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經濟政策選擇的交易成本分析方法

馬婧婧 曾菊新

摘 要:

經濟發展在一定意義上是一系列經濟政策選擇的過程。在數學上,經濟政策的選擇與微觀經濟學消費者選擇可以具有同樣形式。然而,從內容上看,經濟政策的選擇無法直接應用消費者行為理論進行分析,因為前者沒有市場價格。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引進交易成本的概念,經濟政策的交易成本相當于市場價格。這樣,一種經濟政策選擇的理性模式就可以建立起來.


  摘要:經濟發展在一定意義上是一系列經濟政策選擇的過程。在數學上,經濟政策的選擇與微觀經濟學消費者選擇可以具有同樣形式。然而,從內容上看,經濟政策的選擇無法直接應用消費者行為理論進行分析,因為前者沒有市場價格。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引進交易成本的概念,經濟政策的交易成本相當于市場價格。這樣,一種經濟政策選擇的理性模式就可以建立起來。
  關鍵詞:經濟政策;交易成本;選擇
  作者簡介:馬婧婧(1984-),女,湖北宜昌人,華中師范大學城市與環境科學學院研究生,主要從事區域經濟學研究;曾菊新(1950-),男,湖北石首人,華中師范大學城市與環境科學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區域經濟學的研究。
  中圖分類號:F0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6-1096(2009)01-0010-03
  收稿日期:2008-09-10
  
  中國的改革開放無疑是一系列經濟政策選擇的過程。世界著名經濟學家尼古拉·阿克塞拉(2001)把經濟政策分為三類。社會選擇指社會公眾普遍認可的社會價值觀,對應“憲法層次”的政策選擇。經濟政策選擇指經濟運行層面上的政策選擇,例如,中國在計劃經濟體制和市場經濟體制之間的選擇。中國憲法已經比較穩定,其修改已經采取修正案的形式,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決策也已經做出。當然,在這些方面仍有許多進一步研究的余地。而隨著中國基本社會經濟政策的不斷完善,當期選擇的發生規模不斷變大,復雜程度也不斷提高。那么,無論從過去而言,還是從未來來看,中國經濟政策的選擇具有怎樣的性質,已成為學術界和政府所關注的一個問題。從表面現象來看,它是一些政策決策者行為的結果。然而,從博弈論的觀點來看,決策者的行為會受到大眾的影響。究竟如何看待經濟政策選擇的性質呢?不少學者強調其決策本質,美國經濟學家迪克西特(2004)將經濟政策制定看作是由交易成本的節省所決定,本文就分析將經濟政策選擇看作是由交易成本決定的理由。
  
  一、交易成本的構成簡析
  
  交易成本思想萌芽于科斯,在Willianmson(1979)那里發展成為交易成本經濟學。這種理論認為,節省成本是經濟組織的核心問題,交易成本最小的治理結構是經濟組織最優的選擇。然而,科斯和Willianmson所關注的對象并非一般性的經濟政策,而是企業的邊界問題。或許可以把企業本身也可以看作是一種經濟政策,然而,企業的投人一產出關系相當明確,而一般性經濟政策和政策的產出則難以衡量。所以,把交易成本思想用于分析政策選擇問題還需要關注點的轉換。
  交易成本經濟學接受了現代決策理論之父赫伯特·西蒙的有限理性思想,這種思想認為,由于動機、特征和外部環境等因素,個人和組織的行為不可能是理性的,它們通常只滿足于達到一定的效用水平而不是最優效用水平(slmon,1955)。由于行為的有限理性性質,無法通過簽訂完整契約保障交易,因而在許多情形下,交易各方都會采取機會主義行動,敗德行為就會產生。如果不存在機會主義行為傾向,交易雙方就會存在相互信任,行為也能夠得到協調,契約并不重要。然而,機會主義使簽訂契約變得極為重要,從而引起如下成本:(1)達成協議的成本;(2)實施協議的成本;(3)終止協議的成本。
  上述三項成本構成的交易成本,在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世界里都不存在。沒有這些成本,即交易成本為零,科斯定理成立。科斯定理認為,在交易成本為零的世界中,產權的配置并不會影響資源的配置,在這種意義上,可以說產權是不重要的。交易成本經濟學發展了科斯的觀點,認為,在交易成本為零的情況下,不但產權不重要,契約形式也不重要。
  所謂契約,并不僅指法律意義上的合同。它是一個經濟學概念,包括廣義的經濟政策。例如,市場和企業組織模式都被看成是契約,企業形式的變動也被看成是用一種契約取代另一種契約。科斯探討的市場向企業的轉變或企業向市場的轉變,也是契約的轉變。任何經濟政策的變化也可以看作是契約的轉變。正是由于對契約的這種解釋,交易成本理論與新經濟政策經濟學得以合流。
  任何種類的契約都與一定的達成協議成本、實施協議成本和終止協議成本相對應,而且這三種成本與資產專用性程度、交易的不確定性程度和交易頻率密切相關,隨它們的升高而升高。因而,交易成本與資產專用性程度,不確定程度和交易頻率成正相關關系。由于契約與交易成本的對應關系,不同契約的交易成本往往不同。所以,通過轉變契約形式,可能節約交易成本。按照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分析范式,最優的契約形式就是最低交易成本的契約形式。眾所周知,科斯、威廉姆森和諾思都是嚴厲批評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人,但從方法上看,研究最優契約與研究消費者最優選擇沒有什么不同,而且,研究最優契約一般要假設完全理性,而不是有限理性。
  
