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網

和“朱天文”相關的論文

  • 爸爸的白發不是老 相關:想不起 建筑設計 你我
  • 父親病了,你問他一件事,回答一句話重復多遍。走路變得慢了,有時,一不小心就會摔倒。我陪他去醫院看病,住進住院部十五樓的心腦血管科。醫生問他,清晨吃的什么飯,有幾個孩子,他有時答對了,有時會答錯。醫生問,你女兒的生日是幾月?他想不起來了,看著我,向我求助,像個無助的孩子。醫生向我搖頭,不要我替他回答,他苦笑著,一臉的無奈。我走出病房,再也忍不住滿眶盈盈的淚水。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大學畢業的父親,學的專業是建筑設計。
  • 朱天文《荒人手記》同性戀題材的另類書寫 相關:朱天文 《荒人手記》 同性戀
  • 朱天文是臺灣著名的眷村作家,從青春期到成熟期創作了不少優秀作品。她的創作理念深受胡蘭成和張愛玲的影響,其小說有一個重要的探索主題就是關于同性戀的書寫,作為創作成熟期的代表作《荒人手記》在語言和藝術表現手法上大膽打破傳統的書寫方式,主要從時間的安排、語言藝術的創新和書寫者藝術三個方面展開論述朱天文對同性戀題材書寫的創新和突破。
  • 奢華的寫作——試述朱天文對張愛玲的繼承 相關:朱天文 張愛玲 現當代文學
  • 張愛玲是20世紀中國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現當代文學關于她的研究已經自成一派,謂為"張學"。上世紀60年代以來,一代一代的臺灣作家無一不是在對她的繼承和叛逃中一步步走出屬于自己的創作道路。本文以上世紀70年代私淑張愛玲最有成就者,王德威先生譽為"張派傳人"的臺北女作家朱天文為研究對象,從對物質世界的無盡追求、平民人性的刻畫、現代人性的拷問三個方面試述朱天文對張愛玲的繼承。
  • 朱天文的文學創作與電影 相關:朱天文 文學 電影
  • 本文通過梳理朱天文的文學創作與電影的關系,從提筆進入影視創作到如今所涉及的主題、題材,展現作為編劇的朱天文在電影中的成就,再細致分析同名的小說、劇本和電影,并找出它們不同的表現方式。
  • 優雅地老去 相關:經過時間 朱天文 臺灣作家
  • 歲月催人老,稀里糊涂地就老了,臉上長滿了皺紋,說話?里?唆,衣服上、行為上也不再講究,邋里邋遢。老去如此簡單,真是可怕。怕老,也終究會老。于是換一種思維,想想該如何老去的問題。林語堂說:?優雅地老去,不失為一種美感。?老出一種美感來,也唯有——優雅。年輕人不能稱優雅,說二十歲的小姑娘優雅,便覺得老氣橫秋。
  • 侯孝賢的打開方式 相關:侯孝賢 打開方式 朱天文
  • 侯孝賢是一個高冷的人。作為一個導演,他拍電影的目的好像不是和觀眾溝通,倒像是和自己溝通,再玄乎一點,和時光溝通。既然你那么孤獨,和觀眾到底有什么關系?好在他是娛樂圈的,作者本身就可以是關注的焦點,而不僅是他的作品。通常這是一個八卦的打開方式,這對侯孝賢來說,是很少見的,他的妻子是大學同學,結婚之后就在家相夫教子,幾十年相安無事。他和才女朱天文合作30多年,按說怎么也得有些緋聞才對,可偏偏這方面少的可憐。
  • 一生帶著花氣的女子 相關:白音格力 朱天文 清寧
  • 坐在清晨的桌前,瀏覽博客,那是一篇關于朱天文的文章,名字叫《一生只講一個故事》。幾年前的舊文,讀起來依然讓人感懷萬端。清寧的時光,思緒紛飛,突然就想起白音格力的一篇舊文,文章里有一個古雅的故事。
  • 《燈火夜微明》 相關:風入松書店 傾蓋如故 李艷
  • 市場價:49.80元出版社: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時間:2016年6月李艷青推薦:?去沒去過的書店,讀沒讀過的書,見不認識的人,不一定要傾蓋如故,也自有一番樂趣。對于一個小孩來說,看書是一種最觸手可及的將所有生活都過一遍的方式吧。?面前的這本《燈火夜微明》,是關于京城書店的影像和文字,出自高中生田海遙,卻絲毫不顯稚嫩,清新的語言透露出有深度的思考。反復翻看圖片,賞心悅目之極。田海遙給書店拍照撰文,源自風入松書店的倒閉。
  • 臺北不是我想象的黃金天堂 相關:毛頭小子 城市森林 伙伴們
  • 《風柜來的人》講的是一群毛頭小子離開家鄉,初歷社會的故事。鈕承澤扮演的十七歲少年阿清生長于澎湖列島的風柜小鎮,和其他小鎮青年一樣,他渾噩度日,整日百無聊賴,打架滋事。他的成長始于離開家鄉,到異鄉城市高雄游歷一番之后。其間,他的父親辭世,他也揮手送別了新識的朋友、暗戀的姑娘,這個初歷生離和死別的少年,開始品嘗人生的況味,也模模糊糊地觸摸到家的意義。
  • 莫言對談朱天文:我和朱西甯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相關:朱天文 莫言 臺灣文學
  • 直到2002年在臺期間讀到了朱西甯的《鐵漿》,莫言才明白當初自己的《紅高粱》發表后不久,阿城讓他讀讀朱西甯的原因,“那是一種強悍、飽滿、意象豐富猶如激流飛瀑的筆觸”,寫的雖是蘇北舊事,但讓他錯覺是在寫家鄉山東。“朱先生是我真正的先驅。”莫言后來在朱西甯《旱魃》的序中這樣寫。朱西甯,對絕大多數大陸讀者來說,還是個陌生的名字。但熟悉臺灣文學的人會知道,在臺灣,有這樣一個家庭,他們一家三輩都是文學家。朱西甯是臺灣文學史上擁有一席之地的重要作家,妻子劉慕沙是日本文學翻譯家,大女兒朱天文、二女兒朱天心都是“臺灣最好的文學家”(作家阿城語),朱天文亦是好編劇,推動臺灣的新電影浪潮;二女婿唐諾是文學評論家、出版人,朱天心與唐諾的孩子謝海盟,年紀很輕已是電影《刺客聶隱娘》的編劇。