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走出雨巷

吉狄金澤

摘 要:

明喜歡戴望舒的《雨巷》,那傷感的梧桐葉,點點滴滴的黃昏雨,那一幅雨打小巷的黃昏圖,是多么美麗而浪漫,又是多么憂怨和哀傷。


  明喜歡戴望舒的《南巷》,那傷感的梧桐葉,點點滴滴的黃昏雨,那一幅雨打小巷的黃昏圖,是多么美麗而浪漫,又是多么憂怨和哀傷。
  放眼自己居住和守衛的這個滇南小城,雖然沒有高大的建筑和寬闊的馬路,但它質樸、淳厚,就像自己身邊這些穿著警裝的質樸淳厚的彝家的漢子。
  明是這群漢子中的一員,他們一起在小城的街道上巡邏,他們的胸脯挺得高高的,警靴在柏油路面上踩得咯咯響。
  然而,就在不久前,他還撐起過從未有過的孤寂,走在戴望舒那個纏纏綿綿的“雨巷”之中,任憑自己那空空的足音,把那空蕩、沉重的道路叩響。
  燕是明的同學,也是明初戀的情人。大學畢業時,她去了海南,我回到了家鄉。臨別時她說: “只要兩情長久,又豈在朝朝暮暮。”他們商定,等各自事業有成時,他們就共建愛巢。明相信,開始時,他們都在盼,盼著這一天的早日到來。
  他們兩地書信頻繁,她贊美南國的椰風海韻,他贊美紅土地的粗獷質樸,她愛戀那繁華的大都市,他喜歡這恬靜的小縣城……他們誰都不肯放棄自己的選擇。后來,她干脆就跟他攤牌,你不脫下警服去海南,我們就各奔東西!明不相信,明不明白,當初的海誓山盟怎么會葬身于大都市的燈紅酒綠?可明真的是太天真了,沒有多久,燕來信告訴明說她要結婚了,她說她對不起明,讓明忘了她。
  那正是暮秋的時節,明一個人面對著瀟瀟的黃昏雨。“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頂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凄涼……”看著周圍瞞目敗葉,飄飛的雨絲,撐著傘的明猶如一杈樹枝,在獨自領略著落寞與惆悵
  就在他準備逃離這“雨巷”時,他模糊的淚眼前突然閃出一株不知名的小花,在暮秋的風雨之中開得那樣灑脫,抖著指甲般大小的葉子和花瓣,似乎想把它那份綠意和生機全部抖落在風中、雨中。
  啊,遲到的花,你在為誰開放?晚秋無情的風雨中明靜靜地望著它,默默跟它交流著蘊藏在心底的那份情感。
  面對那風雨如歸的小花,還有消沉的理由么?明好像突然間明白了:只要讓平實的生活充滿內容,讓理想和希冀成為現實,即使錯過了花季,也無怨無悔。明撐起傘,迎著天邊的晚霞,向“小巷”的盡頭大步走去。明終于走出了戴望舒的“雨巷”。
  明天,他仍將跟他的戰友們在我家鄉的小城的街道上巡邏。他們的胸脯挺得高高的,警靴在路上踩得咯咯響。 ......(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