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在阿姆斯特丹尋找航海流金歲月

少才

摘 要:

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素有“北方威尼斯”的美稱,它有90個小島、60多條大小水道和令人驚嘆的1281座橋梁。有河必有水,有水必有船,400年前的“阿姆斯特丹”號的復制品就停在這里。這里是荷蘭航海博物館,建在運河港灣旁,以前曾經是荷蘭海軍的軍火庫。博物館展出荷蘭黃金時代航海和殖民的歷史資料。船上布置的場景使參觀者可以了解當時航海生活的情景。為這艘具有400多年風云的海船注冊的是前聯邦東印度公司的,它雖然沒法與現代萬噸級以上的現代化商船相比,但它卻有輝煌的航海史,曾經遠航東亞各國。它沒有現代化的助航儀器,但是這艘近似原始的船卻從荷蘭起航到過日本,至今博物館還保存著到日本的繪畫描寫。

分類號:

U6-09

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素有“北方威尼斯”的美稱,它有90個小島、60多條大小水道和令人驚嘆的1281座橋梁。有河必有水,有水必有船,400年前的“阿姆折特丹”號的復制品就停在這里。這里是荷蘭航海博物館,建在運河港灣旁,以前曾經是荷蘭海軍的軍火庫。博物館展出荷蘭黃金時代航海和殖民的歷史資料。船上布置的場景使參觀者可以了解當時航海生活的情景。為這艘具有400多年風云的海船注冊的是前聯邦東印度公司的,它雖然沒法與現代萬噸級以上的現代化商船相比,但它卻有輝煌的航海史,曾經遠航東亞各國。它沒有現代化的助航儀器,但是這艘近似原始的船卻從荷蘭起航到過日本,至今博物館還保存著到日本的繪畫描寫。
400多年前,海上風起云涌,海上探險家頻頻獲得新發現。當時航海去一趟東亞是7年一個來回,7年就是2 555天,這么漫長的航行,不用說當時航海人的目的,就是這種精神,后人為他們修建一座博物館來宏揚這種大無畏的精神,也無可厚非。隨著導游的講解,會把每個參觀者帶到那個讓人未知而又神秘的航海世界。別說一個航次是7年,就是在船小、飲食無保障、無醫療條件、無助航儀器的前提下,跑一次非洲最南角,往往航行四個月后才能到達,船上水手已經有10%的人覆沒了。從東亞回來,經過天災、疫病、長期缺乏維生素等的困擾,三分之二的水手已經葬身大海。
現代海員,都是經過大專院校學習,或經過專業培訓,才能上船工作的。可是那些400年前的水手都是在荷蘭境內連哄帶騙招來的12至19歲的窮孩子,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關在船上等待出海。他們不具備航海技能,沒有心理準備,每天吃的是面包、咸魚、咸肉,集體睡在甲板下的一個通艙里,冬天嚴寒,夏日暴曬,風里浪里,艱難困苦可想而知。當時船上的規矩很嚴,水手若是把同伴殺死了,就被綁在尸體上扔下大海。水手若是跟誰動刀子,一只手就被綁在船桅上,另一只手被刀釘在船桅上,然后要自己想辦法把自己解救下來。這些水手被限制在船尾的甲板上活動,因為船頭甲板是高級船員和高貴船客的活動場所。船客中的女眷有時無聊了,就隔著甲板叫水手們表演個節目,逗她們開心了,就扔個雞腿過去給水手開葷。水手的廁所就是船尾伸出去的兩塊木板上的圓洞,如果他們在方便時沒有抓好船邊的繩子,就會被海浪卷下海去。這些解說是現代船員聞所未聞的,更不用說是非職業的參觀者了。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授權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