珠江月舫
游資每位二角
以上兩則廣告的關鍵詞句是“初三夜仍設文虎候教西洋影戲客串戲法……”和“七夕仍設文虎候教……又一村并演西洋影戲……”這里“初三”和“七夕”即光緒二十二年的七月初三和初七,也就是公元1896 年8 月11 日和15 日。如果僅以此就下結論認為:“1896 年(清光緒二十二年)8月11 日,上海徐園內的‘又一村’放映了‘西洋影戲’,這是中國第一次電影放映。”未免太過武斷。其實“西洋影戲”一詞出現在徐園的廣告上最早可見于1896 年6 月29、30 日、7 月1、3 日上海《申報》以及同年6 月30 日、7 月2 日上海《新聞報》所刊登的一則“徐園告白”中。其內容是:
徐園告白
本園于二十日起夜至十二點鐘止內設文虎清曲童串戲法西洋影戲以供游人隨意賞玩向因老閘橋北一帶馬路未平阻人游興現已平坦馬車可直抵園門維冀諸君踏月來游足供清談之興揚鑣歸去可無徒步之虞游資仍照舊章準(惟)廿三夜外加煙火大戲游資每位三角此布
這里的“二十日”即光緒二十二年五月二十日,也就是公元1896 年6 月30 日。可見,徐園第一次演“西洋影戲”肯定不是在1896 年8 月11 日,而是6 月30 日。
那么,為什么說徐園所演的“西洋影戲”不是電影,而是幻燈呢?理由有三:
第一,如果說“西洋影戲”就是后來的“機器電光影戲”即電影的話,那么,作為一種新事物,當時的報紙肯定會有所體現。但是查看當時上海出版的兩大報紙——《申報》和《新聞報》,并沒有發現有關“西洋影戲”的具體廣告文字說明或者是觀眾的觀感文章。而后來“機器電光影戲”初到上海時,同樣是《申報》和《新聞報》卻有詳細具體的廣告文字說明和系列觀感文章(詳見下文)。就像“外國影戲”即幻燈初到上海時的情景一樣。當1875 年3 月間,幻燈出現在茶園時,就有詳細的廣告文字說明和觀感文章。如1875 年3 月23 日《申報》第6 頁上的一則廣告:
美商發倫現借大馬路富春茶園演術
于二月十六夜起開演外國奇巧影戲演出各國景圖并雪景火山百鳥朝王等其火用電氣引來故格外明亮比眾不同……每夜準七點鐘演起十二點鐘止價目照舊伏望早臨
又如1875 年3 月19 日《申報》第六頁上的一則廣告:
金桂軒新到法商演戲
今有新到法國商人麥西借園演戲其中變化無窮演出各國地方山海奇巧景圖變化比眾不同中國并無到過即是外國亦少見之另有百鳥朝王禽獸賀壽圖此戲甚可觀之貴客賜顧者必須早臨于二月十二夜起每夜準演
今將價目列左起碼二角……包廂每間六元
至于觀感文章可見1875 年3 月26 日《申報》第3 至4 頁“觀演影戲記”,全文如下:

