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2009年,不是一個輕松之年

謝國忠

摘 要:

大多數人都期待2008年趕快結束。在這一年,差不多每件事都出了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的多住知名經濟學家認為,全球經濟在過去十年中顯得富有彈性,因為在每次沖擊中,它都能迅速反彈,原因在于經濟泡沫在一個緊密聯系的全球經濟中,有很大膨脹空間。


  大多數人都期待2008年趕快結束。在這一年,差不多每件事都出了問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的多位知名經濟學家認為,全球經濟在過去十年中顯得富有彈性,因為在每次沖擊中,它都能迅速反彈,原因在于經濟泡沫在一個緊密聯系的全球經濟中,有很大膨脹空間。中國的普洱茶、印度孟買的房地產、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以及巴西的大豆,很多資產都有泡沫,并且中央銀行還不斷地注入資金。當泡沫破滅時,所有的價格同時暴跌。
  2008年是20年超級周期的結尾。自從柏林棜侀,前蘇聯集團國家需求驟減,所有前計劃經濟體制的國家都嘗試以出口刺激經濟增長,這導致了自然資源和全球勞動力的過度供給。同時,信息技術革命又提高了企業效率,使貨物和服務貿易更加便捷。然而,消費必須與總需求同步增加。格林斯潘卻在泡沫均衡上失策了。泡沫主要在盎格魯-撒克遜國家(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表現最突出。而讓“馬多夫欺詐案”作為2008年的結尾,再合適不過了。
  
  金融危機反映出的過去,以及被揭露的丑聞告訴我們,經濟泡沫給全世界挖了一個很深的洞。資產市場已經縮水了50萬億美元,接近全球GDP。
  這些“過去”也影響著現在。首先,全球經濟在半個世紀中首次收縮,最大的推動力是負財富效應,約5%的財富(2.5萬億美元)損失殆盡。其次是信用危機或者金融機構惜貸或者無力提供貸款。第三是虧損的企業解雇工人,失業率上升導致需求收縮。面對接二連三的沖擊,世界各國政府都采取了臨時措施,并且破壞了市場信心,加劇了危機。
  很多政府都在嘗試直接刺激資本市場復蘇。美國暫停了做空交易,巴基斯坦和俄羅斯時不時地關閉股市,中國下調印花稅……這些措施幾乎沒有見效。大多數資產的價格下調是因為泡沫破滅,即價格在過去太高了,而不是現在過低。
  現在,2009也來見光明。
  因為,在應對信用危機問題上,我還沒見到哪個政府步入正途。所有的政府都在通過注入資本來拯救金融機構,希望重組能使這些機構重新提供貸款;另外一個是幾乎所有央行都正在使用的工具——降息。而這兩個辦法都不會解決問題。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