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聆聽施密特對國際問題的新見解

袁炳忠

摘 要:

我們談到了13本,談到日本的發展和日本的戰后反省問題。

聆聽施密特對國際問題的新見解
袁炳忠

我們談到了日本,談到日本的發展和口本的戰后反省問題。
施密特說:“日本對中國有著很深的自卑和犯罪情結。這兩種情結深藏在口本民族內心。但日本領導人的良知沒有這種情結。直到中國改革開放后,經濟出現了飛躍,日本領導人依仗其經濟和技術力量,開始表現出這種情結。大約5年前,我曾會晤過日本領導人,我現在不愿透露這位領導人的名字,我批評日本政府大量增加同防預算。我問他,你們這樣增加國防預算,誰對你們構成威脅?沒有人想打擊日本。他說,當然中國是我們的威脅,我聽了十分吃驚。我表示反對,我問他,中國上一次侵略日本是什么時候?當然他無法回答,國為中國從來沒有侵略過別的國家。”
他又一次停頓下來,把一支快要燃盡的香煙在煙灰缸里熄滅,從桌上的煙盒里抽出另一支,用打火機點著,狠命地抽了兩口,那感覺好像餓漢在大快朵頤,看著真是十分過癮。看著桌上的兩盒香煙,其中一盒已經抽空了,我慨嘆:他真是一個偉大的煙民!
“我十分清楚,日本政治家們缺少對日本侵略行為進行深刻評估的洞察力。他們沒有對自己存二戰中入侵周邊同家進行反思,所以日本在亞洲地區沒有朋友。我20年前就告訴日本的政治家們這一點,但是日本的政治階層就是不理解,但他們將會懂得這一點。所以日本對待中國仍然或多或少地堅持其民族主義的態度。現在日本確實有一個所謂的朋友,那就是美國。”
談完第一個問題,他話鋒一轉,有板有眼地說:“現在問第二個問題。”優秀的政治家總是不緊不忙地談話,總是將他們的意思最清楚地表達出來,而且在闡述問題之前,總是先講背景。
“我知道,毛澤東在世時,孔孟之道被批判,被扔進了垃圾堆,孔孟之道后來又開始上升了。我每次去中國都問中國朋友,中國今后用什么來填補意識形態或者哲學思想的真空?他們沒有答案。現在你認為中國有沒有一個統一的意識形態的信仰?”
“我們對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進行了新的發展,中央提出了‘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我說。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