觀演影戲記
乙亥正月滬上各戲園以遵國制故皆停演至花朝日為釋制之期是夜有英法諸商借金桂丹桂兩園演影戲焉余因與二客同赴丹桂以觀其技乃演未逾時而燈已欲?凡山川亭臺以及鳥獸草木之致惟覺一片模糊毫無生趣即有機關搖動者亦不能圓轉之如以故座客皆有倦容而余亦有不欲觀之嘆矣遂偕二客回旅翌日復有邀往者余因以疾辭至望夕月如晝寂處無聊同舍生來謂余曰如此良夜曷不及時行樂乎因有嬲余至丹桂園余不欲故拂其意遂與之偕往至則甫經開演見燈光明亮倍于前夜俄聞八音琴鳴則幕上月洞已現出無數奇葩異卉若牡丹若荷芰若桃李若蘭菊皆采成五色絢爛迷離頃刻之間又如皓月當空明星墜地忽又變成一花籃其籃內水波微動靈妙異常真莫測其底蘊有知之者曰此萬花筒也筒有六十四門用明電氣引之便絡繹不絕今所演者十之一二耳花筒既收正戲始登或峻嶺崇山如入山陰之道或重樓復閣如規建章之宮或如電光閃爍雨點欹斜或如冰結陰山雪凝澣海他若飛鳥投林游魚入水舟行海角月映波心亦不勝枚舉尤所奇者一黑人于樹林間盤旋桿上跳躍如飛有時一足高翹如金雞之獨立有時曲躬下俯如饑鷹之勝空種種新奇迥非昔比座上諸客無不擊節稱賞同舍生曰今夜何如前夜余曰前夜不若也生曰大抵奧妙之技不與人以易窺故初見之而不以為奇細觀之而終覺有異使子不復往觀則彼奏技之神妙終無以白于子之前不亦屈哉余曰惟惟旁又有一客謂余曰此戲由泰西來此久不開動故致滯塞及演過數次便覺生動至臺內燈光雖由電氣所引然必與煤氣相合乃能照耀逾常中國煤氣較外國高一尺有奇初演時氣不相洽故致暗昧耳余歸后寢不成寐因起而嘆曰影戲至小也演影戲者亦尋常之技也而猶不可執一以概其余況觀人乎夫天下才智之士足以有為者徒度亦不少以生不逢時動遭摒棄而刻以繩之者復沒其所長形其所短遂至偃蹇終身此豈才之不足致用乎亦觀人者之不審耳言念及此棖觸于中因此筆而為之記
蘋洲逸中
吟嘯隱篁士稿
由此可見,1896 年徐園又一村所演“西洋影戲”在登報廣告時之所以不見有詳細的廣告文字說明或觀感文章,是因為在此前二十多年它就已出現,算是舊事物了,人已熟知,無須多說,就像文虎(謎語)、戲法(雜技)和焰火一樣。
再說,“西洋影戲”與“外國影戲”難道不是一回事嗎?關于“外國影戲”,清人葛元煦在1876 年(光緒二年)編撰的《滬游雜記》中有這樣的描寫:
外國影戲
西人影戲臺前張白布大幔一以水濕之中藏燈匣匣面置洋畫更番疊換光射布上則山水樹木樓閣人物鳥獸蟲魚光怪陸離諸狀畢現其最動目者為洋房被火帆船遇風被火者初則星星繼而大熾終至燎原錯落離奇不可思議遇風者但覺颱颶憾地波濤掀天浪涌船顛駭人心目他如泰西各國爭戰事及諸名勝均有圖畫恍疑身歷其境頗有可觀3
《滬游雜記》在日本被譯為《上海繁昌記》,其中把“外國影戲”譯注為“西洋寫繪”,由此看來,“外國影戲”即是“西洋影戲”。但是,不知為什么《中國電影發展史》單把“西洋影戲”認定為電影,而不把“外國影戲”當作電影?這大概是“1895 年12 月28 日”這個公認的世界電影發明日所惹的錯吧,因為“西洋影戲”在此后,故想當然以為是,而“外國影戲”在此前,故理所當然以為不是。
第二,“西洋影戲”與“機器電光影戲”的廣告同時出現在當日報紙上,這可以說明兩者是不同的東西。比如,在1897 年8 月2 日上海《新聞報》同一頁上的“天華茶園”和“徐園”這兩則廣告。當時天華茶園正在熱演“美國新到機器電光影戲”,而徐園仍舊文虎候教兼有焰火、戲法和西洋影戲以供眾覽。兩則廣告內容如下:
天華茶園
初三夜起接演六天初五夜演
請看美國新到
機器電光影戲今又續增化出泰西各國故事比真尤妙栩栩生動如活準于每夜加添數出

徐園
本園于是月初六七日兩日文虎候教十點鐘準放新奇文雅折疊變化焰火兼有十景戲法西洋影戲七夕良宵以供眾覽十一點鐘止游特布
第三,直到1898 年7 月以后,徐園的廣告上才陸續出現“美國新到活動電光戲”、“留聲電光戲”、“法國活動影戲”、“英法行動影戲”等字眼,顯然這是為了區別以前的“西洋影戲”。請看幾則當時的徐園廣告:
徐園
五月十五晚八句鐘準演
美國新到留聲電光戲留聲唱戲器
準演三晚特邀步瀛散人并演中西戲法
每位四角4
徐園
美國新到活動電光戲一佰六十出每夜演十六出其戲靈動畢現惟妙惟肖宵夏靜觀并皆佳妙本園因演三天余興未盡故留接演凡游目騁懷者先睹為快每夜八九點鐘步瀛散人并演中西戲法十點鐘后影戲十八廿一外加折疊焰火每客四角5

徐園
新到英法行動影戲
中西戲法
每晚八點鐘開演
票位二角四角八角6
徐園
本園邀集電光影戲行動如生初十晚起英法美三國會演各國景象賽會操兵跳舞玩球戲技跑馬打拳戲水賣藝火車輪船格斗美女影片所演一切景象如在目前凡仕商未觀海外奇景者尚其先觀為快外加傳聲各調中西焰火戲法看資仍照舊章每晚天晴準演特布7
從徐園廣告上前后用詞的變化,說明“西洋影戲”顯然不同于“電光影戲”。如此看來,如果電光影戲”就是電影的話,那么“西洋影戲”肯定就是幻燈,而“電光影戲”,從幾篇時人的觀感文章中(詳見下文),我們可以很容易地判定它恰恰就是電影。
值得一提的是,徐園放映電影既然是在1898年7 月以后,那么為何《中國電影發展史》會有1898 年5 月20 日,在上海《趣報》上所發表的徐園紀游敘》一文,又為我們提供了在徐園放映電影的情況和節目。”的論述呢?顯然,其中有誤。據查,上海《趣報》是在1898 年的6 月29 日才創刊的,8 因此要在5 月20 日發表《徐園紀游敘》一文是不可能的。

1897年5月電影初到上海,并在禮查飯店首演、

既然1896 年6 月30 日起在徐園又一村所演的“西洋影戲”不是電影,那么真正的電影又是何時初到上海的呢?人們對初到時的電影又有什么樣的稱呼呢?
《中國電影發展史》所認為的:“1897 年7 月,美國電影放映商雍松來到上海,先后在天華茶園、奇園、同慶茶園等處放映電影。”其依據仍是天華茶園、奇園、同慶茶園在上海《申報》所刊的廣告。特別是1897 年7 月26 日《申報》刊發的兩則“天華茶園”廣告: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