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用科學發展觀審視我國城鎮化中的突出問題

王格芳

摘 要:

在推進城鎮化過程中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必須全面把握科學發展觀的內涵和要求,防止和克服“盲人摸象”、城鄉差別過大、城市建設的蜂窩化、過度城鎮化、土地浪費嚴重、能源消耗過高、環境污染嚴重、農民工和失地農民未能很好地共享城鎮化的成果、市民受“鐘擺式”流動之累等問題,從而促進我國城鎮化健康發展。


  [摘要] 在推進城鎮化過程中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必須全面把握科學發展觀的內涵和要求,防止和克服“盲人摸象”、城鄉差別過大、城市建設的蜂窩化、過度城鎮化、土地浪費嚴重、能源消耗過高、環境污染嚴重、農民工和失地農民未能很好地共享城鎮化的成果、市民受“鐘擺式”流動之累等問題,從而促進我國城鎮化健康發展。
  [關鍵詞] 科學發展觀; 城鎮化
  [中圖分類號] F299.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1007-1962(2007)04-0014-03
  
  城鎮化是我國走向現代化的必由之路。自2000年10月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不失時機地實施城鎮化戰略”以來,我國城鎮化在速度、質量、結構、效益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但是仍然存在許多不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的突出問題。2005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專門研討國外城市化發展模式和中國城鎮化道路,顯示出中央高層對城鎮化問題的高度重視。
  
  一、用全面發展觀審視當前我國城鎮化中的突出問題
  
  促進全面發展,是科學發展觀的重要目標。在城鎮化中樹立和落實全面發展觀,必須全面把握城鎮化的內涵和要求。城鎮化是一個系統工程,既要實現由農民轉變為城鎮居民的身份上的“化”,又要實現從農業轉變為非農產業的從事產業上的“化”,也要實現從分散的、較單一的農村生活方式轉變為集中的、多樣化的城市生活方式上的“化”,還要實現從文化水平較低的農民轉變為具有較高文化和文明素養的市民的觀念上的“化”。然而,近年來,各地在實施城鎮化戰略的過程中,卻存在著種種片面性的認識,犯了“盲人摸象”的錯誤。
  
  1.把城鎮化等同于城市建設。
  認為城鎮化就是“多蓋房子多修路”,就是城市自身的美化、綠化和亮化。幾年轟轟烈烈的“城鎮化運動”下來,在大片大片的耕地上蓋起了高樓大廈、工廠高校,但農村人口卻沒有“化”掉多少。相反,隨著大批土地被征用,出現了四、五千萬的失地農民。
  
  2.把城鎮化的內容簡單地歸結為增加城鎮戶口居民。
  對于城鎮化而言,實現產業結構轉型、優化就業結構、增加非農就業崗位才是根本;放開戶籍的歧視性限制,把農業戶籍人口轉為城鎮人口,只是“流”而不是“源”。因此,一些地方單純通過“突擊批戶口”、單純通過行政區劃調整(鄉改鎮、鎮改縣、縣改市)來擴大轄區面積增加城市人口而提高城鎮化率的做法,對于我國的城鎮化進程而言,是毫無意義的。
  
  3.把城鎮化建設簡單地當成一種“程式化”的套路來做。
  例如,爭相實施所謂的廣場計劃。據有關統計,全國80%以上的縣市已經興建城市廣場,不少鄉鎮也在興建或準備興建廣場,有的號稱比天安門廣場還要大。
  再如,大城市紛紛爭建“國際大都市”。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指出,在全國總共661個大中小城市中,竟然有100多個城市提出要建國際化的大都市或國際化城市。
  由于城鎮化建設的“程式化”,全國大中小城市出現普遍的景觀“克隆”現象,千城一面,城市的可識別性缺失。
  
  4.對城鎮化動力機制認識片面化。
  實踐證明,城鎮化的健康有序發展,需要政府和市場的共同推動。然而,有的地方政府卻認為經濟發展了,城鎮化水平自然就提高了,城鎮化應完全依靠市場去推動,從而對城鎮化放任自流,這必然會導致城鎮化無序發展。
  有的地方政府則過分看重政府部門的“推力”,過多地沿用計劃經濟的方法,甚至動用行政命令來推進城鎮化,如不準農民翻建住宅,新住宅必須建在城鎮上。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舒爾茨曾指出,全世界的農民在處理成本、報酬和風險時是進行計算的經濟人,他們是微調企業家。農民是否愿意遷入城市,表現出嚴格計算的經濟人行為。政府的立場、態度和政策可以鼓勵農民遷入城市,但不可能政府一聲令下,農民就蜂擁入城,因為農民要全面比較、衡量自己的進城收益和進城成本。
  
  二、用協調發展觀審視當前我國城鎮化中的突出問題
  
  保持協調發展,是科學發展觀的基本原則。在城鎮化中樹立和落實協調發展觀,要堅持城鄉協調發展、區域協調發展,并要使城鎮化的規模和速度與經濟的發展水平相適應。目前,這三個方面都還存在問題。
  
  1.城鄉差別依然較大。
  在我國,城鄉差別從建國之初就一直存在。改革開放后,由于首先調整了農業政策,城鄉差別有所緩解。城鄉居民收入比1978年為2.57?1,1985年降至歷史最低點,為1.8?1。然而,上世紀90年代末期以來農民收入增長進入低谷期,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擴大,由1985年的1.8?1,90年代中后期的2.5?1,擴大到2003年的3.2?1。
  2004年9月,胡**在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上明確提出了“兩個趨向”的重要論斷。在同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胡**又明確提出:我國現在總體上已經到了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發展階段。這標志著我國城鎮化戰略已經實現重大轉折,即由農村支持城市轉向城市支持農村。近兩年,中央實施了一系列支農惠農政策。然而,2006年4月14日,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和國家統計局等單位共同發布的2006年《農村經濟綠皮書》指出,我國城鄉收入差距依然繼續擴大,2005年城鄉人均收入比例高達3.22?1。
  
  2.城市建設蜂窩化。
  科學發展觀要求統籌區域協調發展。然而,近年來,我國各地都把加快城鎮化進程當作政府的一個重要目標,都想把自己行政區劃內的城市、城鎮做大,導致城鎮化建設遍地開花,重復建設、惡性競爭問題嚴重。
  
  3.警惕過度城鎮化。
  從總體上說,我國目前仍然是城鎮化滯后于工業化。實施積極的城鎮化戰略,既符合城鎮化發展的客觀規律,也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現代化的必然選擇。
  在加快城鎮化的同時,我們要未雨綢繆,防止過度城鎮化。自從城鎮化被作為一種國家發展戰略提出并確定之后,城鎮化率甚至像GDP一樣被當作了一個地區、一個城市的發展所追求的重要指標。正如我國著名城市專家周一星所指出,按照城鎮化進程的一般規律,一個地區的城鎮化水平與經濟發展水平是相互促進、互為因果的關系,但相互影響的重點前后不同:前期,主要是經濟發展帶動城鎮化發展;后期,高度的城鎮化水平推動著經濟發展。目前在認識上存在誤區,認為城鎮化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就拉動經濟增長1.5個百分點,這樣的數量關系是不確切的。如果確實存在上面的數量關系,反過來說,即“經濟每增長1.5個百分點,城市化水平可能提高1個百分點”更接近真理。2005年我國城鎮化率為42.99%,“十一五”規劃綱要提出到2010年全國城鎮化率的目標是47%,平均每年增長0.8個百分點。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