  二、經濟政策的交易成本
  
  (一)經濟政策選擇的決策本質
  經濟政策決策是在一系列可行的方案中進行選擇。抽象地看。經濟政策選擇與消費者選擇有很多相似點。例如:它們都是主體選擇一些合適的工具性變量;都是為了達到一定的目的。既然如此,為什么不把現代微觀經濟學的消費者行為理論用于分析經濟政策的選擇呢?當然,微觀經濟學的生產理論在數學上與消費者行為理論是一樣的,它們的數學本質都是數學規劃。由于這種相似性,前者確實可以對后者有啟發。現代微觀經濟學的消費者行為理論將消費者的理性偏好定義為消費品數量空間中的序關系。所謂理性偏好,即序關系的完全性、傳遞性和自反性。完全性指消費者對消費可行集合中的任意兩個消費組合都可以比較。傳遞性指當涉及三個組合時,其相互關系不能與僅考慮其中兩個組合時的相互關系相矛盾。自反性是涉及一個消費組合時的一個要求。消費者行為理論就建立在偏好概念的基礎之上。如果決策者的政策制定滿足以上三個條件,那么,從數學上看,經濟政策選擇確實可以與消費者選擇具有相同或相似的形式。
  然而經濟政策選擇在許多方面還是不同于消費者選擇。最重要的有兩點:(1)經濟政策選擇中存在委托代理關系,而消費者選擇中不存在(Dawid et al,2008);(2)經濟政策選擇具有強烈的外部性。也就是說,經濟政策的決策者將強烈影響他人福利。由于這個原因,經濟學文獻通常把經濟政策看作公共品。可是,公共品本身與一般消費品不同,所以就有不同的理論。例如,公共品沒有市場價格,因而不可能用市場的辦法來解決其供給問題。既然二者之間存在相同或相似,又存在差別,那么,經濟政策選擇的科學模式究竟應該是怎樣的呢?答案是,我們必須為每一種政策“賦予”一個“價格”。這個“價格”就是政策的“交易成本”。
  (二)分析經濟政策選擇的方法
  在西方社會背景下,按照重要性遞降順序,經濟政策選擇的主體有立法者、行政人員和選民。他們的作用大致是: 立法者代表選民安排轄區的基本經濟政策;行政人員則以實際行動維護經濟政策的實施,實際上是對選民的行動施加必要約束;選民則通過選舉對立法者,進而對行政人員進行約束。這三種主體的選擇都具有公共的性質,也就是說,都會影響到他人,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稱它們為公共選擇。
  經濟學首先對選民的集體選擇做出了創造性分析,典型地反映在以阿羅不可能定理為代表的一系列結論中(羅云峰等。2003)。但是,集體選擇理論假設選民的決策外生給定,實際上并沒有研究每一個公民如何做出自己的決策,因而我們可以認為,集體選擇理論缺乏必要的微觀基礎。而且,既然集體選擇不過是通過投票對選民偏好進行加總,集體選擇的結果就一定是某個選民的決策。通過理解這個選民的決策,我們同樣能夠得到集體選擇的結果。這樣,我們就揭示了研究個人決策在方法論上的意義——理解個人決策不但是理解公共選擇的基礎,還是理解集體選擇的一種方式。因此,我們可以假設,選民、立法者和行政人員在決策行為上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它們都可以用個人決策模式來分析。個人決策模式假定個人在決策時理性地追求經濟利益。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