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孤男寡女”相關的論文

  • 我們的愛情 相關:西陽 生下來 你喜歡
  • 娘把我從肚子里生下來就注定了要跟八斤子結怨。盡管我們都流著鼻涕疙瘩,但八斤子的個頭在我看來就像南邊的西陽山一樣高大。十六歲的時候,八斤子突然不上學了。舅說,木大只做柴,還是讓他學門手藝得了。沒了八斤子的陪伴,我的生活從此跌入了低谷,整天沒精打采地過日子。槐樹開花的季節,我們村遷來了一戶移民人家。移民姓古,古常福。舅聽了這個移民的自報家門,當即扁扁嘴,嘲笑地說:都趕到這里來了,還常福?
  • 觀眾貢獻票房 舊瓶灌進新酒 小妞電影如何繼續瘋狂 相關:真命天子 茫茫人海 欲望都市
  • ?小妞電影?永遠有市場,是因為?小妞觀眾?占據了票房半壁江山,只要有都市、有愛情、有心懷情夢的女人們,這樣的電影就永不衰亡。
  • 女社員宋桂花 相關:三十歲 不好看 就這樣
  • 1 迎面走來一位女社員,三十歲的樣子,穿著有花紋的大襟襖,留著齊耳的短發,臉蛋圓圓的有些紅潤。父親和奶奶都詫異得瞪大了眼睛,懷疑自己看到的不是真人。因為在這樣的年月,人人的臉上都是土色,面黃肌瘦,哪還有半點紅潤的地方?——這個女人分明是從天而降,不食人間煙火,要不你看那臉兒咋會那么圓?像一輪滿月。
  • 末班車 相關:品牌店 國際運動 成熟穩重
  • 一段時間里,林子楓下午下班后就去孟雪家吃晚飯。孟雪經營著一家國際運動品牌店,知道林子楓晚上來吃飯,就早早去超市買菜,想起林子楓喜歡喝啤酒,順便也買幾瓶。孟雪不喜歡喝啤酒,林子楓喝啤酒時,她就靜靜地看著他喝,她喜歡看林子楓吃飯時的樣子。孟雪的丈夫因肝癌去世五年了,那時候女兒毛毛還在讀高中,丈夫去世前和去世后的一段時間里,婆婆一直和孟雪一家生活在一起。后來毛毛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學,家里就只有孟雪和婆婆了。孟雪的丈夫有個妹妹,也就是孟雪的小姑子,和孟雪關系不錯。
  • 妥協也是愛 相關:羅衛 羅揚 我自己
  • 一羅衛今天非常躊躇,他岳母生日,去還是不去,成了他很難解決的一個大問題。每年羅衛都去給岳母祝壽,因為那時候羅衛的老婆還在,跟在身邊,夫唱婦隨,還有個女兒守護著。三個人一塊去岳母家,歡歡樂樂,顯得非常和諧。
  • 鴨緣 相關:養鴨專業戶 孤男寡女 出點
  • <正>時間現代地點某村專業養鴨場人物天貴……男40歲養鴨專業戶光棍巧云……女38歲養鴨專業戶寡婦[在歡快的音樂聲中,天貴、巧云從兩側上。貴天上星星眨呀眨。云夏夜涼風輕輕刮。貴我摸黑來到晲中U。云我手扒梴Y細觀察。貴這邊是寡婦屋,云那邊是光棍家。貴/云都是為了這個傷腦筋的事,睡不著來吃不下。貴一暀完j分兩家。云自主創業來養鴨。貴你說這孤男寡女,免不了會擦出點火花。
  • 《飛言情》10A精彩預告 相關:孤男寡女 月運 蓋世英雄
  • <正>從這個月開始,我的人緣突然變得好起來了。連"刻薄祖師"貍崽都變得親切起來,今天碰到我,居然面帶微笑地說我變帥了!(我不是一直這么帥的嗎)直到這期【水煮言情】的話題放出來,我才知道原因。小鍋:"熊崽,這個月是你的生日吧,準備請我們去哪里吃大餐?"貍崽:"低于人均500的,就不要喊我了。"小初:"人均50的我也不介意啦。"是的,我的生日快到了,可是我并不想過,因為——如果生日時沒人參加你的派對,那么你的生日無效,今年
  • 給父親過一個“七夕節” 相關:七夕節 獨自一人 三十歲
  • 七夕節又要到了,我們姊妹幾個商量著要完成一個心愿——今年怎么替媽媽給含辛茹苦的父親過一個幸福的?情人節?。 父親是個實誠的莊稼人,說話辦事一是一,二是二,一生最看不重的就是那些?虛東西?,比如?過生日?、?走親戚?等,但父親最講究?孝道?和?報恩?。父親三十歲那年,媽媽因病去世了,從那以后,父親就獨自一人帶著我們姊妹六個堅守著這個風雨飄搖的家,并始終沒有再娶。
  • 王琦瑤的光芒——談王安憶《長恨歌》的人物形象 相關:《長恨歌》 王安憶 人物形象
  • 一部優秀的小說里的主人公應該是一盞燈,不僅照亮自己的面目,也要起到路燈的作用,給別的人物做向導,指引他們的來路,也要起到更大的探照燈的作用,給整部小說提供空間照明。從亮度和色彩上看,《長恨歌》讀起來忽明忽暗的,那是因為小說里的主人公王琦瑤很像是一盞燈,在從1946年到1985年這段漫長的時間段里,這盞燈忽明忽暗的,社會現實的變化很像一種不穩定的電壓,導致這盞燈的燈光光源的不穩定.
  • 情系黃泥河 相關:黃泥河 寒風凜冽 皚皚白雪
  • <正>我能夠拿起筆寫作,緣于一次刻骨銘心的感動。那是十幾年前的一次出差。那次的出差正是寒風凜冽,雪舞飄飛的冬天。夜行的火車在彌漫的風雪中艱難地爬行,車上的乘客并不多,車廂里也冷得哈氣成霜。凌晨的時候,火車在黃泥河停住了,除了我之外,下車的還有一位二十多歲的姑娘。清冷的車站靜悄悄的,雪花飄落的聲音也聽得真真切切。鋪滿天上地下的皚皚白雪,閃著銀亮的寒光,更令這偏遠小站幻化神秘。從車站到黃泥河林業局還有五里的路程,面前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雪路。要么就在這小站的候車室里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