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置疑《如新文化質疑》

克民

摘 要:

近期,有讀者就某媒體發表的一篇題為《如新文化質疑》的文章,向本刊編輯表示了一些自己不同的看法。本來業界關注企業發展,希望企業能夠穩健成長是一件好事,但是作為一家行業媒體來說,報道的公正嚴謹是最基本的準則。該讀者認為,雖然該文有一些可取之處,但也許作者并沒有更深入了解如新文化,以至于文中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因此特別提交本文給本刊,希望表達自己的看法供業界參考。


  編者按:
  近期,有讀者就某媒體發表的一篇題為《如新文化質疑》的文章,向本刊編輯表示了一些自己不同的看法。
  本來業界關注企業發展,希望企業能夠穩健成長是一件好事,但是作為一家行業媒體來說,報道的公正嚴謹是最基本的準則。該讀者認為,雖然該文有一些可取之處,但也許作者并沒有更深入了解如新文化,以至于文中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因此特別提交本文給本刊,希望表達自己的看法供業界參考。
  曾有人這樣說過:“調查表明,許多旨在推動企業進步的努力,最終都因為沒有重視企業文化的作用和影響而以失敗告終。無視企業文化而去做扁平化、全面質量管理和流程再造,結果往往是失敗的。
  盲目地提口號固然不對,但是完全忽視或是否定企業文化,卻是致命的錯誤。由于直銷員與直銷企業之間屬于松散型合作關系,直銷企業更需要建立企業文化以形成和直銷員統一的價值觀和遠景觀。
  企業文化建設并不是一種隨意性的文化活動,同樣要制定科學規劃,把員工生涯規劃與企業規劃結合起來。
  
  ■“善文化”的真諦
  
  有人認為如新的“善文化”來源于摩門教,而西方宗教在我國沒有根基,因此該文化在我國無法生根,只是浮萍一朵,隨時可能被摧毀。
  但筆者認為,以道聽途說的消息作為證據,本身并不嚴謹。即便真是如此,硬要把人性中與生俱來的優秀品質跟宗教掛上關系也是不合理的。因為在我國的傳統文化中,“導人向善”是非常重要的內容,“善”也是國人引以為傲的優秀品質。所以,何來善文化在中國“無根基”之說?
  當然,也許有人是出于擔心“善文化”在執行過程中出現偏差,所以發出這樣的疑慮,但是不從根本上進行善意的建議,反而將其與宗教混雜相談、反復強調,實在讓人感覺有“偷梁換柱”之嫌。
  因此,讓我們先撇開宗教的因素來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如新“善文化”。
  誠然,如新正式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時間并不長,“善的力量”慈善會所需要的300美元入場費也確實不是每個普通直銷員能夠承擔的。但是,如新的“善文化”并不只針對高階經銷商而設定,也并不僅僅是一種物質上的投入,它強調的是將物質和精神加以結合,因此不同級別的經銷商會有不同的感受,一概而論顯然是不對的。
  比如,處于低階的如新經銷商更看重的是公司頻頻“善舉”所產生的社會效益和美譽度,可以幫助其提升銷售成功率。這時的“善文化”體現的是統一性和歸屬感,是一個良性循環中的中心軸。當低階經銷商成為一個被人稱贊的善良群體中的一員時,會增加集體榮譽感,從而更努力地為公司和個人創造更高的價值。
  而對于處于高階的經銷商來說,在成長時受到“善文化”的熏陶,會不自覺地將自我融入其中。同時,由于物質條件的豐厚,高階的經銷商不再只是從“授與者”的角度來看待“善文化”,而是通過“善的力量”將財富回饋給社會。
  所以,今天我們在面對如新“善文化”的發展問題時,應該是全面的,而不是片面或是短暫的。
  
  ■如新文化的滲透力
  
  再說到企業文化的滲透力上。它指的是,企業文化逐漸進入其員工以至于企業外的各個層面的能力。
  按照以上定義,將如新在中國市場上改變其海外經銷模式作為其企業文化缺乏滲透力的表現,就很牽強。
  從1998年“禁傳”至今,我國內地只有轉型直銷企業而無直銷企業,前者統一用“店鋪+雇傭推銷員”的方式經營。如新選擇在2003年進入中國內地,并能夠被政府特批進入,已經是一種“創舉”,它當然應該尊重中國國情,按照相關規定統一運作。難道如新無視法紀,在內地強行推廣其海外模式,才能算得上是文化滲透力超強?同時,如新在進入內地短短兩年的時間中,已經設立了近200家專賣店,充分體現出了尊重國情、扎根內地市場的誠意。
  另外,國家要求轉型直銷公司必須設置店鋪,主要出于以下幾點原因:
  一、規避個人直銷不易控制的風險。設立店鋪可以對稅收、直銷員行為進行良好的控制。
  二、給企業形象展示的平臺。使消費者對企業經營項目一目了然。
  三、方便消費者退換貨以及投訴等,可以很好地保護消費者權益。
  因此,單從“銷售”職能上去看店鋪的作用,也是不完整的。
  同時,又有人認為過度強調增長速度也是如新直銷文化缺乏滲透力的一個方面。并稱,“對于任何一個組織文化而言,都會被不斷進入的新員工所淡化。”
  讓筆者覺得不可理解的是,為什么企業的快速增長會與文化的滲透力成反比?那么,是否一個零或者低增長率的企業,文化建設和滲透就一定很強呢?如果始終將問題糾結在新員工對文化的沖擊上,那么像寶潔、強生、通用GE等大型公司,如今都只能還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因為他們不敢在世界各地設廠,也不敢招納其他地方的員工。
  縱觀如新這兩年在內地的發展,在其對外的宣傳和對內的培訓中,處處體現著“善文化”:
  僅以今年7∼9月為例,如新不但向江蘇和廣東各捐贈30萬元修建希望小學;還動工興建了位于黑龍江省雞西市“受饑兒滋養計劃”——蜜兒餐工廠,并計劃于今年第三季度投入生產。而在9月15日舉行的如新學院第一屆培訓會中,捐款、與孤寡老人共度中秋……每個細節都透露著如新的“善文化”。
  成功源于細節,如果說每個細節都滲透著善,那么又憑什么說,其滲透力不夠強呢?
  同時,如新從來沒有停止過向自己的經銷商呼吁,希望他們能夠積極參與到各項慈善活動中,讓“善的力量”滲透到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在筆者的隨機調查中,雖然沒有聽說過如新公司的人同時也不知道“善的力量”,但是知道如新公司的人80%以上都知道“善的力量”。可見,如新文化的滲透力已經初具規模。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