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迷失的災款

段宏慶;常紅曉;王長勇

《財經》記者

摘 要:

2005年5月9日,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國西南邊陲的滇中山區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縣曇華鄉,44歲的彝族農民李銀成坐在自家的土坯房前,眼瞅著剛剛收割上來的干癟的冬小麥,滿心憂慮。


2005年5月9日,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國西南邊陲的滇中山區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縣曇華鄉,44歲的彝族農民李銀成坐在自家的土坯房前,眼瞅著剛剛收割上來的干癟的冬小麥,滿心憂慮。
“今年又遭災了。”李銀成對記者說。兩個月前,一場突如其來的降雪以及由此引發的倒春寒,使得他種植的冬小麥嚴重受損,櫻桃等果樹也完全絕收。這些本可以給他帶來三四百元的純收入。
“禍不單行啊!”李銀成指的是他還有一屁股債沒有還清。2003年的大姚地震,李銀成所在的曇華鄉處在震中地區,他家的房子在地震中倒塌,現在的房子是用救災資金建起來的。但他自己也為此借款幾千元錢,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還上。
“救災款不夠分,蓋房子還得自己貼錢。種地要錢,小孩上學也要錢,日子不好過啊。”李銀成嘆息。
李銀成并不知道,其實,那次大姚地震后,有一大筆各級政府的救災資金未能及時發到災民手中。不然,他們的日子多少會好過一些。
李銀成同樣不知道,這個問題,目前也正是輿論的焦點。4月27日,北京,國家審計署發布2005年一號審計公告,通報云南省大姚地震救災資金審計結果。審計查明的主要問題是:當地未及時下撥中央特大自然災害救濟補助費5174萬元;擠占挪用救災資金4111萬元;少數基層干部以權謀私,借機為自己和親友牟取高標準住房。
審計公告一經發布,立刻輿論嘩然。“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是不是還有很多類似的事情沒有被發現?”
記者就此事采訪了一些救災專家和財政專家,他們對此卻反應冷靜。在他們看來,在目前存在諸多漏洞的財政體制下,部分救災款消隱于無形之中,帶有某種程度的必然性。
事實也確如此。審計公告公布后,《財經》即派出記者趕赴事件發生地,發現大姚地震救災資金使用中出現的問題,并非如常人想像是一組簡單的挪用和腐敗的故事,而是救災體制和財政體制雙重弊端引發的制度性拷問。

審計大姚救災款
3.6億元救災款中,近1億元未及時用于救災。錢哪里去了?為什么?

大姚縣位于中國西南邊陲的云南省中部偏北,金沙江南岸。2003年7月21日、10月16日,以大姚縣為中心相繼發生了里氏6.2級、6.1級地震,地震波及楚雄州大姚縣、姚安縣、永仁縣、牟定縣、元謀縣,大理白族自治州所屬賓川縣、祥云縣,麗江市所屬永勝縣、華坪縣等地,兩次地震總計造成30余萬間民房損毀,其中2萬多間塌毀。
由于當地經濟落后,絕大多數塌毀民房為土坯房,死亡19人,重傷100多人,輕傷500多人。地震導致近百萬人受災,近10萬人需要安置轉移。經濟損失十數億元。
大姚地震發生后,各級部門積極開展救災及重建工作。據統計,云南省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在兩次地震中共接收救災資金3億6662萬元。
2004年春節前,溫家寶總理在聽取審計署的工作匯報時,明確指示要對救災資金進行專項審計,以切實保障受災群眾的利益。審計署黨組迅速作出決定,對大姚地震救災資金的管理和使用情況進行審計。2004年3月18日,以審計署社保司司長姜洪為組長的審計組進駐云南省,開始對大姚救災資金進行審計。審計組的22名成員分別來自審計署社保司、昆明特派辦、長沙特派辦、武漢特派辦、太原特派辦和山西審計廳六個單位。歷時三個多月的努力,基本完成了審計任務。
2005年4月27日,國家審計署正式公布了《云南省大姚地震救災資金審計結果》。審計公告指出,云南大姚地震救災資金管理使用情況存在五大問題:
——未及時下撥中央特大自然災害救濟補助費5174萬元;
——部分救災項目報災不實,獲取救災項目建設資金868萬元;
——擠占挪用救災資金4111萬元;
——兩個縣級統建點的建設標準偏高,入住資格把關不嚴,資金存在缺口;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