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權利”相關的論文

  • 權力與權利視域下學生沉默現象研究 相關:權力 權利 學生沉默
  • 學生沉默現象是各階段學校教育活動中廣泛存在的真問題和復雜問題。學生沉默顯性地表現為話語沉默,隱性地表現為人格沉默、情意沉默、價值沉默等更深層次的沉默。學生沉默并非課堂教學中的偶發現象和個別現象,而是教育權力與學生權利“失落”和“失衡”下習得的集體性沉默。應對學生沉默需要承認并正當使用教育權力,以教育性與學生發展為限度和旨歸;承認學生自我實現的權利,引導學生從“他治”走向“自治”;喚醒師生的權利意識,合理把握教育權力與學生權利之間的張力;秉承教育的對話精神,構建權力與權利的對話性空間與對話共同體。
  • 用法律保護權利 相關:法律保護 達美航空公司 權利
  • 清早在賓館里起床后,美國新墨西哥州婦女吉勒特和丈夫布拉德帶著22個月大的女兒里弗,從佛蒙特州伯靈頓國際機場出發,搭乘達美航空公司下屬自由航空公司的6160航班前往紐約,憧憬在紐約度過幾天愉快的日子。
  • 實業系權利游戲 相關:游戲 權利 房地產貸款
  • 當你在味千拉面點了一份溏心雞蛋,一定不會想到.它孵化于海爾產業金融。最近來自青島銀監會的一份“違規發放房地產貸款”處罰書揭示,海爾不僅把家電市場賺來的錢投資到“孵蛋”,還涉嫌“炒房”。
  • 現代社會正義理論的三種基本進路 相關:正義 羅爾斯 諾奇克
  • 正義是現代政治哲學的重要主題,許多哲學家都曾對現代社會正義問題進行過認真思考,提出了許多卓越的正義理論。其中影響深遠的主要有羅爾斯、諾奇克和馬克思的正義論。他們的思考代表了現代社會正義論的三種基本進路。羅爾斯的正義論是一種平等正義理論,正義意味著平等,國家的再分配對于社會正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而諾奇克則反其道而行之,選擇了權利和市場,他要求堅決捍衛權利,主張市場是社會資源配置的最關鍵因素,排斥國家的再分配。馬克思的正義理論是最卓越的,也是終極性的,它以人的自我實現和社會作為關鍵詞,認為真正的正義就是人的自我實現需要的滿足。
  • Human Rights and Jainism A Comparative Study 相關:人權 第三世界國家 政治思想
  • 以權利制約權力:盧梭社會契約思想中的權力制約思想 相關:社會契約論 權力制約 權力
  • 近代社會契約理論是西方資產階級思想家在現代國家生成過程中,用來解釋政府或國家起源及其權力合法性的理論學說。作為近代社會契約理論代表人物的霍布斯、洛克和盧梭,他們雖然在理論上有一定的分歧,但是權力制約卻始終是他們探討的核心主題。對于盧梭而言,他視穩定的社會模式為理所當然,所以他的社會契約理論不是穩定社會的方法,而是要創造一種新的社會環境以使人性回歸,使人們獲得完全自由、社會歸于正義。他提出以公意作為國家的最高指導,公意代表人民以及人民的公共意志,政府只是公意命令的執行者,政府權力來自于公意,所以政府就必然就要受到人民權利的制約。可見,權力制約思想不僅是近代社會契約論所蘊含的基本理論旨趣,實際上也構成現代西方民主政治發展的內在邏輯。
  • 論自媒體時代的言論自由權 相關:自媒體 言論自由 權利
  • 網絡自媒體時代的到來,讓公民享有更為自由的言論表達方式,在發展中伴隨著社會價值以及民主法制理念的推進,為現代化法制國家建設帶來更多的的困擾。由于網絡在發展中能夠匯集更多的個體力量,且這些個體力量通過結合最終能夠形成影響發展的博弈力量,要通過法規和相關政策的制約監督這些言論,并整合網絡環境,力爭為網絡發展營造更健康的環境。
  • 政府信息公開是系統工程 相關:政府信息公開制度 系統工程 政府網站
  • 強化政府發言人和政府網站管理者的權利和義務.明確政府發言人和政府網站管理者的法律責任,對于我國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貫徹落實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 “權利”視閾下荀子“分”的思想 相關: 權利 荀子
  • ?權利?是現代政治哲學中一個基礎、核心的觀念。儒家傳統政治哲學中是否有?權利?概念,仍存在著爭議。近代以來,荀子政治哲學中的?分?被認為等同于?權利?。西方政治哲學中,?權利?偏向于以平等為基礎的?自然權利?;而荀子的?分?是對個人或階層在國家和社會組織中的規定和安排,具有形成秩序規則和保持和諧狀態的功能,因此不能等同于?權利?。通過對傳統儒家學說的重新疏解和闡發,及與西方政治哲學的會通,存在儒家學說與?權利?概念兼容的可能。
  • 在格局與細節的統一中提升學生的法治意識——以“認真對待權利和義務”為例 相關:學生生活 法治意識 法律常識教學
  • 未來社會需要具有良好的法治意識的公民。在高中思想政治課教學中提升學生的法治意識,增強學生的法治觀念,是不容忽視的重點和難點。在課堂中開展法律常識教學,能夠架起一座連接學生生活與法律世界的橋梁。在法律常識教學中,課堂傳授應更重知識還是更重能力與價值觀?案例選擇應更加生活化還是更加故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